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雷霆雨露皆生活

2019年11月05日 10:55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郭红   

  周末下午,来单位加班,想着先去吃碗粉。

  意外的,小区旁边那家羊肉粉又关门了,几张门面转让的广告横七竖八贴在卷帘门上。

  只好就近走入旁边素粉店,一边点餐一边随口问老板,羊肉粉怎么关了。老板叹息:“关了十来天了。现在生意不好做啊,肉价又贵,门面费又高,我们也不晓得还能坚持多久。”

  对面坐着个很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在一根根慢慢地吃着粉。突然抬头,大喊一声:“拿钱来!”我吓了一大跳,看半天,才明白是冲门外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叫喊。叫了几声,男人才听见,忙不迭地跑进来。

  那大概是老人的儿子,为母亲付了粉钱。看着剩了一半的碗,皱眉问:“就这么一点,你都吃不完啊?”看母亲点头,他去接了杯水,躬身递给母亲,然后端起碗自言自语:“素粉都六块钱一碗了。剩这么多,太浪费了!”稍一犹豫,把碗端到一边,大口吃起来。

  母亲看着儿子,又看了看我们碗里,问服务员,卤蛋多少钱。听说两块钱一个,她吃惊地重复了一声:“两块!”挣扎了半天,试探着问儿子:“来个卤蛋吧?半碗粉,你吃不饱。”儿子把头摇得拨浪鼓般,含着粉嘟囔着声音连声拒绝:“不要不要!饱了饱了!”

  半碗粉,儿子没两口就吃完了。擦了把嘴,俯身问母亲,还要不要喝水,要走了不?听到母亲说走,连忙为母亲拿好拐杖,小心翼翼地扶起她,一点点往门外挪。母亲的腿脚不便,一只手拄着拐,大半个身子都靠在儿子肩上。母子俩身子都佝偻着,弯得很低,每一步都走得艰难。

  就这样,在我们让行和给他们搭把手的时候,母子俩都没忘了道谢。临出门,儿子还扭头道了声再见,脸上挂着友善的笑,说:“太阳好,我带她逛逛。”

  走出门外,儿子小心地把母亲扶上摩托车坐好,戴上头盔,系上自制的安全带。自己坐好后,又叮嘱母亲抱紧他的腰,冲我们笑着招招手,发动车走了。母子俩都穿着不太符合时令的厚厚羽绒服,笑容却带着孩童般的天真,像今天的阳光一样灿烂。

  目送他们的背影消失,我心里沉甸甸的,说不清是种什么滋味。生活中,我们把艳羡的目光,更多地投注在了那些富贵奢华上,对底层的苦与乐往往视而不见,见而不为所动。这偶然所见,却不动声色地撞进了心里。

  荣华闲逸固然是每个人都想拥有的,平常时光里却也一样有可堪珍贵的宝藏。岁月静好是生活,负重蹒跚也是生活。对于它,我们实在不必、也不该奢求太多……

   (作者单位:贵州省贵阳铁路公安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