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早晨从午夜开始

2019年11月12日 16:17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李零   

  作家路遥有篇随笔叫做《早晨从中午开始》,如果要问我们的早晨从什么时候开始,答案有点复杂,比较准确的是从午夜开始。

  张某是我们辖区“百日攻坚”追逃工作剩下的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王所长是追捕张某的责任民警。只要把张某抓捕归案,今年“百日攻坚”考核的抓存比就可以达到100%了。离“百日攻坚”追逃工作结束只剩下不到20天的时间了。所里的民警都盯着王所长,根据线索分析,张某应该就藏匿在辖区的一间出租屋里。

  2018年5月,张某涉嫌盗窃一辆小汽车,转手卖给别人非法获利5万元,车主到派出所来报案,派出所迅速立案并查清其基本作案事实,但张某像从人间蒸发一样不见踪影。王所长主办这起盗窃案件,带着我和另外一名侦查员多次去张某家中做他母亲的思想工作,规劝张某投案自首。

  张某母亲已近七旬,前年下地干活时摔了一跤,左腿骨折,住进了医院。张某那段时间在一个新楼盘搞室内装修,老板拖欠他一年半的工钱,差不多有10万元钱,但就是不肯结清。又过了六七个月,事情还是没有解决,拖欠的工钱还是欠着,老板该潇洒的还是潇洒。

  那年张某女儿上高二,报了一个培训班,一个月光培训费就要3000多元。张某母亲摔成骨折,折断了张某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趁老板将车停在酒店停车场的时候,把车开走卖了5万元,从此销声匿迹。

  张某三年前离了婚,就剩下他和母亲带着他女儿艰难度日。

  王所长去张某家的时候,一进昏暗的出租屋,就闻到一股刺鼻的中药味。张某用卖车的钱交了母亲的医药费和女儿的培训费。

  那天晚上,王所长带着我和另外一名侦查员,早早地守候在一中校门口的夜宵摊,这位置能把校门口的情况观察得一清二楚。晚上9点半,晚自习结束,学生们从学校陆续走出来。我没明白王所长为什么带我们蹲守在这里。

  半夜12点,一个女生从宿舍方向走到铁栅栏围墙边上唯一一盏路灯亮起的地方,来回走动,像是在背英语单词或是古文诗句。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朝小女生那边走去。那步伐看上去很熟悉,当离女生两三米时,他不停地张望,路灯恰巧照在他的脸上。

  “是他,王所,是他!”我禁不住兴奋地叫起来。

  “小李,别大惊小怪。”王所似乎没有要我们一起冲上去抓张某的意思。

  我的心跳急速加快,因为我看见张某和那女生见面后,正从那边走向我们。

  “听从命令,别紧张,他是去隔壁店铺吃炒粉。”王所长镇定地说着。

  果然,张某走到我们隔壁的炒粉店,点了一份炒粉。老板把炒粉分到两个一次性塑料盒装好,张某拿起其中一盒往一中的铁栅栏走去。那个女生还在路灯亮起的地方,隐约能听见她推让的话语。最终,那女生还是接下了那盒炒粉。张某返回炒粉店,狼吞虎咽地大口吃着炒粉,不到一分钟,一盒炒粉被吃得一干二净。

  “行动!”王所发出指令。

  我们三人慢慢靠近张某,趁他不注意时将其按住,铐上手铐。

  回所的时候,我很好奇地问王所,怎么会这么准确地知道张某会午夜出现在一中旁边呢?

  王所说:“刚才那个女生是张某的女儿,今年高三了,今晚他们第三次模拟考试公布成绩,我推测张某一定会来,他担心女儿因为他的事影响成绩,她这次考得不错,还是全年级前10名,和我女儿并列第8名。”

  我突然想起,蹲守时王所进了趟一中校园,是不是去看他女儿了。“百日攻坚”行动以来,王所差不多有20多天没见到女儿了……

  午夜的风夹杂着晨曦的气息,我确信早晨已经悄悄来临。

  (作者单位:湖南省公安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