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西出阳关再无故人

2018年11月20日 16:45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卢嫈   

    这是一个伤情的十月。走了太多的人,94岁的金庸大师乘风羽化,50岁的李咏赴美抗癌17个月,却终于还是没能等到自己的幸运52……而10月底,又有几位公安民警牺牲了。

  这几天,每每打开手机刷微信,满屏致敬、悼念,抑或是珍惜生命、各种养生的心灵鸡汤。我是生性寡淡的人,大师也好,名人也好,虽然他们的作品曾经影响过很多人包括我自己,比如金大侠笔下的各种行侠仗义,被改编成风靡一时的影视作品,被经典咏唱的歌曲,等等。只是,悲也好,哀也好,却没有落笔的想法。

  可谁承想,老天在这十月的最后一天,2018年10月31日,又收走了我的同学张世凯,五年前的秋冬,我们一同求学于鲁迅文学院第二期公安作家班。

  “甘肃嘉峪关的张世凯同学走了!”噩耗来得很突兀,“突然摔倒头部受伤,下午5时30分走的。”先期闻听消息的同学纷纷电话证实后,在微信群里凭吊。冷不丁打开手机,看到满屏的欷歔,顿时悲从心起,泪眼婆娑。

  去年8、9月间,我曾跟随公安部文艺小分队赴基层慰问,辗转黑龙江、内蒙古、甘肃、贵州、福建等地。在黑龙江密山慰问时,惊喜地与鲁院同学郝振铧相逢;抵达哈尔滨入住已是半夜,感动于毛永温、关长安两位同学及嫂子们,饿着肚子苦等了半宿;到了厦门又和张遂涛同学一起环湖畅聊。期间,虽然也到了甘肃,只是我们小分队去的兰州、平凉等地慰问,而世凯兄在嘉峪关,相去甚远。考虑到行程太紧就没打扰联系。没想到,这一错过,却成遗憾!哀乎,此后西出阳关无故人。

  其实,在鲁院四个多月的研修期间,我是疏于走动的人,故而和同学们的交集并不多。印象中的世凯兄,有点腼腆,爱脸红,说话有着浓重的西北口音。也许是他身材敦实的缘故,给人留下了老实本分的印象。

  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我想,痴迷文学的警察,在现实的世界里,大抵是三头六臂的“超人”。世凯兄是一名基层警察,他从事文学创作30多年,在《青年文学》《啄木鸟》《萌芽》《青春》等文学期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作品,是嘉峪关市作协主席。可这些只是他的业余爱好,说白了,纯属工作之余的热爱和付出。

  原本,再过几年,世凯兄就可以退休,回家颐养天年了。那时,他的女儿也已大学毕业。可遗憾的是,一切美好的愿景都停留在了10月31日这一天,身为家中顶梁柱、主心骨的他英年早逝,倒在了这个悲伤的十月。

  近年来,因为工作缘故,常常会接触到各地的牺牲民警家属,每一次和他们聊起逝去的亲人、我们的战友,都是一次次剥开伤口的过程。如果时光能倒流,我想,那些累倒的战友们一定会后悔,后悔生前总以为自己身体棒棒的,工作再累也能扛得住!可是,他们偏偏却忘了,自己的角色还是家里的主心骨。“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这一走,唯有留给家人的是,无尽无休的悲伤。

  没想到的是,真实的悲伤就在我们鲁院同学中发生了。而此刻,我多么希望,世凯兄还能乐呵呵地在微信同学群里与大家聊天啊。



责任编辑: 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