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最是难忘故乡情

2018年07月09日 16:49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冯永华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故乡的文章,回忆一下那些尘封的风土人情,和那些随风而逝的陈年旧事。由于平时忙于工作的奔波,加之生活的无尽烦扰,终归未曾捋清思绪,无从下笔。狗年春节刚过的今夜,伴着一丝丝沁肤春风,淡淡的乡愁涌上心头,故乡的往事浮现眼前,我克服阵阵袭来的困意,打开电脑,奋笔疾书,书下这家乡的味道,品味着思乡的味蕾。

  我的家乡,四季分明。春,以她的勃勃生机动人心弦;夏,以她的热情奔放激人奋发;秋,以她的成熟辉煌夺人魂魄;冬,以她的纯洁宁静令人深思。

  70年代中期,我出生在鲁西的一个小村庄,家乡肥沃的土地造就了我勤劳朴实的性格,儿时的淘气成为心目中永恒的记忆。

  70年代,新中国进入新的历史发展时期,人们正阔步迈入分田包产到户的新时代,我像是一个带着好运而来的礼物,在全家人温暖的襁褓中慢慢长大。

  那时候,乡村的孩童们没有现在孩子们的玩具,总是喜欢和玩伴在泥土上摸爬滚打,去小河抓鱼捉虾,爬上墙头发号施令,乡间小路上追逐嬉戏……

  那时候,是个能吃饱肚子就是幸福的年代,没有眼花缭乱的零食,没有营养成分的讲究,偶尔改善一顿可口的美味成为最大的奢望。

  儿时的记忆,有时与邻家孩子一起逐户串门,以期寻觅一些邻家的糖果,去蹭一顿玩伴家中仅有的可口饭菜。

  儿时的记忆,每当春降喜雨,总是端着碗盆,冒着细雨,巡回在枣树林下,寻几颗被雨点打落的清枣,好不惬意。

  儿时的记忆,有时夏季趁着夜色与三五孩童相约,窜进瓜地果园,趁着看护瓜果老人休息的当口,饱餐一顿。

  儿时的记忆,总是抹不掉,夏夜里或提着水桶或端着脸盆,听着蝉声,从路边树上摘下上爬或者蜕变的知了。

  儿时的快乐溢满整个童年。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我7岁那年的夏天,正是收割麦子的大忙时节,一天午后时分,连吃三块冰棍的我,肚子忽然痛如刀绞,母亲看着我疼的打滚一时不知所措,父亲知晓后一路小跑从麦田里回家,抱起我就往卫生院跑,吃过药以后慢慢地缓解,脸上露出了笑容,父亲才放心地抱着我回家,交给跟在身后气喘吁吁的母亲。回到家以后,父亲顾不上洗一把满是汗水的脸,又匆匆地返回麦场……那时,我还不懂得什么是父爱、什么是母爱。而如今,我每每想起那一幕幕,我眼睛总会一次次止不住的湿润起来。现在父母渐渐老了,头发花白,腿脚不再灵便,满身伤病,可我又有多少时间陪在他们身边?有过多少嘘寒问暖的关爱?倒是偶尔接到父母打来关怀的电话,总会让我心里又多了一些不安。

  幼时的幸福总是在指尖流淌。最难忘的还是故乡过年的味道,孩童时代,最盼望的就是过年。因为只有过年时,才能穿上新鞋新衣,吃到梦寐以求的大鱼大肉,收获父亲母亲、爷爷奶奶发给的五分钱“红包”,享受那难得的喜庆热闹。长大以后,我忽然发现,年的味道居然变淡了,不再有儿时的期盼、不再有儿时的喜庆气氛。这是现今的物质生活变好了?还是过年休假也成了奢望?当兵服役八年间,只回家度过一年春节,想寻找儿时对过年的渴望,虽然不再有童年,但却体验了不一样的过年。转业从警这十八年,都因在单位值班备勤,很多年没能回家陪父母吃顿年夜饭,倒是让我体味到了过年的别样滋味。其实,年就是家,家就是年,亲情是家,家有亲情。无论过不过年,无论何时回家,永远也不能忘记回家的路,对父母、对长辈的孝敬不能缺席,只要家中有爹娘,何时回家都是过年。

  从警后,回故乡也慢慢成了一种奢望,故乡也慢慢变成了我的记忆。故乡还是那个故乡,肥沃的土地上建起了排排温室大棚,村里栋栋土房变成拔地而起的楼房,手推车驴拉车成为永恒的过去,家庭轿车停满村道两旁,没有改变的只有那乡音乡情,还有村头那条静静流淌的鸿雁渠。听着家乡那些不老的故事,而我已经不再年少,故乡的很多长辈已是老态龙钟。偶尔一次回乡,总会听说某某长辈寿终正寝,某某乡亲驾鹤远游,也总会看见村里多了很多新人,添了许多孩童,纵使与我不太相熟,但他们都是故乡的主人,而我不知不觉已经成为他们眼中的客人。

  不经意间,故乡总是会进入我梦乡,在梦里与那些相熟的玩伴相会,甚至在梦里还没有完全体味那份恬静就会被闹钟吵醒……

  今夜,皎洁的月光洒在我的身上,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故乡,还有那故乡的风、故乡的水,以及故乡那纯朴的乡民、醇厚的风土人情……

  

实习编辑:周雅婕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