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夏天与花火

2020年09月15日 09:55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潘孟   
中国警察网 · 潘孟  |  2020-09-15 09:55

  夏天真好,到处是郁郁葱葱和生机勃勃,连荒草坡、铁路旁之类的地方,杂草杂木亦是蓬勃,连春天没能成活以为枯死的银杏树,也在雨季活了过来,长出了细细小小的扇形叶子。

  也许是怕冷,或者是夏季总让我类比到人之生命旺盛的青壮年,纵然黏糊糊、有时因失眠而苦恼,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却愈加热爱夏天。

  漫长的夏天令人莫名心安,五月槐花六月栀子,七月和八月总怀念起有暑假的往昔岁月,等到了九月还有夏天最后残热的尾巴,不过多是怅然了。

  花火大会,是日剧里夏天的标配。以前总觉得焰火和那样酷热的时节不搭,现在想来其实很美妙。夏日的情谊、四季的更迭、美丽的邂逅、短暂的联结,就似花火,尤其是冷静的线香花火,闪烁着照亮了自己,又很快消逝,美妙又令人带着淡淡忧伤。夏天也总让我想到火把节,也是火,从前也特别不理解何苦在这么酷热的时节打什么火把,现在看来那是对夏天的挽留呀。火把节的时候,已到夏季浓深处,再转过去就是秋凉。而在我看来,秋凉的前哨是栾树的黄花,它们往往在盛夏时节就埋下了伏笔。半个月前,就发现十字路口的那棵栾树上,细碎的黄花已探出头,不觉一惊,而这几天,大道两旁的栾树几乎都探出了挂满黄花的枝条,等到秋天真的来了,满树就是那种肉粉色的花叶了。

  时间流逝飞快,而我捕捉到了什么吗?想起有一次站在邛海一个湖湾上回看山里时的情景,层层叠叠的栾树花倒映水中,更往后是雨季墨色的泸山,很美,也令人很怀念。怀念着山里那几株400年的紫薇。不过,只要紫薇还在开着,夏季的色彩就依然浓烈绚烂着。

  看《源氏物语》,夏夜里贵族们丝竹管弦、相聚游乐,通宵不能尽兴,也有篝火。书格外地有意思,看到夕雾追二公主的一节,无论是风物描述还是情节推动都甚是精彩。二公主可以说是书中女性里最坚贞不屈的,之前还被故去的夫君柏木嫌弃,后来遇到夕雾这么热烈的追求也是一种补偿吧,可她几乎以厌烦的情绪为主。夕雾的条件其实都略优于柏木,可二公主就是不从,最后被逼着结婚了也还要躲进库房里不让男方看一眼,真是倔强可爱,连我都想劝她了。不过,女性的命运在书里是一个比一个辛酸,即使贵为公主也是一样身不由己。书里的人物都透露着一种悲凉底色。无论是放浪一生还是节制一生,都无法逃脱谷峰谷底、波折起伏的交替更迭,最终带着遗憾落下一生帷幕的轨迹。像是燃烧的线香花火,冷静地在手中灼烧着,把这一世燃放完尽。

  (作者单位:西昌铁路公安处)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