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照片里的故乡和远方

2019年07月18日 16:52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孙长林   

  一张泛黄的老照片,摆放在书桌上,伴我度过了25年的时光。这张照片里,有我永远的思念,有母亲的故乡,亦有我的远方。

  照片的背景是石家庄的老火车站,我穿着军装和三哥、五弟站在后面,母亲头发花白,脸色红润,略显羞怯地站在前面,记忆永远定格在了1994年那个温暖的春天。

  我入伍的第二年,从北京的原部队到石家庄某部接受培训。我写信告诉了母亲,母亲说我离家近了,要来看我。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我和几个战友去公园玩儿,回来时门岗执勤的老乡告诉我说母亲来了,老乡们很热情,已安排母亲到招待所休息。

  一年没有见过母亲,我的惊喜化成了一阵风,向招待所飞去,冲进了房间后,连声喊:“娘!娘!”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母亲抬头看看我,开始用手背不停抹眼睛,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我给母亲倒上水,眉飞色舞地讲我一年来的经历,一会儿走齐步、正步,一会儿又扯起嗓子唱《军中绿花》,当唱到“亲爱的战友你不要想家,不要想妈妈”时,泪水在我脸上恣意纵横,母亲、三哥和五弟也抽泣起来。

  我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回来问母亲想吃什么,我上街去买。母亲说在车站吃过了,我知道母亲没有吃饭,她是不想让我花钱才故意说吃了。我的心里一阵酸楚,父亲英年早逝,家里兄弟又多,情况非常窘迫,我知道母亲经过了许多天的辛勤劳作,卖掉了很多麦子和玉米,才攒够来看我的钱。

  母亲在部队只呆了一个上午,她说我是个新战士,还有很多功课和训练要做,怕影响我的工作。我舍不得母亲走,母亲摸摸我的头,笑着说你是个大孩子了,不能撒娇了……我知道母亲素来安排周到,下车后就已经买上了返程的车票。

  弟弟来时借了一架相机,很奢侈地买了一卷乐凯胶片,在候车的空当里,我们在车站广场上找人帮忙拍了一张合影。没想到这张照片竟成了母亲留给我的唯一影像念想。

  岁月的流水浮云带走了几多欢乐与忧愁,从边塞到内地,从部队到地方,从军人到警察,我的身份和角色不断变化,我也从一个地方,辗转奔波到另一个地方,这张珍贵的老照片,承载着母亲的祝福、温暖、爱护和教导,一直与我同在。

  我多少次回首过往,当我从豫北平原踏上开往远方列车的那天起,故乡就像火车两旁涌动而快速离去的风景,来不及伤怀感慨就离我而去。我之于故乡,一如雪水融成的细流,艰难曲折渐行渐远。我知道,我早已被人世的潮水,冲到了回不去的远方;而远方的故乡,则成为我生命里一枚火红的印鉴,在凭吊和追思的日子里,一点又一点被风雨斑驳了色彩。

  我一直在想,母亲的远方,是孩子奔跑的方向吧,因为远方有她血脉相连的骨肉至亲,有她热切的期盼和希望;孩子的远方,却总是以冲出故乡的羁绊开始,走出农村、打拼事业、出人头地。当孩子脸上添了不少皱纹,头顶增了不少白发,终于明白,故乡才是情感归宿的天堂,那里有长眠地下的父母,有抚慰心灵的原野,有地平线上安静温暖的阳光。

  南望豫北,平川如海。抚摸照片中母亲的面庞,悲伤和惆怅湿润了心绪,朦胧了眼眶。故乡和远方在此刻融为一体,在那扬起尘土的阡陌小路上,那浪花推拥的浩瀚大海中,那青山翻腾着的绿波里,一缕又一缕的思念,在天空中游移飘荡,起伏彷徨……

  (作者单位:河北省公安厅高速公路交通警察总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