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父亲的脚步

2021年02月22日 14:32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陈稳   
中国警察网 · 陈稳  |  2021-02-22 14:32

  2009年的那次意外事故,让父亲的一只脚的跟骨受到严重损伤。因为意外事故同时造成了父亲头部损伤而昏迷不醒,不能实施麻醉,无法第一时间做手术。待到头部伤情稳定后,却已错过了脚伤的最佳治疗时机,再次捡回一条性命的父亲从此只能一瘸一拐地走路。 

  脚底受伤的部位留下的一个孔,至今未能愈合,导致父亲从那时起就不能像正常人那样穿鞋。 

  随着时间的推移,父亲受伤的那只脚的肌肉逐渐萎缩,脚掌逐渐变形。特别是近段时间以来,受损的骨头不规则地生长,形成的骨刺让父亲每行走一步都要忍受钻心的疼痛,哪怕垫上厚厚的海绵也无济于事。 

  尽管这样,父亲从没有停止他前进的脚步,做农活、搞养殖、维修自家房屋、帮助左邻右舍……因为他一直坚持着一个朴素的理念——路在脚下,只要有一口气,就要坚持走下去。 

  父亲出生于新中国成立初期,家中兄弟姐妹十二个,吃饱饭是全家的最大难题。父亲作为男丁中的老二,刚上到小学四年级就被迫辍学,随后就做起了加工烟丝的小生意,把烟丝拿到各个乡场售卖,挣点钱以贴补家用。彼时,还是个娃娃的父亲每天起早贪黑,靠着一双脚板,背着货物走遍了老家周边的乡场,远一些的乡镇需要早出晚归,遇到涨水季节还要涉水过河,那艰辛真是没得说。但父亲一直默默坚持到上世纪90年代末,以他的小本生意支撑了整个家庭的生活和我们兄弟上学等开销。在父亲看来,虽然是小本生意,也非常辛苦,但靠辛勤劳动自力更生,自己过得踏实。 

  成家后,父亲一边种庄稼,一边继续做着小生意,同时还要挤出时间筹集盖房子的木材、砖瓦、石料,历尽千辛万苦才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窝,小日子也慢慢有了点起色。然而,命运似乎总是爱开玩笑,先是我的两个哥哥在一年时间内接连夭折,当时一个八岁、一个三岁;随后父亲自己经历了几次车祸和意外,其中一次差点就没救了,还连续生了几场大病;我的伯父、叔父和两个姑母又先后意外离世……接二连三的打击没有压垮父亲,他迈开脚步,与命运和生活抗争,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用过度疲劳来削减内心的痛楚。 

  那时的我才刚上小学,但我从父亲那不肯停歇的脚步中隐约读出了坚强。近些年,家庭中也有这样或是那样的变故及不顺,总体上父亲都能够坚强的面对,并努力用这种坚强的精神状态影响着家庭成员。比如,打小起的艰辛经历,让父亲不自觉中养成了节约的习惯。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赶集做生意都是天不亮出门,直到傍晚集市散了才走路回家吃晚饭,中午从来舍不得花钱在集市上吃东西。现在他偶尔来看我们,都要求在家里做饭吃,有时我们工作忙了,实在来不及做饭,一家人到外面吃,总会遭到他的埋怨,说我们浪费钱。 

  很多年前,我在邻近的县读中专,从我家到学校可以选择乘坐客车,但要绕行转车,费用相对高一些。另外一种方式是步行约10公里山路后搭乘三轮摩托车,费用也比较低。我在那个学校读了三年书,父亲每个月给我送生活费都是用这种方式往返。 

  后来,我毕业分配在学校所在地工作,从教师到警察,一干就是好几年。父亲来看望我时,仍然是步行十余公里去搭车,直到我老家开通客运班线。 

  还有就是,父亲年轻时穿的是对襟式自制服装,如今这种款式的服装在农村已不多见,父亲却舍不得扔掉,经常背负着被母亲念叨的压力拿出来穿,说日子好了也不能忘记当年走过的路、受过的苦。 

  如今,年近七旬的父亲步履已日渐蹒跚,但父亲脚步中所蕴含的自立、坚强、简朴等品质,值得我和家人们传承。 

  (作者贵州省兴义市公安局民警)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