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糖打蛋

2020年04月22日 11:17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季宏林   
中国警察网 · 季宏林  |  2020-04-22 11:17

  过去,乡下人家来了客人,一般先给客人泡一杯茶,然后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糖打蛋”,似乎成了约定俗成的礼节。

  亲朋好友上门,主人热情接待。女人趁丈夫与客人聊天之机,悄悄地来到厨房,舀几瓢清水入锅。等水烧开了,女人拿起一个鸡蛋,在灶沿上轻轻一磕,从裂缝处分开,两手略一扬,蛋液便滑向锅里。接着,又连磕两个鸡蛋。

  过了一会儿,女人揭开锅盖,用勺子一一捞起白里透黄的荷包蛋,放入一只大碗里,搁几勺红糖,然后小心翼翼地端到客人面前,笑容满面地说:饭还早着呢,先垫垫肚子吧!客人忙起身说:哎呀!又不是外人,干吗这么麻烦呢!客人再三推辞,最终拗不过主人,便拿起筷子,津津有味地吃起来。有时,主人在一旁陪吃,顺便犒劳一下自己。

  乡间有个习俗,每次客人吃完两个荷包蛋便放下筷子,连称吃饱了。见客人执意不肯再吃,主人就将剩下的一个荷包蛋端进厨房,自然归了早已垂涎欲滴的孩子。

  但也有例外的时候。曾有这么一个笑话,说某户人家来了一位客人,主人照例端上一碗糖打蛋。这位客人吃完两个荷包蛋之后,似乎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当他搛起最后一个荷包蛋时,在一旁窥视的孩子再也沉不住气了,突然顿足大哭:吃完了!吃完了!弄得客人十分尴尬。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乡亲们的日子还很清苦。各家时常要养一些母鸡,指望下蛋卖点钱贴补家用。遇到手头紧的时候,就拿鸡蛋换一些油盐酱醋,或是针头线脑之类的东西。

  农家孩子很少吃鸡蛋,更别说有些奢侈的糖打蛋了。一般情况下,只有家里来了客人,或是请匠人上门干活,或是找乡邻帮忙做农活,主人才会做糖打蛋。此外,女人坐月子,或是大人、孩子生病、受伤时,也会吃糖打蛋补身体。

  有时家中来客人,恰巧鸡蛋用完了。女人便系上一条“围腰”,匆匆上邻居家去借,回来时将鸡蛋兜在“围腰”里,不让客人知道。等鸡蛋下了锅,客人再想拦已来不及了。

  做糖打蛋也有讲究,火候要拿捏得准,还要看各人的喜好,有人偏爱老一点,有人喜欢嫩一点。我母亲做的糖打蛋稍嫩,蛋清刚凝成白色时,就用汤勺盛进一只大碗里,载沉载浮的荷包蛋犹如一朵朵出水的白莲花。客人品尝的时候,用筷子轻轻夹开又薄又嫩的荷包蛋,红色的蛋黄便从里面流出来,凑上去嘬一口,嘴唇便沾了一圈,跟抹了胭脂一般。

  有的人家做糖打蛋时,常在里面放一些炒米,金黄色、乳白色配搭在一起,给人一种金玉良缘的欣喜,不仅色相好看,而且味道更香甜。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