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瓮中捉“鳖

2019年08月07日 15:51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李建 曾润华   

  我在派出所当户籍民警,特征是粗眉大眼,胖圆面孔,脸上常带着微笑。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慈眉善目,有些傻乎乎的样子,不像一个精明的警察。虽说当今是一个拼“颜值”的时代,但很多群众对我说“你办事我放心”。凭啥?就凭我的长相。

  那天早上刚上班,一名60多岁的老人来到户籍窗口询问:“怎么办理二代证?”我问:“谁要办?是初次办还是补办?”老人把户口本打开递过来,指着其中一个名字说:“他要办。”

  我一看名字,啊,原来是涂某!32岁的涂某是辖区村民,5年前因涉嫌故意伤害他人在逃,至今没有归案。难道涂某回家了?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呀。

  我大脑迅速转了几圈,然后对老人说:“办理二代证先得照相,然后捺指纹。一般情况下,一个月后可以拿到。”老人迟疑了片刻问:“他本人要来吗?”我回答:“因为要照相和捺指纹,必须本人来。很快就做完,也就三五分钟。”看见派出所里只有我一个人,老人又问:“所里的警察同志都到哪儿去啦?”我立即告诉他:“所长带着其他人到县里开会去了,至少要下午3点才回来!”其实,所长带着三个民警正在村里走访呢。也许是我傻乎乎的长相让我赢得了信任,老人说:“好吧,我叫他来办。”

  老人出门后,我立即将这个情况报告了所长。听说有网上在逃人员要来办证,所长和三个民警飞似的跑了回来,立即进行布置。所长分析,刚才那位老人是涂某的大伯,多半是狡猾的涂某先让老人来试探,他来不来办证,还真说不定。几个同事打算埋伏在门口,等涂某进来就一拥而上进行抓捕,所长急忙劝阻:“涂某警惕性很高,发现情况不对就会跑,到时煮熟的鸭子有可能飞掉!”我也建议,大家先在二楼埋伏等候,等涂某进入照相室准备照相时,听到我大声说“坐端正,开始照相”,大家再来个瓮中捉“鳖”。所长点头称是。

  果然,那位老人又进来探头探脑观察了一番,再次走了出去。一会儿,一名留了一个时髦板寸发型、戴着大墨镜的男子走了进来。我仔细一看,此人正是涂某。一切按部就班,涂某填好单子,进照相室,我示意他坐下。我清清嗓子,大声说道:“坐端正,开始照相!”话音刚落,照相室的门就被推开,同事们蜂拥而入,将瞠目结舌的涂某抓个正着。

  涂某被带进办案区,我舒了一口气,回到户籍室继续忙活。那位老人一直站在大厅里,看了一场精彩的“现场直播”。我隐隐听到老人对别人说:“活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早跟他说了,别看那胖脸警察长得和善,抓起人来比谁都凶!”

  我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

  口述/李建

  整理/曾润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