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渡口

2017年06月12日 14:47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季宏林   

  自古以来,有河的地方就有渡口,有渡口的地方就有人家。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村头就有了渡口,渡口处的河面比较窄,窄到能看清对岸来人的一张笑脸。河堤下修了一条曲曲折折的土台阶,方便客人上下船,天长日久被踩得光滑锃亮。

  渡口常年泊着一条船,起初是一条褐色的木船,后来变成了坚硬的水泥船。渡船的工具有好几种,有用竹篙撑的,有用橹摇的,也有用绳索拉的,但不论用哪种渡船方式,都需掌握一定的技巧,否则船行到河心就会在原地打转,老半天也到不了对岸。

  城里人到乡下走亲戚,爱站在岸上惊奇地看着船夫在河中熟练、悠闲地划船,羡慕之余不觉心里直痒痒。禁不住客人的软磨硬泡,憨厚的主人便解开船索。然而,客人一踏上船就立刻摇晃起来,像个喝醉酒的汉子踉踉跄跄,客人吓得大呼小叫,险些弄翻了船,岸上的人笑得前仰后合。

  水乡的人,抬头是河,低头仍是河。上学,去集镇,走亲戚,婚丧嫁娶,总离不开那条渡船。

  晨曦中的渡口十分热闹,乡亲们彼此打着招呼,说说笑笑,摆渡的人招呼一声“坐好啰”,便拽起横在河面上的绳索,船缓缓地驶向对岸。对岸早已停着一辆三轮车,大家陆续爬上车,突突突……三轮车一路颠簸着驶向十公里之外的集镇。

  摆渡的是个孤寡老人,我叫他伍爹。他住在渡口边,平时沉默寡言。每天鸡叫三遍的时候,他准时在渡口停着的船上静静地等。一会儿,耳边就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和说笑声,这是多年来他们之间形成的一种默契。也有冒失鬼看错了钟表,早早地赶到渡口,一声接一声地唤渡,招来伍爹的一顿嗔怪。来人低头看看手表,不禁哑然失笑,原来早来了一个时辰。既然起了个大早,总不能让他老等着吧,伍爹还是把来人送过河。如果遇上紧要的事儿,无论什么时候过河,伍爹都随叫随到,从不误事。

  渡口每天人来人往,本地的,外地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操着不同的口音亮起嗓子,拉长了声音叫喊:“过河噢!过河噢!”“来啦!来啦!”伍爹总是不紧不慢地应答。渡口是村里最繁忙最热闹的地方,不论发生了什么大事小事喜事丧事,总会像长了腿似的很快就传到了渡口。

  渡口如寻常生活,有时风平浪静,有时风雨飘摇。春天的渡口掩映在翠柳里,温柔的波浪轻轻地拍打着渡船,落日余辉下的渡口显得宁静而祥和。而到了汛期,咆哮的洪水淹没了渡口,孤独的渡船在暴风雨中飘摇。人们频繁地来往于渡口,转移孩子、牲口和贵重物品,渡口成了一条通往外界的生命通道。

  渡口在一天天老去,孩子们在一天天长大,然后走出家门,求学,参军,打工,出嫁。每一次离别,亲人们总是一路相送,千叮咛万嘱咐,一直送到渡口才恋恋不舍地挥手告别。

  后来,村子里只剩下了老人。再后来,那些老人也不见了。如今,那个沉默的渡口依旧在,只是不见了当年的摆渡人,再也听不到一声声亲切的唤渡声。

  (作者单位:安徽省无为县公安局)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