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花到岭南无月令

2018年02月23日 13:57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袁瑰秋   

  说到广州花市,我想起了那些久远的素馨花。

  大约200年前的珠江南岸,那时候全是花田,种满了素馨花。每个薄雾的黎明,踩着木屐的花娘们从四面八方赶来花田,抢在天亮之前,麻利地摘下这些雪白的花骨朵,装进竹篮,盖上湿布,然后站在码头上,望着雪山一般的花船慢慢驶入对岸珠江的“花渡头”……

  一夜春雨初歇,广州城在芳香中醒来,高高低低的花篮,被络绎不绝地抬进城里的青石板上,而大街小巷,也满是头戴素馨花的女子……

  这不是传说,是花城广州曾经的日常。只是多少年过去了,盛极一时的素馨花莫名消失在岁月云烟里,但广州花市的传统却流传了下来。如果说,素馨花与花渡头是广州花市的源头,那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兴盛的一年一度的广州迎春花市,则是我见过的走进新时代的中国大地最芳香美妙的人间烟火。

  花到岭南无月令。岭南特有的温热水土,被说成是“插根筷子都会长出森林”,所以一年四季盛产各色奇花异卉或成了这里的专属,而爱花爱到骨子里,早已成为这个有着2200多年历史的南方大都市的文化血脉。

  每年从农历腊月廿八起,一连三天的“年宵花市”则是以花的名义聚集的全民狂欢,整个城市成了花的海洋,仿佛谁家要是不去花市买回几盆年花就不算是广州人,这个年就过不好。

  每个广州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年花。年花讲意头,真正的广州人买第一盆年花,通常是不讲价的,图的是一个顺字;而卖不完的年花,以前是要砸掉的,图的也是一个痛快与顺遂。

  我的“年花”是风信子。那一年父亲卧病床头,我们家的年关是在医院病房里过的,连在四川老家的弟弟一家也赶来了。那是父亲最后的日子,不能陪他去花市看一看,成了我们永远的遗憾。年三十那晚,我从花市安保的岗位上撤下来,专门去西湖路花市买回了三枚风信子,悄悄放进病房……父亲亲手打理枝叶,还用彩带把低垂的枝干扶起来,像是最后一次栽培他生命的延续——我们姐弟三人的未来。初一那天,三枚风信子都开花了,开得很艳,而父亲却再也不能看见……

  每年的花市安保工作,是我们警察年前要交的最后的“功课”。广州迎春花市的总指挥部就设在与越秀区西湖路花市一墙之隔的市局指挥中心,那是我工作过15年的岗位,父亲走后,我会在除夕夜离开岗位的最后一分钟,买回三枚风信子,供奉在家中,年复一年……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