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穿越心灵的沉重

2020年05月06日 09:49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农秀红   
中国警察网 · 农秀红  |  2020-05-06 09:49

  这一次,韦伟年轻的妻子黄英利也带着不到两岁的女儿来南宁了。

  丈夫是才离开的。这伤口太新了,太深了,以至于一说起丈夫,小黄都在哭。她其实是愿意有个人听听她的倾诉的。只是,我能想象得到因公牺牲的民警韦伟是一个工作认真负责的人,却想不到他也是一个感情如此细腻的人。

  “我们谈恋爱的时候,他不让我和他一起出街,说是他在派出所工作5年了,抓的人太多,怕人家报复我。结婚时,他开玩笑说,就是看中你是老师才娶你的,因为刑警实在太忙了顾不上家,老师至少有3个月假期照顾家里啊。”

  “其实他是个很重感情的人,孩子出生后,虽然他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但是每次我和孩子去看他,他都尽量抽出时间陪我们,尽量做家务,朋友叫他去应酬他也不去。我说既然朋友请就去吧,他说,我一个月才能见你们一两次,我要多陪陪你们。结婚以来,我们几乎没怎么吵架。他说,我们本来在一起的时候就少,吵架太浪费时间了。你问我为什么爱他?我说不清。感觉他就是一个很好的依靠。他爱唱《让你依靠》这首歌给我听,可现在他才陪我走了那么一点点。”

  “我从来没见过他偷懒。我见他那么辛苦,曾劝他说调到别的科室去,就不用下队那么多了。他说那多没意思,还是趁年轻的时候多跑点。”

  “女儿1岁多时,由于很少见到父亲,我就在枕头底下放了一张他的照片,每天晚上8点半他打电话回家跟女儿说话之后,我就拿他的照片给女儿看。每天晚上女儿必须看了爸爸的照片才肯入睡。他爸爸去世后,她原本正常的生活也全打乱了,晚上睡觉也不按时了。我把她爸的照片收起来后,女儿每天晚上都喊:‘看爸爸,看爸爸!’她爸爸走了有3个月了,我想不到她也有记忆力。虽然整天不见爸爸,但她一见到相片就喊‘爸爸’,还拿着相片亲个不停。”

  ……

  我几乎都在听她说,听得很仔细,也很少插嘴。只是我的心一次次地为之颤抖。小黄是个数学老师,还年轻得很,只比我小几岁。我不敢想象一个女人如何面对人生中这样的痛——女人在生命情感的深处,失去一个深爱着的男人是怎样的痛。我也是一个母亲,我的孩子也跟她的孩子差不多大。我想我能感受得到她作为女人今后人生之路的艰难。小黄很秀气,善良于她是一种不张扬的美。与她交谈的时候她多数在哭,让我拿不准是否该结束我们的谈话。

  “他平时连感冒都很少的,身体一直很健壮。哪里想得到……在医院,当我知道这一切,我连哭都不会哭了……我这辈子命苦,我堂姐说,你才20几岁,怎么就经历了人家一辈子也不可能经历的事情?”

  “出事以后我就没上班,单位领导不让我去,怕我控制不了情绪。说实在的,现在我的眼前真是一片黑暗,像天塌下了一般。我一点都没想过以后的事。我也想坚强呀,可一到晚上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屋子,我真的绝望。以前虽然他也很少回家,也经常让我等他,但我总还是有个盼头的。现在没有目标了……”

  我听出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意味,便忍不住小声地提醒她:“别忘了你的女儿需要你啊。”

  这个柔弱的女人叹了口气:“你放心,我也是搞教育的,我会尽我的最大能力教育好孩子的。她现在是我唯一的希望了。她爸在的时候特别爱她,说以后即使穷到要卖掉身上的衣服,他也要送她到最好的大学读书……”

  “现在”是一个很短暂的词,可能稍纵即逝。但这个时候,小黄说到“现在”却让我不知道她的这个“现在”还会延续多久,她的切切悲伤更要延续多长。

  “跟我住的翁梅,比我还惨。”小黄悠悠地又叹了口气,“刚来报到时,我见没安排人跟我一起住,我很高兴。我是怕别人问起来,我会控制不住自己。后来她来了,她这次是跟她的母亲一起带孩子来的,小孩正在发烧,她们就住在亲戚家,只是中午我们在同一间房里呆了一下。我没去问她太多,毕竟自己也有伤口,我不想触动她。我只问她有没有孩子,她说有,11个月大,丈夫是去年7月走的。然后我们都哭了……”

  她们作为同一间房里的同命人是应该抱头痛哭的,但她们都懂得体恤对方。她们是在用哭声支持着对方啊。“看到这世上跟我这样命苦的人,我的心平和些了。”想不到,这样的相聚对于她们竟然成了一次精神的相互鼓励。看到这世上还有这些与自己命运如此相似的女人同样也在努力地营造着生活,她们于是有了交流、有了倾诉的欲望,也有了生活的勇气。明白到这一点,我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我真的不是一个很好的采访者,我只能顺着她的思路走。我想,你已经把人家弄成这样了,你还这么清醒地发问,是不是太冷酷、太残忍了?

  我真心地为小黄祝福,说愿时间能帮你慢慢抹去悲伤。

  难得的是,即便沉浸在无尽的悲伤中,小黄仍记得让她的女儿小豆豆跟我道了声再见。

  (节选自农秀红纪实文学作品集《忠诚的名义》,群众出版社2019年出版)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