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礼炮兵李发宏

2019年07月29日 10:15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翟永太   

  人生在世,总会遇到忘不了的人、忘不了的事。有人说,没有当兵的经历是一种遗憾。虽然离开火热的军营20多年了,但有个战友的名字,总不时在我的脑海里浮现。他叫李发宏——一个退伍的礼炮兵。

  礼炮兵,不是一般的兵。1984年3月,我国正式恢复中断多年的礼炮鸣放仪式后,李发宏有幸成为一名共和国的礼炮兵。想一想,在庄严的天安门广场,为来访的外国元首、政府首脑鸣放礼炮,是一件多么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又是多少军中男儿的向往。而我认识李发宏,就是在全国上下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华诞之时。

  1984年10月1日,共和国35周年庆典。作为一名部队的新闻报道员,为报道35周年鸣放礼炮的盛况,我奉命多次到礼炮中队采访,至今历历在目。

  没有当过兵的人,很难有这种感受。训练场上,礼炮兵们跑步就位、蹲下起立、装填炮弹……动作标准,训练严格。而无数次的单调重复、无数次的肉体与钢铁意志的磨炼深深打动了我。我来到战士们中间,近距离感受着礼炮兵们用汗水、血水浇灌的炮位。

  “李发宏,你到队部来一下。”中队长在喊。只见一个战士从训练场上站起身,向队部跑去,没过多久,他又回到训练场。不过脸色很不好。李发宏,我记住了这个名字。

  随着采访的深入我才知道,李发宏是一个令人敬佩的士兵,却也是个命运多舛的人。

  他是一个孤儿。从呱呱坠地起,他就没有享受过父母呵护的快乐。因为不知道父母是谁,他就把党的生日当作自己的生日。邻里乡亲看着他可怜,纷纷伸出援助之手才使他一天天长大。

  李发宏18岁时,山里人推荐他报名参军,只盼他到部队有个出路。他没有辜负乡亲们的期望,为了把自己练成一名合格的钢铁战士,他在部队加强学习,刻苦训练,不仅在部队光荣入党,还多次立功受奖。

  那天为什么脸色不太好的原因也是在采访中得知的。原来之前他已经收到过一封来自老家妇联的电报,“未婚妻病重,速回”,电报的内容让他心里瞬间压了一块大石头,未婚妻是他唯一的亲人,他恨不得马上就回到未婚妻的身边,尽一个未婚夫的责任。可庆典举行在即,正处于礼炮训练最紧张的时刻,作为一个革命战士,他知道哪头重哪头轻,他把对未婚妻的挂念默默藏在心底,祈祷老天保佑,让未婚妻早日康复。依旧全身心地投入到日常训练中。

  没过几天,一封“未婚妻病故”的加急电报又到了李发宏手上。“怎么办?”看着心情沉重的李发宏,中队干部暗暗担心。李发宏敏感地感觉到了这一点,他找到中队干部,像将要上战场冲锋陷阵的战士一样坚定地说:“人死不能复生,眼下正是训练关键时刻,还有什么比完成礼炮鸣放任务更重要的事情呢?”

  接受考验的时刻到了。10月1日那天,天安门广场上,100门礼炮,每50门一响,一共28响,气势十分恢宏。

  “撤离炮位!”指挥员下达命令,而礼炮兵们仍然跪在炮位上。“撤离炮位!”指挥员大声喝道,但礼炮兵仍然跪在炮位上一动不动。原来,礼炮兵们的耳朵在礼炮的长时间轰鸣中失去了听觉。满脸灰尘的李发宏就在其中。

  礼炮中队圆满完成礼炮鸣放任务,胜利凯旋。庆功会上,我看到一位支队领导把一枚闪闪发光的三等功奖章别到李发宏胸前。这个从不掉泪的男子汉,泪水在眼窝里打了几个圈,还是掉了下来。

  那次庆功会后,我再也没见过李发宏。记得最后一次采访他时,我问他:“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他沉思良久,才张口道:“我已是服役6年的老兵,唯一的打算就是继续穿着这身制服,留在炮位上继续干。”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不知该向他说些什么。

  一年后,李发宏离开了部队。离开部队前,他向领导提出一个要求,想去天安门广场执行最后一次礼炮鸣放任务,最后再擦一次炮、敬最后一个礼……领导一一满足了他。

  对李发宏的情况,部队领导很关心,专门向地方政府开了退伍安置推荐信。可他退伍回乡后,由于思念部队的战友和朝夕相处的炮位,第二年又扛着铺盖回到了部队,领导后来通过驻地警民共建单位,将他安排到一家工厂上班。再后来,听说驻地一位膝下无儿的老大娘收留了他。1995年,在我也要转业离开部队时,多次打听李发宏下落,一直没有音讯。

  年年岁岁“炮”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我相信不论身在何处,说起那段当礼炮兵的经历,李发宏一定是自豪和骄傲的!

  (作者单位:人民公安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