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画面感

2018年07月30日 10:24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吴明泉   

  踌躇再三,我还是答应配合他们,做这一期节目。

  电视台有个栏目,叫《黔城故事》,每期选一个人,做近似人物专访的节目,在固定时间播出。这节目不是简单的采访问答,而是通过讲述人物故事的方式呈现给观众。而且他们意图很明确,要我以一个公安作家的身份,讲讲从事公安文学创作的故事。

  之前,虽然编导说他们讲的是市井人物故事,无关案情,无涉新闻事件,但为慎重起见,我还是请示了单位,单位又呈报上级,最后答复:这是很正能量的事儿,支持。我由此也增添信心,决定就做一回出头露脸的事儿。

  这是一档时长16分钟的专题节目,而且主角就是我,镜头从头至尾都是对着我。想到这里,心下很是忐忑。这事儿我会吗?

  我是一个业余搞创作的人,文学创作不同于舞台表演,不同于影视剧,这些艺术形式都是人物直接走向前台,以自己的形象和神态面对观众,画面感是直接呈现的。包括书法创作,都可以来个现场书写,形式感、画面感很强。而文学创作者,是靠文字征服读者,画面感是在文字中呈现,作者大多时候是躲在幕后。当然,在媒体高度发达的今天,作家也可以走向台前了,接受访谈、搞讲座、开新书发布会,但其实都是与创作无直接关系的事,作家真正的舞台不在这里。创作之外的任何“表演”都只能算是闲情,而且往往作家在创作之外的“表演”都会很不自然,搞不好会弄巧成拙。

  也正是出于这些顾虑,所以我很犹豫。但人也是有猎奇之心、冒险之心的。我也有一种尝试风险的冲动。

  那么,面对镜头,我说些什么?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我开始回溯我走过的人生道路。我是怎么和文学结缘的?文学和我的人生是一种什么关系?文学和我的警察身份有什么关联?文学创作对我的人生产生了什么影响?

  我想到了两个人,一个是我父亲,一个是我的初中语文老师。父亲是乡村的一个读书人。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经常把我扛在肩上,去走亲戚。路途上,父亲就教我背诵“大甲子”“小甲子”、《百家姓》,还有复杂的《大学》《心经》等等。小时候的我记忆力好得惊人,一般教上两三遍就能背下来,虽然并不能理解那些话的意思。到了亲戚家,父亲多少有点炫耀的意思,就叫我背给亲戚们听,他们听了,也是惊讶得张大嘴巴,伸出大拇指称赞我:“这细娃不得了。”让我很是得意。后来我猜想,父亲当时教我背这些,想法很单纯,就是在我正式跨入学堂前进行一点训练。当我能够理解那些国学经典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些文字,朗朗上口,是美妙的汉语语言。毋庸置疑,那些文字对一个幼小心灵是悄无声息的浸润,它培育了我对文字的敏感和喜爱。

  初中时遇到了一位才华横溢的语文老师,他叫林天忠,在我们那个偏僻的镇中学,他与众不同地用普通话教学,每天上课之前,他都要先讲一个好听的故事,像说书人一样讲得绘声绘色,扣人心弦。每次上林老师的课,同学们都紧张地期待着,等着他的故事出场。后来才知道,这些故事出自《西游记》《故事新编》《一千零一夜》等等。上林老师的课,让我们充满喜悦和幸福感。他还要求我们每天写一篇日记。有一次,我写的一篇作文被林老师拿到班上去念,当着全班同学表扬了我,让我激动了好些日子。

  自此,我开始喜欢上写。这一喜欢就再难收手,一直到今天。我们一生做的很多事,都不是无缘无故的,而是有一定的缘起。我和文学的结缘也正是这样。

  文学是心灵之学,情感之学,精神之学,随着涉世渐深,特别是经历了许多悲欢和曲折之后,我意识到,文学于我已不是一个普通的爱好,而成了心灵的依托。

  当上警察以后,我发现,我工作的舞台,时时都上演着动人心魄的故事,我的警察兄弟们的热血情怀触动着我,使我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些打动我的故事还原到文字中。

  文学也无形中改造了我,有一天我隐约感到,我看世界和人生的方式稍稍与周围有了一点隔膜,我渐渐从外部世界走向内心。这也给我带来很多孤独和困扰,但文学始终像一个影子追随着我,也像黑夜中的一盏明灯召唤着我,原来有些东西注定要镶嵌在生命中了。

  如果非要说文学给我带来了什么好处,那就是我有了倾吐的快乐,它增添了我在孤独世界的温暖,在人生的紧要关头,文学成了我的救命稻草,文学也让我懂得了慈悲和宽恕,我看到的世界越来越宽广。

  那天,当节目组的编导和摄像师扛着摄像机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就把上面这些故事和想法讲给了他们。就像面对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倾吐自己的心声。一个多小时的访谈,我平静而又滔滔不绝地讲述,我都忘记了面对的是镜头,我就是在讲一个关于我自己的故事。

  采访告一段落,我像从大梦中醒过来一样。编导对我说:“吴老师,您讲得太好了。”这话我并不当真,只当成是一种礼貌的表示,但我也真正地松了一口气,因为这算是我对自己混沌不清的文学之路做了一次平静的回望。

  几天之后,节目播出来了。我看了第一遍之后,怎么也不相信那就是我,我有一丝后悔、不安和羞愧。我恨不得马上叫他们删除。我再次肯定了之前的想法,靠文字进行创作的人是不适宜表演的。从观赏角度说,是一部很不好看的片子,讲述尚流畅,但神态怪异。内心的胆怯、犹疑暴露无遗。没有这部片子,或许还给认可我的读者留有一片想象的亲近感,这样一来,仅有的一点家底都抖出来了,读者会觉得兴味索然。想起来不觉冒出冷汗。

  多看几遍之后,我又安慰自己:没关系,这也是对已经流逝的时间和虚无的心灵之途留下一个具有画面感的记忆,这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吧?我把节目视频放进了朋友圈,不到半个小时,就收到了80多个点赞和评论。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理解好心的朋友们的心意,这多少减弱了我内心的不安。

  现在已完全释然了。这次冒险的露脸,并不能增添我文学创作上的分量,我更加相信,作家的形象是隐藏在文字里面的,在文字中呈现出生动的画面感,作家的好形象自然就出来了。

责任编辑:周雅婕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