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香甜的酥饼

2018年02月23日 01:48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成亚平 侯国龙   

  口述/成亚平 整理/侯国龙

  每每进入腊月,母亲总会来一通儿电话。她知道我忙,从不直说要我回去的话。但母亲有母亲的办法,她总会想着法子找食材,给我们做小时候最爱吃的酥饼、卷切之类的家乡美味。多年来,我和母亲似乎都习惯了这个团聚的理由。也有天气好的时候,母亲会提着大包小包,从百公里外的荆门赶来。

  我离开荆门有20多年了。和许多人的经历一样,在外地求学、工作、成家,最后就成了另外一个城市的人了。父母是军人,我儿时有几年是在外婆家刘淌村度过的。印象中,那时候的冬天要比现在冷。我和村里的小伙伴们穿着用灯芯绒做的棉鞋,从村头跑到村尾,看大人们准备年货。家家户户都忙着做腊鱼腊肉、泡酸白菜,炸鱼丸、麻花,炒花生、瓜子,好不热闹。我们小孩子三五成群地这家瞅瞅那家瞧瞧,总能解个嘴馋。

  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大人们做酥饼的场景了。挑个好天气,外婆会在堂屋里支起鏊子,召集家中女眷,老老少少的几代人,炒的炒、擀的擀,一会儿乒乒乓乓,一会儿沙沙作响。在刘淌村,一大家子一起做酥饼是常有的事儿。手巧的带着点儿生手,多劳者也赚个夸赞,手艺就这样一代一代传下来了。

  酥饼在刘淌村算是必备的年礼。工序说起来倒也简单,但每一步都会影响到成品的口感。先是将面粉和油一起炒酥,一般是用菜籽油,大概五斤面粉配上一斤油,炒熟,但不能糊,然后和黑糖一起做馅儿。面皮的制作也非常讲究。把之前和好的面揪成剂子,擀一遍,卷成卷再擀,几次之后,就有了“层次”。这时,就可以把馅包进去压扁,粘上芝麻,贴在鏊子上烘烤。

  我经常也想凑上来搭把手。其实是找个借口,等着酥饼出锅。大人们知道小孩的心思,但怕小孩浪费面粉,就支使我添火了。等鏊子上的饼烤到金黄、香气四溢时就出锅了。每块酥饼如象棋子般大小,再用红色的食用染料妆点一下。十个为一包,用玫红色的纸包好,就算大功告成了。

  春节里,整个村子的人都会相互拜年。家家户户都提着几包自家做的酥饼串门。人与人之间也没有那么多特别的讲究,条件好一些的,加上一瓶酒一壶油,或者糖、饼干什么的,就是一份大年礼了。酥饼入口酥脆香甜,老少咸宜。正月里,刘淌村的餐桌上一定少不了它的身影。

  如今村子里已是小楼林立,酥饼的做法也简化了许多。也有了电饼铛、烤箱,可以进行量产,保存的时间也更长了。酥饼已经作为一种商品出现在街边的门店里,成了往来旅客必购的特色食品。

  我对酥饼的喜爱,也延续到了女儿。每次告诉她外婆备好了酥饼,她必会乐得跳起来,很像我小的时候。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