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家书,为警而歌

2020年04月27日 12:27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袁正平   
中国警察网 · 袁正平  |  2020-04-27 12:27

  乙亥末,庚子春,新冠肺炎袭来。 

  2020年元月28日,刚残雪消融的云南美丽爨乡,天公不作美,百里冰封,狂风怒号,在云南宣曲高速公路“马龙北”出口外,身着藏青色警服的云南省曲靖市公安局马龙分局鸡头村派出所高所长,英姿飒爽,屹立在党旗下,同战友、医务人员笑傲风霜,阻击“新冠病毒”。

  身为鸡头村派出所民警,我随队守护在“马龙北”出口外的疫情监测点,成为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士。我肩挎的警用装备“执法记录仪”,记录下高所长抗疫的细节。

  初春,风霜侵肌骨,高所长率队24小时全天候蹲点,对进入疫情监测点的人、车监测。大伙不漏一车一人,因为我们身后,是千家万户的健康与安宁。椅作床,篷为家,夜不息,就地小憩、睡个囫囵觉,高所长毅然带头这样做。那时,居民正欢度春节。

  一日,高所长接到一封“家书”。他喃喃自语:“我亏欠女儿的太多!”

  出于好奇,我浏览了“家书”内容:“在这次疫情面前,我的父亲母亲在抗疫前线,加班加点工作,父亲24天不见踪影,母亲很晚才回家。当我慢慢长大,亲眼看见一身戎装的警察叔叔、阿姨一次次救助群众、化解危难,我才渐渐懂得并理解了父亲、母亲那身藏青色警服背后的意义。我为父亲、母亲是警察而感到骄傲!”

  这封“家书”是高所长上初二的女儿高诗然写的,她写“家书”的初衷缘于父亲置身抗疫一线,她牵挂着父亲安危。

  高所长因战疫忙,无暇顾家。这封“家书”是他妻子偷偷拍照发给他的。

  高所长名高伟峰,他也有家,也爱父母、妻子、女儿和刚3岁儿子。

  男儿有泪不轻弹。在读着女儿的“家书”那刻,他潸然泪下,仿佛感到对家庭的责任是沉甸甸的。

  我看了这封“家书”,说:“所长,你回家一次吧!你女儿特想你,况且,也该回家看看你3岁的儿子,孩子小。这里岗位我守着。”

  “没事的,女儿会照管好家的,我这里工作更重要,不容有半点马虎。”他说。

  在“马龙北”的“新冠肺炎监测点”,在位于鸡头村街道卫生院的“马龙区新冠肺炎集中医学隔离观察点”,高所长亲手悬挂党旗,且毛遂自荐任监测点党支部书记,让“党员先锋行动”亮起来。战疫初,无护目镜,他把文件袋剪制成护目镜,坚持监测。连续26天,他黏在监测点、观察点,食宿一线,每天吃的是统一安排的盒饭。他充满干劲,仿佛不知疲倦。我们撤离卡点时一查,竟监测了1.1万余人。

  那段时间,“风雨浸透警服,依然微笑坚守”成我们的风采,人生的坐标在这里打上一道新的印记。

  高所长的妻子是曲靖市公安局马龙分局通泉派出所刑警。2月4日起,他妻子也参加战疫,忙碌在公园、广场、居民区、街道、城中村,对聚集群众进行劝散。

  高诗然的父母在疫情防控一线,13岁的她特别懂事,同外婆一起领着懵懂的弟弟。她很久没见父亲。偶尔父亲夜间回家一会,若不是外婆告诉她父亲回来过,她都不知道。她说:“等我醒来,他已再次回到一线,我们没有打过照面。”

  在父母的身上,高诗然懂了使命和担当,也让她明白了父亲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一生从警,终身自豪”。基于此因,她才悄悄写下了这封“家书”。

  心从哪里走过,花朵就从哪里绽放。战疫之后,鸡头村派出所跻身曲靖公安十佳先进集体,高所长荣立三等功。

  颁奖台下,所里小伙围拢所长身旁,端详着他胸腔挂着的军功章,向他道喜。

  他感慨:“比起那些为抗疫牺牲的同志,我做得还不够;两项荣誉属于我们这个集体的。”

  女儿的“家书”成为高所长履职的动力,他更敬业。执法记录仪显示:当下,高所长忙于为辖区54家企业复工复产护航。在呈钢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他携手保安,对进厂上班的5000余名工人测体温,检查戴口罩情况,忙个不停。

  警之忠诚,民之福祉。高所长夫妻同在基层派出所工作19年,在那艰辛蜿蜒的警路上,这对夫妻用人民公仆的情怀点亮着生命的光芒,每天繁忙并快乐着。在老百姓眼中,他们是实在人。

  无独有偶,通泉派出所副所长冯双宏的一封战疫“家书”很耀眼,似空谷幽兰,其香沁人心脾,为我扬鞭,催我奋进。

  一个料峭春寒的深夜,我接到冯双宏打来的电话。

  “大哥,现在我儿子一个人在家,他在电话里吵闹着要找我。我在高速公路外马龙出站口外的疫情监测点工作,抽不开身,我媳妇正在县医院上班。我想到嫂子是小孩的老师,帮我照管一下。怕孩子乱出什么祸事。”

  “行,我们马上去。”我说。

  我妻子是冯双宏刚5岁的儿子上幼儿园时的老师。我和妻子急忙来到冯双宏处,接过他家的钥匙,匆匆来到冯双宏的家,打开房门,我看见他的儿子抱着一支玩具枪蜷缩在客厅的墙下睡着了。我妻子怕孩子冻感冒,把孩子抱上床哄他睡。原来,平时,5岁的孩子是奶奶照管,这几天,奶奶回乡下老家。又适逢夫妻俩上班战疫,孩子在家里怕黑夜。不断打电话说:“爸爸,我怕,你快回来吧。”在孩子的电话里我看到,冯双宏发给儿子的短信——“家书”:“孩子,不怕,爸爸在外面抓坏蛋,你自己上床睡,爸爸抓完坏蛋,很快回来给你买飞机玩,你乖,自己睡。”

  次日凌晨,冯双宏回来,孩子跑上去,双手抱着他的腿,双脚缠裹他的右脚。我领悟:“这是孩子怕父亲再走。”少顷,冯双宏眼含泪花。

  以梦为马,不负韶华。战“新冠”,平疫波,身边战友担责、尽责。他们犹如云南土生的一种非常普通的松树—伏地松,没有挺拔的躯干,平凡得出奇;没有峥峥傲骨,简单得乏味,却仍然夏顶骄阳,冬披雪霜,无怨无悔地拥护身下这片红土地,以生命的另一种形式,释放着自己苍天劲松的特质。我们千万个基层民警,不正像这些扎根在人民群众这块红土地上的伏地松吗?不与伟岸争高下、不与艳丽争媚俗,不追求生命的轰轰烈烈,永远追求的是执著和投入。

  时光如白驹过隙,又到了牡丹斗艳引彩蝶的四月。战友的战疫“家书”成我挥之不去的记忆。故作诗记之,期求为警营添点精神粮食。

  “新冠”虐武汉,华夏阴霾罩。十九届党中央,领导战瘟疫。警察持盾御疫,更有家书励志,马龙卫士忙。战士显身手,笑傲风霜雨。

  鄂之殇,波爨乡,医警忙。党旗指引,位卑未敢忘忧国。昔日决战非典,今朝斗“新冠”,热血濯警徽。忠诚弹警韵,山河终无恙。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