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第一次远征

2019年07月30日 10:17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张英   

  从警26年,我一直有个小小的遗憾——从来没有跨省办过案。我羡慕那些在侦查破案岗位上的同事,可以像一名身负使命的战士,擒凶于万里之外。那种披星戴月的感觉,那种风风火火的激情,常常会勾起我无尽的想象和向往。我尽管先后在档案文秘、治安管理、人口管理等岗位轮换过,但从来没有跨省办案的机会。

  最近,我终于争取到一次出差机会——与同事小朱一起赶赴四川的大山深处,查证一名被收养女孩的出生情况。

  这次出差时间紧迫,而且是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小山村,能否在最短的时间内帮助孩子解决落户问题,事关这个孩子能否赶上今年中考的末班车。第一次出征,如果不能圆满完成任务,将在我的职业生涯中留下很大的遗憾。

  而此时此刻,我的丈夫也出差在外,正在抓捕犯罪嫌疑人。对他来讲,出差是家常便饭。我们在微信里给对方加油,期望各自的出征都能圆满完成任务。

  我们很快抵达四川,当地警方立刻安排了一位经验丰富的民警老汪带我们前往观音镇,寻找小孩的疑似生身父母郑某夫妇。

  到观音镇一打听,郑某夫妇已搬走。好不容易用电话跟对方联系上,对方就是不肯和我们见面。关键时刻,老汪托人几番劝说,对方终于答应第二天配合我们调查。

  原以为找到郑某就大功告成,结果却让我们大失所望。原来,郑某夫妇并非孩子的生身父母。17年前,孩子在当地一家私人医院出生后,即被生身父母抛弃,郑某夫妇是将其抱养回家的第一任养父母。再一调查,那家私人医院早已关闭,医院档案更是无从查找。那一刻,我才深深体会到办案民警在外调查取证的艰辛。

  必须要查实被收养小孩的生身父母信息,并采集到血样才能确认事实。难道就此半途而废?

  “你们想想看,当时接生的医生、护士是谁?还记得他们的姓名吗?”

  在我们的启发下,郑某夫妇依稀回想起当年那名接生的医生姓“曾”,那年大概不到50岁。曾医生的姓名为谐音,又不是当地人员,在茫茫人海里要找到一个信息不明确的人无疑是大海捞针,但她是我们查证的关键线索。

  我们再次返回观音镇,对当地年长者走访询问,最终在当地派出所协助下查明曾医生的住址。虽已夜幕降临,但我们决定立即去找她。

  我们在当地派出所民警和居委会干部的陪同下,登门拜访曾医生时,她脸上露出了戒备的神色。不管我们问什么,她都摇头说:“那么久,记不得了。”

  足足花了两个小时,我们跟她反复解释,只是想查证这个孩子的生身父母。孩子目前在上海生活得很好,收养家庭视她如掌上明珠。现在因为孩子的生身父母资料缺失,孩子的户口办不下来。孩子马上要中考了,户口很关键,所以我们才心急火燎地赶来。

  曾医生终于被我们的诚意打动。她默默地想了一会儿,把当年的情况作了介绍。

  我和小朱顾不上吃饭,立即开始了查证工作。当晚10时许,所有查证手续全部完成。正当我长嘘一口气时,突然听到两人的肚子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咕咕的抗议声,我和小朱不禁相视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