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母亲的惊蛰

2017年03月16日 22:31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戴存伟   

  我出生在农历三月,据母亲讲,我出生前很不老实,整天在她肚子里动来动去。尤其惊蛰那天,我动得特别厉害,简直是“大闹天宫”。

  母亲说:“惊蛰惊蛰,百虫出动。真害怕你这个不省心的小虫子提前出来。”

  关于惊蛰的记忆,我耳边似乎总是萦绕着妈妈口中的民谣,比如:“惊蛰到,虫子跑”“惊蛰惊百虫”“过了惊蛰节,耕地不能歇”……母亲没有文化,但她似乎总有很多民谣与谚语,经常在日常生活中念叨,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我们。

  惊蛰这天,母亲是有禁忌的:不推碾、不推磨。在沂蒙山区,我们的主粮是煎饼,做煎饼需要把玉米、地瓜干在石碾上压碎,然后和上水,再到石磨上磨成糊糊,最后在鏊子上烙成煎饼。我们家人口多,几个哥哥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所以几乎天天需要推碾推磨。但母亲总会起早贪黑多烙出些煎饼攒好,为的就是在惊蛰这一天不推碾、不推磨。在母亲的世界里,碾是青龙,磨是白虎,惊蛰这天,当然是青龙飞上天,白虎奔下山。母亲还说“惊蛰惊百虫”,石碾上会惊出虫子,磨盘间的磨缝里、磨眼中也会有虫子……母亲并不是佛教徒,但她心地善良,母亲认为惊蛰这天会有很多小虫子出来,不能伤着它们。

  “二月惊蛰抱蚕子”这也是母亲常说的民谣。母亲从旧社会中来,她的脚曾经裹过,骨头变形,脚趾扭曲着挤在一起,所以田地里的重活她没法干,只能在家里干家务。她养了很多牲畜,如猪、兔子、鸡等,她还养蚕。蚕,这种小小的虫子是卵生,其卵亮黑,状如小米,“二月惊蛰抱蚕子”就是说一到惊蛰就该孵化了。蚕卵是可以自然孵化的,但惊蛰天气还凉,很多时候,母亲总把蚕种小心地揣入怀中,用体温暖着它。多年后,我曾经写过一首诗:“眠了多少次/蚕总多次醒来/总有吃桑叶的沙沙声/如同一场又一场的雨/湿润着村庄/日子越来越短/而丝越来越长/在这个村庄/蚕化为蛹/茧是坟墓吗?/在这个村庄/蝶一旦醒来/就有了翅膀”。我诗歌中的翅膀,就是从惊蛰这天母亲的怀抱中开始的呀。

  母亲在我大学毕业的第一年故去,自此,我们家再未养过蚕,我也再没有听到过一首首关于惊蛰的民谣,但民谣已如一丛植物扎根于我心底,时常在一个个节气中醒来,蓬勃生发。母亲,一个普通的村妇在大地上艰难地过活,她近乎迷信地理解节气,养儿育女,让我们保持着善良、朴素,对世上生灵保持着敬畏,这大概也是一种农业文明的传承吧。

  (作者单位: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