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本”为公仆,“能”乃奉献

2018年10月24日 01:44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王卿羽   

配图


  2016年9月3日,我踏入湖南警察学院,成为一名学员,为将成为一名预备警官做准备。为期一个月紧张、艰苦的军训,我退缩过,抱怨过,也哭过,可在经历了10月9日阅警式的洗礼后,我深深觉得所有的苦、累、血、泪值了,身上的疲惫、酸痛没了。换来的是即将成为一名预备警官的自豪。也是从这一刻起,我更加爱上了这身藏蓝。

  “当阳光普照时,是因为有人赶走了乌云和邪恶。”警察,就是赶走乌云和邪恶的天使。明知危险,却毫不退缩,明知没有回头路,却毅然前行,这就是职责,这就是正义。

  1999年5月31日晚,我出生了,给家里带来了欢乐,尤其是我的父亲,他视我如掌上明珠。父亲毕业于贵州警察学院,是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同时他也是一位普通的父亲,热切地期盼着我的降临和健康成长。可是,在我才刚刚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好好记住他的脸,一场灾难降临于我这原本幸福的家。

  1999年8月6日,在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永安乡,父亲王进本因受伤休假在家,听到河对面传来枪声时,凭着职业的敏感性和强业的责任心,父亲带伤义无反顾地向河对面枪响的方向跑去,在逃人员极其狡猾,躲入了深山之中,父亲和同事们在围山搜索了半天之后,终于在两座山之间的山崖边将其围堵,毫无退路的在逃人员放弃了反抗,蓦地笑了起来。

  “他是不是疯了?”有人嘀咕道,却无人轻举妄动。

  突然,笑声止住,随即大叫:“要死我也要你们陪葬!” “糟了!”有人突然反应过来,可是在逃人员已经扯开外衣将绑在身上的炸药引燃了——来不及了!这时候大家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见一个身影跳出队伍,一个箭步冲上前抱住在逃人员毫不犹豫地纵身跳下身后的山崖……

  “嘭!”

  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我父亲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我,离开了我们的家庭。我是怨过他的,有时候我在想,在那个瞬间父亲到底有没有想过我?有没有想过母亲?有没有想过年迈的爷爷、奶奶?如果他能想到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他深爱着的人,他是不是就不会做出那样的举动?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也迟迟得不到答案。

  直至今年3月31日,我参加公安部组织的全国公安机关英烈子女保送考试时,一群和我一样的同龄人相聚一起时,听了他们的话我才茅塞顿开,一个来自内蒙古的男生,他的父亲在火场拯救民众牺牲,男生对我们说了这样一句话:“在那个时候,我们的父亲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会牺牲,所有行为都是出于一个作为人民警察、人民公仆的本能。”

  “本能”一词,一下子让我豁然明白,是的,在那个时候,就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怎么还会想到后果呢?大脑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决定,而身体已经开始了最本能的行动。那天晚上,我们一群身世相同的伙伴彻夜聊天,互相轮流讲述着父辈的故事,互相安慰劝解,互相鼓励支持,许下不论将来何时,无论天南地北,相互帮助、永向父辈学习的诺言。

  如今,自己穿上这一身警服,就更能够深刻地理解“本能”这个词,突然也就理解了父亲的行为,突然也就原谅了他的舍我而去。这么多年的怨,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2004年,母亲从贵州调回原籍湖南,成为一名预审、法制民警。每天加班审批的案卷比我高中时的复习资料还要厚,可是母亲却从来没有抱怨过。母亲平时是个亲切可近的大姐,但在工作上母亲却是个近乎严苛的人。只要是案子程序不对,引用法律不正确,讯问笔录不整洁,关键证据不到位,法律文书拟写不规范等等,她就毫不留情地退回要求重报。对于刚出校门的师兄、师姐,母亲更是不厌其烦地传、帮、带,手把手地教他们改文书。

  母亲、叔叔、伯伯和大师兄、大师姐们,他们也都是平凡岗位的人民警察,他们都各自在各自平凡岗位上履行着人民公仆的职责,这也是身为人民警察的另一种“本能”吧!

  当我踏进警察学院时,当我穿上这一身警服时,我便下定决心:我一定要让这身藏蓝绽放出更加夺目的光彩,行使其神圣的职责,履行好人民警察的“本能”。或许这条路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充满艰辛,我将毫不畏惧,坚定信念,勇往直前,脚踏实地,为之而不懈努力。因为,我穿上了这警服,就有了无法推卸的责任,同时也种下了一颗“警察本能、甘当公仆”的种子。

  

责任编辑: 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