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母亲,有句话想要对你说

2017年07月10日 05:12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杨佳燕   

  听外婆说,以前家里经济困难,从来没有过生日的说法,时间久了,就不记得每个人的生日了,只大约记得,我母亲诞生在盛夏。夏天的风是暖暖的,妈妈的爱也是暖暖的。

  “你到处乱跑,摔得都是伤,最后没办法,把你放到了洗衣机里站着”“你一个星期跑丢至少三四次,发动全家人找你,每次都以为再也找不回来了”自小就调皮的我,让母亲多了太多的艰辛,也让母亲多了可以说起的回忆,每当母亲一遍遍说起我儿时的往事,我都耐心听完,是呀,还好有回忆替我陪着她。

  但有这么一件事情,我却是听外婆讲起的。大约在我只有四岁的时候,我和邻居家的几个男孩子发现了半桶油漆,于是,我们提着油漆爬上了一户人家的屋顶。夏季的暴雨,来得总是猝不及防,正当几个小孩在涂得起劲时,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几个男孩子瞬时原路跳下了屋顶,留下也就一米高的我站在屋顶上号啕大哭。在我的记忆中,那是我生来第一次感受到恐惧和无助。

  很快,母亲的身影出现了,脚上穿的还是她平时在家穿的拖鞋,看到我的瞬间,母亲松了口气,她丢下手中的雨伞,踩在只能放下半只脚的凸起石块上,爬到房顶抱住了我,“别怕,妈妈来了,抓紧我,我抱你下去”,没有人知道母亲是怎么从屋顶下去的,但都知道我病了。当晚,我发起了高烧,意识不清,母亲怎么喊也喊不醒我,而父亲那时正出差在外。雨还没有停,路上没有一辆车,母亲把我抱回床上,不停地用酒精给我擦拭全身,头上的毛巾换了一遍又一遍,而我还是高烧不退,不时地说几句胡话。第二天,天色刚亮,雨也停了,母亲疯了似的抱着我就往医院跑。外婆说,那是母亲一生中最恐惧的一天,她以为,那天要永远失去我了。

  作为一名铁路警察,见证过太多车站离别的场景,可每当看到有父母给离家的孩子送行,我总会想起2010年的夏天。那年,我刚大学毕业,考上了公务员,将从昆明远赴重庆工作。火车站外,几个姨母把我团团围住,拉着我的手,你一言我一语的“出去遇到什么事,记得给家里打电话”“要按时吃饭,注意休息”。余光里,我看到了站在边上的母亲多次欲言又止,眼神一直在我身上没有离开,手里拿着给我煮好的一罐酱杨梅,就这样,我们用彼此的方式关注着对方,直到大姨将母亲招呼到我旁边。“这个也不重,你就带着,路上就吃完了……”话还没说完,母亲的泪水就滚了下来,那一刻,我再也无法逞强。那天,我在火车上哭了整整一天,妹妹说,母亲在家里哭到深夜。自此以后,每每母亲送我走,我都匆匆离开,因为道别会让分离更加悲伤。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以为母亲早已习惯了没有我在她身边闹腾的日子,可当我听到她期盼地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时,我突然明白,没有哪个母亲能习惯自己儿女不在身边,其实母亲最想说的是“妈妈想你了,有空回家吧”!

  2013年的夏天,我突然得了肺炎,高烧不退,医生要求住院。因为怕母亲担心,我没有告诉她,每次母亲打电话给我,听到剧烈的咳嗽声,她都要催我去医院。或许是到重庆三年,依然没有适应水土,在医院躺了大半个月,我的肺炎一直没有好转,此刻,我无比想念母亲做的饭,想念母亲陪伴的日子,我不再想逞强。

  “妈,我住院了。”

  挂了电话的第二天一早,母亲就出现在我的病床前,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抱怨我,“瘦成什么样了,病了也不跟家里说……”就这样,母亲在重庆照顾了我近半个月,直至我痊愈出院。母亲回去后,大姨给我打来了电话:“佳燕,这次你妈到重庆,你陪她去看看她的腿没有?她那腿都肿了几个月了,走路都疼。”如果不是大姨的电话,我可能永远不知道,母亲的静脉曲张已经到了需要手术的程度。

  在逼问了许久后,母亲的答案让我沉默了,不去医院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怕自己成为麻烦,因为怕麻烦我。母亲忍受了多少的痛苦,我难以想象。如果我在她的身边,如果我对她再多一点关心,如果我能多给她一些时间……

  “妈,我请公休回去,我明天就请假。”

  在家里的时间,我会刻意陪母亲做一些事情,比如逛街,比如买菜,但有一件事,每当母亲提出的时候,我总以各种借口推辞,那就是帮她拔去变白的头发。是的,我就是那么害怕面对母亲的老去,时光太瘦,指缝太宽。

  母亲牵过尚不会走路的我,我匆匆忙忙长大成人,渐渐脱离母亲的怀抱、手掌,母亲微笑着追随我的身影,直到我飞得太高太远,直到我远走他乡,我却不能扶住开始老去的她。母亲,唠叨了太多任性的我,我却从未对母亲诉说过对她的感情。如今,有这么一句“我爱你”想要对你说。

  (作者单位:重庆铁路公安处)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