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达通玛草原的阿哥高登

2019年12月24日 14:10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红荔   
中国警察网 · 红荔  |  2019-12-24 14:10

  初识罗让高登是因为一张照片。照片上,罗让高登身穿执勤服、头戴警帽,墨镜遮住了双眼,却能觉出镜片后两束凌厉的光。脸瘦削,线条如刀刻斧凿一般冷硬,太阳斑醒目,胡茬儿老长,身高明显比四周的人高出一截。身后是苍茫的达通玛草原,草色微黄,远山如黛,寒气氤氲。

  待到见了真人,却是另一种画风。沉静的目光,波澜不惊的表情,说话音量低且语速缓慢。1米84的高大身型丝毫不给人压迫感,甚至也没有威严感。说起自己的故事,居然还有些局促。

  探究的愿望变得更加强烈。38岁,11年警龄,已是四川省甘孜县公安局副局长的罗让高登,他的警察人生里有过什么样的风景?

  〖一〗

  罗让高登回忆起过往岁月,记忆的缰绳拽着他,在2008年的早春3月停留良久。那是他从成都中医药大学毕业的第3个年头,当时他在德格县藏医院当医生。

  那年的3月14日,西藏拉萨发生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甘孜藏区的社会稳定和治安形势也因此变得十分严峻。暴徒的恶行使他心中“伸张正义”的信念变得更加清晰和坚定,从小就有的英雄梦、警察梦也在这个时候苏醒。信念、梦想和青春的热血一起在他身上激荡,终于有一天,他对自己说:高登,是时候了!

  这年的年底,罗让高登怀揣警察梦想脱下白大褂,成为甘孜县公安局卡龙派出所的一名民警。高大挺拔的罗让高登穿上警服英气逼人,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就是为这身警服而生。

  〖二〗

  卡龙派出所在海拔3980米的达通玛草原上。新警高登首先面对的就是和草原上的牧民做群众工作。走村串户中,鞋子磨破了,嘴皮子也磨破了,初尝公安工作的甘苦,但高登乐此不疲。在这个过程中,只会康定地区藏语的高登,学会了达通玛草原的藏语。

  那时候的达通玛草原,像是一片与世隔绝的荒蛮之地。离甘孜县城说起来只有110公里,由于路况太差,往返一次得一整天。不通电,所里的太阳能电源只供照明,做饭、取暖全靠烧牛粪。没有电视信号,更不要说上网了。苦吗?当然苦,但高登不这么想。他想,这草原多漂亮呀,雪山多壮美呀,这儿的牧民受教育程度低,观念落后,可正因为如此,才更需要我们的帮助呀!

  其实,当年面对辖区混乱的人口信息,高登也觉得头大。草原上的藏民天性散漫,他们会一时兴起就改个名字,也会因为生病或者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就去寺院请活佛给自己另取一个名字,出生、死亡、嫁娶也不会想到去变更户口。这给派出所的基础工作,还有政府的帮扶工作,都带来很大困扰。高登就挨家挨户走访调查,一家一户核实信息,骑摩托、骑马、步行,500多平方公里的卡龙乡,每一个犄角旮旯都被他走到了,而且不止一遍。前后用了3年多的时间,终于建立起卡龙派出所辖区准确的人口信息系统。

  从警之初的高登要面对的第三个难题是,如何改变藏牧民之间因为民间纠纷或所谓“世仇”,“谈判”不成就刀枪相见的习惯。没有别的办法,只有继续磨嘴皮子。先集体,到各村各放牧点组织牧民宣讲法律常识;后个人,对个人面对面反复宣传规劝,一次又一次,长年累月,不止不休。直讲到草原上打架斗殴和伤人死人案件直线下降;直讲到草原上的牧民几乎都认识这个叫罗让高登的警察,好多人主动把家里祖传下来的刀枪交给他;直讲到每逢有人想动刀动枪时,旁边就会有人说:“不要打了,去找阿哥高登吧,他会帮你们解决的。”

  阿哥高登,这是罗让高登在达通玛草原的名号,亲切而响亮。

  〖三〗

  有一天,高登走进了牧民更日家。他看见的那个家,只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更日一家9口人,老的老,小的小,更日腰不好,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全家的生活全靠挖卖药材维持,3个孩子衣衫褴褛。高登心头一酸,他下意识地伸出手,给更日搭上了脉,又仔细检查了他的腰伤。然后,他给更日写了个方子,教他用藏药做理疗。好不容易回家休息两天,他一进门就翻箱倒柜,为更日一家寻找合适的衣服。

