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吾家有儿初长成

2019年10月25日 15:15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李雪梅   

  家有“熊孩子”是怎样的体验,只有当了母亲的人才能感受到,除了每天和吃喝拉撒打交道,还要承担孩子各种调皮捣蛋的喧闹。经常看着满屋一片狼藉,身为母亲的我,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可最近我却发现我家的“熊孩子”似乎长大了。

  印象中,他刚学会走路的时候,总喜欢在床上玩。他撅着小屁股,缓慢地爬起来,扶着床头小心翼翼站起来,等站直了,瞬间把两只手一起松开,猛地一屁股坐在床上。他是贪恋床垫的弹性与柔软,不停地重复这些动作。终于玩够了,转过身,他一个趔趄倒在我的怀里,张着嘴巴要亲我。看着他满脸的鼻涕和口水,我的内心是拒绝的。他却故意把鼻涕、口水蹭我一脸,看我扬起手做打他的样子,咧着嘴淘气地笑了。他露出几颗牙齿和光滑的牙床,让人既想气又想笑。

  孩子两岁多时,长高了,也变重了。几个月前,我做了阑尾炎手术,抱他时间久了会很吃力,带他逛街的时候,他总喜欢让我抱。我抱一会儿就觉得累,要把他放下,他不愿意,我蹲下来指指手术的部位跟他说疼,他似乎听懂了,不再央求我抱,嘴里念叨着“妈妈疼”,然后靠近我亲了一下。之前跟他玩的时候,我假装被他碰到伤口喊疼,骗他说“亲一下就不疼了”,没想到他记住了。牵着他的小手,我的心里暖暖的。

  带孩子最怕的就是生病。9月底的时候,他开始发烧,连续4天高烧不退。当时正赶上工作任务繁重,按照单位的安排,不仅双休日停休,晚上还要巡逻到11时。生病的孩子黏人,白天要上班,晚上要巡逻,夜里还要对他进行护理,那几天我的内心无比煎熬。带他去医院查血,几项指标都异常高,医生说是病毒、细菌合并感染,必须打点滴。做皮试的时候,他疼得哇哇哭,我一边安慰他说小男子汉不怕疼,一边心疼得掉眼泪。他看到我流泪后立马不哭了,右手食指指着我说:“妈妈,我不疼,不要哭。”然后他伸手给我抹眼泪,我实在没忍住,眼泪还是大颗大颗地滑落。他似乎有点不知所措,紧紧搂住我的脖子。后面两天打点滴扎针的时候,他似乎变得很勇敢,不像之前那般哭闹了。

  以前总盼着孩子快快长大,觉得他长大了,我也能轻松些。现在看着他慢慢成长,却舍不得了,害怕错过他长大的每一个瞬间。我暗暗告诉自己,为了不留下更多遗憾,以后一定会多陪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