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月白露初团

2018年10月26日 01:36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季宏林   

  九月节,露气寒冷,将凝结也。说的便是寒露。

  与白露相比,寒露时节的气温更低,地面的露水更冷,快要凝结成霜了。倘若到野外走一走,草丛里的露珠定会打湿你的鞋子、裤脚,裸露的肌肤有着丝丝的寒意。

  寒露一过,月色也不似往常那般温存,有一种拒人千里的冷峻、清凉之气。唐代诗人戴察在《月夜梧桐叶上见寒露》中写道:萧疏桐叶上,月白露初团。滴沥清光满,荧煌素彩寒。月光下的露珠,团团的,白白的,有一股逼人的寒气,如一把出鞘的青锋宝剑,闪着冷飕飕的寒光。

  寒露时节,鸿雁开始南归。天空不时飞过一群大雁,有时排成“一”字形,有时排出“人”字形,在头雁的带领下,“咿呀,咿呀”,叫声凄厉,与萧瑟的草木相映衬,显得愈加悲壮和苍凉。《诗经·小雅·鸿雁》中描述:鸿雁于飞,哀鸣嗷嗷。它们不情愿啊!此行,山高水长,千难万险。回望来时路,大有“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之惋叹。

  山瘦水寒,草木萧瑟,花儿几乎绝迹。去野外,也许你会惊喜地发现,在一片枯萎的草木丛里,竟然挺立着那么几株野菊花,在寒风中兀自地开放。让人着实有些兴奋,原来深秋不只是冷清,也有自己的花语。

  寒露,正是赏菊好时节。孟浩然也爱菊,在老朋友那里,他郑重其事地写: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故人庄,留给他印象最深的,莫过于老朋友家的菊花。即使一别多日,仍念念不忘。当然,明年他来与不来,菊花兀自开放。

  菊花黄,蟹儿肥。此时的螃蟹不甘受困于水田、水塘,总是想方设法逃出来。在老家,走在田间地头,时常能撞见一只两只螃蟹。清晨,当你打开门,说不定,门外早来了个不速之客,真便宜了主人。九月的雌蟹,滋味尤为鲜美,是宴席上的一道“大菜”。吃螃蟹,是个细活,急不得。比起北方人,南方人似乎更精通此道。早年,听说过上海人特别会吃螃蟹,还有一套专门的工具,譬如小锤子,镊子,夹子。真了不起,吃螃蟹,还吃出了一门绝活,吃出了一种风雅。

  寒露到,割晚稻。此时,晚稻还在田间养着,还指望晒上几回太阳。有了阳光的眷顾,稻子一天黄似一天。隔不了几日,秋收便开始了。(作者单位:安徽省无为县公安局交警大队)

  


责任编辑: 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