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四季天

2017年02月17日 10:27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清寒   

  我只想,留下一抹色彩,做音符深夜的舞伴——

  □清 寒

  春——

  一窗寒凉

  一夜疏雨,夺了春日的融融暖意,洒下一窗寒凉的意味。

  没有风,草树却轻轻巧巧地甩落来满屋清新。

  晨曦被雨扰的,凝固在了灰蒙蒙的黎明时分,迟迟不肯点亮窗纱。

  室内黯然,清寂。

  雀儿不知什么时候飞到了窗台上。隔着窗纱,娇小的身形朦胧可见。

  它忙碌着衔啄淋湿的羽翼,间或抬起头,对着昏暗中的远方鸣叫,犹疑而怯弱。

  它是迷路的孩子吧?这个早晨,迷失在我的窗台上。

  躺在床上,裹紧薄被,听着雨水吻在玻璃上的唇声,蓦地一声叹息,生生滴落在心头。

  记不清了,多少次从霏霏细雨中静静醒来,被雨水牵动心弦。

  只是从记事起,便喜欢在雨中翻阅心情。

  这一刻,世界如此清洁、宁静。

  这一刻,我属于自己。

  夏——

  首夏犹清和

  几天前,人还映在淡淡的寒意里,倏忽间,暑气便揭了清寒的盖头,劈头盖脸砸下来。

  小区花园里的喧腾在正午时分已经荡然无存,有的只是清净,只是青青草坪,只是月季花丛,只是头顶的炎炎骄阳。

  一曲回廊兜绕在花园四周,石梁上攀爬满了浓绿的藤,藤叶簇簇,隔去日光的烤照,只在藤叶间隙投掷下数点光斑。光斑投照在石板路上,散乱而随意,像条碎花的裙。石柱中间的石台不再凉得唬人,坐上去清爽、适意,减了许多烦热和焦躁。

  草坪中间的几只喷头一周周旋转,吱吱地喷着水,水幔蒙蒙,一张纱织的网般甩开去,罩了整片绿地。连草坪上穿插的小径都湿淋淋,渍了水。沐浴过的花草清凉剔透,飘出馨香,那般悠悠的、软软的、处子似的馨香。

  矮坡上独立的凉亭小巧玲珑,简简单单四根石柱,顶上四角飞檐翻翘,虽没有明晃晃的琉璃瓦,没有错彩镂金的雕饰,也不是什么名家设计,到底也活泼可爱,平添了花园的几许情趣。

  这样安谧的正午,收拢了浮躁的心情,欣赏一会儿初夏花园的景致,或是单单寻一处石台静坐,半闭上眼,抛开平日里的一切琐屑烦扰,小憩上片刻,都格外的惬意、舒畅。

  秋——

  月下行

  晚饭后,走出热热闹闹的房子。回首,一屋子的温馨与祥和。真的,舍不得离开。只是蓦地,想寻觅点儿什么。

  街道上比起平日稍显冷清。不过,在这个时候,清冷得还不够,有旷野或乡间小径的万籁俱寂才更好。

  风儿调皮地迎上前来,不容分说就吻在人脸上,活像一个熨帖人心的孩子,招呼都不打就搂抱上身,霸道地萦绕,霸道地亲昵。甜蜜、凉爽,纠缠得恰到好处,由不得你半刻犹豫,便笑靥荡漾。

  树梢上悄悄泛黄的叶子沙沙作响,漫语低唱,单等浸透一秋的景致,乘着褐色的梦,纷纷飘坠,投身入土,融入又一次生命的轮回。

  草丛里的秋虫一声长鸣,喧来了秋的几许惆怅,喧停了街头行人的脚步,喧得人情不自禁地驻足,聆听。

  夜空疏朗宁静。浮云潜行轻移,织就了月儿羞涩时笼到头顶的轻纱素绡。星散落在浩瀚的苍穹里,总像是月的忠实追随者,亘古不变地与月静夜相约,遥遥相望。

  月呢?那一轮淡黄的圆月正悬于天际,娴静、安详、端庄。悠然的清辉揉碎了四季时光,倾泻遍地,扣翻了一坛弥漫着思恋的香醇。

  沐浴在月下,捧读月色,拒绝月光。原来月色可以书写心情,月光可以咀嚼出味道。这一刻,有人陪伴在侧,很快乐,很幸福。

  冬——

  夜的碎片

  暮色开始盘点一日喧闹。

  路灯闪烁,竞相华灿,赶制着雍容富丽的夜的披肩。

  风徐徐拂过,吹散了我的长发,飒飒地,写下冬日的歌词。

  冬寒来得稍晚,梧桐树上还残留着零乱的叶子,寂静地悬托前梦。

  雪,在落地的一霎就消散了美丽。

  街边,一群城市夜游族开始搭建舞台,上演属于他们的生活。

  烧烤、啤酒、喧闹,还有寂寞。

  一个女孩从酒店跌跌撞撞地走出,身后灯火通明,身前,是交错混乱的马路。她,站在街头,默默地,突然就落了泪。打湿了她脸上浓艳的晚妆。

  我递出一张面巾纸,她警觉地推开我,伸手拦截了一辆出租车,钻进去,消失了。

  可我分明感到,她的迷茫早就像烟雾一样把她吞没了。

  两个大男孩踩着轮滑,风一般从我身边掠过,撞掉了我手里的提袋。

  两个孩子同时打了回旋,优美地围绕我,替我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橙子,歉意地微笑,绅士地躬身,可爱地敬礼,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然后,风一样离去。

  便道的石台上,一个吉他手在弹吉他。脚周,落叶纷纷,如枯叶蝶的尸骸,卸下生命,也卸下忧伤。我停下来,做他唯一的听众。

  曲子的主旋律是陌生的。飘荡在萧条的背景中,听起来格外苍凉。音符穿透耳膜,汇入心海,终于,卷起轻轻浪潮。

  羡慕他的专注。这世界,已没有几个人能平静于孤独和清冷,宁愿麻醉在喧哗里,也不肯清醒地面对自我。

  离开的时候,我放下一枚橙子。不是给他的。他不需要怜悯和施舍。他甚至不需要听众。我只想,留下一抹色彩,做音符深夜的舞伴。(作者单位:河北省石家庄市公安局)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