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听蝉

2020年09月15日 13:56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季宏林   
中国警察网 · 季宏林  |  2020-09-15 13:56

  在城里,偶听蝉叫,甚是惊喜。

  晚上散步时,听到一两声长鸣,极细长,像一根丝线牵住了我的心。

  在乡下的时候,一入夏,蝉就耐不住了,开始是一两声,短短的,然后一点点拉长。声音渐渐饱满,如潮水一般势不可挡。

  乡人早已习惯日日枕着蝉鸣入睡,若没有蝉声,反而睡得不踏实,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农家的孩子,自小都是听着蝉声长大的,谁的记忆里没有捕过蝉呢?

  午后,烈日炙烤大地,村庄里蝉声此起彼伏。我常趁父母午睡时溜出去,找来一根长竹竿,在上面做个网兜。举着它,蹑手蹑脚,满树林里窥探。像一个猎人,在山林里寻找猎物。蝉很警觉,一有动静,立即停止叫声。还未等我出手,它就“吱”的一声飞走了。鲜有捕获。

  小树林里,有蝉蜕,趴在树干上,淡黄色,似金缕外衣。阳光照上去,有金属的质地。我取下来,攒着,等某天货郎来时,好拿去换白糖饼吃。

  蝉的叫声,似乎还跟农事有关联。小时候,乡间有句顺口溜:知了叫,割早稻;知了爬,送晚茶;知了飞,堆草堆。我们也不知有没有那回事,只管一个劲地叫着,跳着,跑着,抖落一地的快乐。

  “双抢”时候,天特别热,蝉叫得声嘶力竭。农人挥汗如雨,忙割稻,忙插秧,忙得顾不上吃饭。蝉声,如擂起的战鼓,给人们加油鼓劲,夺取最后的胜利。

  后来,我偶然了解到关于蝉的身世。它的出生是痛苦而漫长的,要在黑暗的世界里默默忍耐,一等就是几年甚至十几年,终于等到破土而出的那一天,这才有了夏日里欢快的歌声。

  蝉是个高超的演奏家,长音短调,拿捏得十分准。清晨,它开始试弦,一声,两声,短促的,咿咿呀呀。午后渐入高潮,暴风骤雨般,绝对的高八度,随着气温一路飙升。而到了晚上,声音又变得悠长、柔和起来。它弹给夕阳听,弹给月亮听,弹给纳凉人听,柔柔的,软软的,暖到心里去。

  喜欢王籍的“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这句诗。一动一静,两相依,互衬托。没有动,何来的静。只有蝉叫起来,只有鸟鸣起来,林子、山谷才显得更幽静。

  唐朝虞世南的《蝉》写得有味道:“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蝉,天生的好嗓子,再凭借高枝,自然如高山流水,一泻千里,空谷回音。

  诗人王维居深山,爱听蝉,时常与好友唱和:“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深秋的蝉鸣,还是一样的清越激扬,听不出丝毫的颓废。那个拄杖的人,伫立在茅屋外,清风中,听蝉,心中一片宁静,如潺潺的清泉流过。

  蝉,有禅意,蕴含着做人的道理。于万丈红尘中,坚守自己的本心,快乐地活着,善待每一个日子。想起一句话:做一个简单的人,不辜负每一份真心热情,不讨好任何冷漠无情。

  (作者单位:安徽省无为市公安局)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