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腊月炒米香

2019年12月23日 14:05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季宏林   
中国警察网 · 季宏林  |  2019-12-23 14:05

  乡下人热情,每每家里来客,先泡上一碗炒米,再慢慢地说话。

  用炒米待客,是很早就有的事。郑板桥在家书中写道:天寒冰冻时暮,穷亲戚朋友到门,先泡一大碗炒米送手中,佐以酱姜一小碟,最是暖老温贫之具。炒米的香与姜的辣相得益彰。这种吃法很特别,别的地方似乎很少见。我们这里给客人泡炒米时,常在里面放三个“糖打蛋”,也算得上较高的礼遇。

  古时候,行军打仗时带的干粮,称作“糒”,类似家乡的炒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乡亲们外出谋生时常备有炒米,作为途中充饥的干粮,方便又实惠。

  炒米看似简单,其实做起来颇费工夫。腊月里,农家蒸上一锅糯米饭,摊在一张大簸箕里晒干,用手揉散,再用瓶子碾,直至变成一粒粒亮晶晶的糯米籽。

  不久,炆糖的师傅走进村子,后面跟着一个伙计,担着丁零当啷的用具,挨家挨户地做炒米,每天忙碌到深夜。师徒俩配合默契,一个在厨上执铲,一个在灶下烧火。糯米籽掺着黑沙粒一起劲炒,爆出来的籽粒颗颗饱满、洁白。炒好后,大部分用来炆糖果,余下的炒米留作平时食用。

  炒米还可制作欢团,一个个乒乓球大小,上面用特殊的红色染料印上双喜或吉祥,寓意着欢欢喜喜、团团圆圆,是春节时常备的零食,也用于结婚、做寿、上梁等喜事。这东西便宜,几分钱一个,味道挺好,香脆清甜。

  农家常备炒米,装在大大小小的罐子里,随时可以取用,干吃,泡着吃,皆可。冲泡时须用开水,时间不宜过长,否则就会“蔫”,口感也差了。爱吃甜的,加点糖;喜欢咸的,放点盐,如果舀上一勺猪油,味道会更好。

  炒米泡粥,是家乡通常的吃法。粥不可太稠,搅拌后即可食用,很香。炒米可作汤羹里的香头,或撒于清蒸鸡蛋里,或泡在老鹅汤里,有着不一样的味道。

  我奶奶做蒸鸡蛋时,常在里面放些炒米和香葱,味道妙不可言。小时候,我家人口多,往往搅两个鸡蛋,却要倒入大半舀子水,蒸一大盆鸡蛋羹才够吃。

  一年当中,要数夏季“双抢”最忙,刚割完油菜子、麦子,紧接着犁田、耙地、插秧。晌午时分,就在汉子们燥热不安的时候,女人们提着竹篮匆匆地赶到地头,给每人泡一碗炒米,外加三个“糖打蛋”。一碗炒米下肚,汉子们不觉精神为之一爽。

  乡下亲戚间行走,是常有的事情。客人落座不久,主人便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炒米,里面放着三个雪白粉嫩的“糖打蛋”。一番客套后,客人便开始享用,主人在一旁陪吃,当然也泡一碗炒米,只是没有“糖打蛋”而已。

  乡间有个习俗,凡是请匠人上门干活,晚茶是必不可少的,也就是一大碗炒米,标配三个“糖打蛋”。还有坐月子的媳妇,也用此法补身体,通常用的是红糖。

  现在吃炒米的人渐渐少了,市场上虽然还能买得到,但要想吃上原汁原味的恐怕有些难了。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