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窗外的桐花

2017年02月24日 10:06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陈 静   

  我坐在屋里,手却在大墙的外面,想要细细摸寻那盛开的桐花。墙外有一棵桐树,它现在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开花,我看它的时候它在开花,我不看的时候它也在开花,开的花都不一样。

  它还和我说话,它把想说的从树枝上掉下来,“啪”的一声,落在离我的手不近不远的地方。

  你看见了,定要说,“桐花!”

  “哎呀,你就看到了一朵花。”要是以前我非得跟你理论几分。可是现在,我觉得我应该像桐树一样。

  我刚来的时候,也没注意它。那时候还是冬天,我们几个人在南二楼的小屋子里一起整理档案,工作之余偎依在书桌前,欷歔也好,争辩也罢,锁口沉默也好,回忆着年华旧梦的有,希冀未来日子的也有,大夸企图和雄心的也有,都是说了两三句就笑了,阳光洒下一屋子的欢乐。

  如今,他们都去了别的地方。再来时,桐树都开好了花。我站在窗前,他们在桐树下朝我招手,我们要彼此问好的时候,桐花就从树枝上溜下来,我忍不住要笑,似乎它在着急地要替我说话。我也想说又香又甜的话,因为我是如此珍惜我们曾经一起工作的时光。

  其中的一个工作伙伴去了警务区,有一次,他对我说,警务区那里也有很多桐花,花开成海。我想起小时候,在我的故乡,也有很多桐树。到了花开的季节,清晨,我踩着满地潮湿的桐花去上学,那画面,隔着20多年的光阴回头看,才看出人生的简静和平和。

  其实我不想跟你们说那棵桐树,它就像我的秘密一样。我天天早上来都要先看它,我走过它的时候它调皮地同我说话,满树风铃语,它的花开得最高,簇簇层层,有时候花朵还要打到我的脑袋。它在我的眼中最美,杆粗枝密,荫庇一方。现在桐花正开得烂漫,纯白与紫红,各美其美,间或几树花谢,新绿初引,渐有初夏气息。

  不过,你要说春天繁花鲜美,多的是漂亮可人的花。可是我看那穿着藏蓝衣服的人们,和桐花最相得益彰。他们从桐花树下走过,个个都像单枚的桐花,花骨朵简洁、坚定,绝无繁纷的气氛,更无玲珑剔透的娇嫩,有一种洗尽铅华的朴质与素雅。

  所以我渴望成为花朵之一,与这藏蓝的集体,吻合。

  你们现在知道了那棵树,看到它的时候,也会像我一样喜欢的。有时候是下雨天,清晨过来时,花朵落了一地,不过我觉得落在地上像一幅画,我的心里仍充满喜悦。我觉得它有颗安静沉稳的心。它在深沉微小的角落,用一个勇士忠诚的姿势,站在我的窗前,庇佑着小楼和这个小院。在这不渝的忠诚和习惯中,蕴藏着一种令我精神振奋的东西。

  我工作的小楼年代已久,很符合档案工作的气质。和我工作的老同志告诉我,档案工作者被称为“兰台人”。尽管档案工作单调、呆板,但也因为窗外的桐树又觉得快乐充实,我有时凝神地看着,更凝神地看着,再反省我的心境,许多想法和刚来的时候大不一样了。

  每天我在小楼里工作,略微抬头,看到窗外的桐花,就觉得这是如此幸福的一天。

  (作者单位:洛阳铁路公安处)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