  更日一家的境况,让他想起了草原上还有一些贫困家庭,他们也缺少衣服。于是,他在网上寻找、联系了几个捐助平台,发起为藏区牧民征集衣物活动。衣服寄来了,高登翻开他的民情日记,按需分配,把各家需要的衣服分门别类包装好,再一件一件送到他们手上。

  日子久了,牧民们就把高登当成了自家人。村子里“耍坝子”(藏民族常见的类似于野营的活动)时,大家都会争相邀请高登参加,给他敬酒,为他献歌,拉着他跳锅庄。高登如果走进哪顶帐篷喝了杯酥油茶,帐篷里的人就会乐得直呼“扎西德勒”。

  达通玛草原上还有一户人家,高登在扶贫帮困中注意到,这家的男主人很少露面,问起来就说是外出打工了。后来终于查明,男主人洛某曾参与泸定县一个机动车盗窃团伙的犯罪活动,是警察们俗称的“网逃”。高登这下不淡定了,他更加频繁地上门,苦口婆心地做工作,还为洛某的几个孩子补办了户口,让他们顺利入学。洛某的妻子被高登打动了,站到了他这一边,帮着他对洛某“争归”。妻子给洛某捎话说:“阿哥高登是个好人呀,就像扎拉寺的活佛,你回来跟他走吧!”潜逃5年之久的洛某,最后选择了投案自首。

  〖四〗

  每年5、6月的虫草采挖季,是高登最忙碌最辛苦的时候。他要带几十号兄弟到达通玛草原海拔4200米以上虫草山,支起帐篷,设卡巡逻,维护1600平方公里虫草采挖区域的治安秩序,保卫万余名采挖人员的人身安全。

  虫草山上缺氧缺水缺吃的,没电没网没信号,而且气候恶劣。高登带着“虫草卫士”们驻守在5个卡点上,每天早上背着几瓶矿泉水几根火腿肠就出发,漫山遍野地巡逻巡查,处理各种纠纷苗头和案件隐患,直到深夜才能回到卡点,在阴冷的帐篷里半饿半醒睡个囫囵觉。整整两个月,每天的生活像刻录机一样单调重复,苦与累不说,最难以忍受的是无法与亲人朋友联系。这让一些年轻民警上山不久就心生恐惧,不知道如何才能熬过这漫长的两个月。这时候的高登就不仅是牧民们的阿哥高登,更是同事们的阿哥高登。见大家累了乏了,就组织大家放声高歌提提神。发现谁情绪低落了,就找他们聊天,鼓励他们“趁年轻多吃点苦,多做点事,今后才不会后悔。”

  年轻的同事们感叹说,阿哥高登总是精力过人,每天这么累了,他还顺带抓了一个“网逃”呢!

  原来,前年在驻守虫草山的时候,高登发现,一起命案的犯罪嫌疑人黑某家就在龙真贡码卡点的小河对岸。于是,每隔两天,高登就抽空带两名警察到黑某家走走,拉拉家常、讲讲道理,让黑某的家人规劝他早日投案。这一切都被躲在山上拿望远镜观望、用对讲机和家人联系的黑某看见了、听说了。山上的“虫草卫士”就够他紧张的,隔三岔五还有警察登门拜访,黑某实在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心理压力,终于带着作案枪支投案自首了。

  高登因此被新闻记者称为“超级英雄”。高登笑笑说,这世上哪有什么超级英雄,我想得很简单,就是把工作干好。

  “超级英雄”高登每年完成虫草护卫工作下山时,都是眼窝深陷,双颊下塌,太阳斑毕现,胡子拉碴,就是那张照片上的形象。

  〖五〗

  甘孜县城南有座白塔公园,园内白塔巍峨,寺庙肃穆,一溜高大的转经筒金碧辉煌。晚上在这里漫步,就仿佛沐浴在庄严祥和的感觉里。

  这时候的高登明显放松了许多,话也多了起来。

  说起他这些年的艰辛和努力,高登反复说,这些年国家政策好,藏区经济发展很快,牧民的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藏区警察的装备也是越来越先进,开展公安工作的有利条件越来越多了。他还说,从警这些年,他的切身体会是,国家好了,藏区才会好;藏牧民的生活好了,当地的社会治安就会好。而人民警察能守得国泰民安,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明白高登的意思了,他是想说,他是踏着国家前进的节拍,和藏区,和藏区的公安工作一起成长进步的,这种成长让他踏实、坚定,高登永远是达通玛草原的阿哥高登。

  (注:罗让高登,藏族,1981年生,现为四川省甘孜县公安局副局长。从警10年,曾荣获“四川省公安系统‘万警进万家’亲民助民先进个人”“全省公安机关‘最美警察’提名奖”等荣誉称号。)

    (作者单位:湖北省荆门市公安局)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