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重访杜甫草堂

2016年12月02日 09:38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梁永安   

  中午乘动车到达成都,安顿好住处,乘35路车去四川博物院,那里正在举办茶马古道特展,很想看看。

  博物院没有想象的大,但展室很有地方特色,四川汉代陶石艺术馆、张大千艺术馆、青铜馆、书画馆、陶瓷艺术馆、四川民族文物馆、藏传佛教文物馆、万佛寺石刻馆、工艺美术馆——每个馆的展品都有详细的说明,特别是藏传佛教文物,尤其详细。张大千艺术馆里有一大批他在敦煌莫高窟临摹的壁画,那都是举着蜡烛一笔一笔完成的。老一代艺术家对衣食住行要求很低,全部心智都放到创造中,作品很纯很静,画出来的佛像纤尘不染。四川石刻的圆雕人物,脸很长,苦瓜形状,颇似日本浮世绘大师东洲斋写乐的风格。视觉艺术表现辛苦的人生,常常把脸画长一些,有点儿夸张,却很能渲染心里的艰涩。

  博物院出门左拐,不远就是杜甫草堂。去过不少次,但最后一次已经相隔20年了,一定要去重访。北门进去,发现已经大不相同,增建了很多厅堂水榭,俨然一处大园林。最重要的改变,是2000年后发现的唐代民居遗址,其中的一些井台街径,正好印证了杜甫诗歌中的描绘。走进重建的“草堂”,心里知道这不过是当代人的想象,与杜甫当年居住的房舍只有概念上的联系,却还是很仔细地看了一遍,遥想公元759年杜甫初到此地的心境。一个满眼现实世界的人,唯有飘零,才能获得历史的深瞳,在时代的巨大裂缝中看到非常的悲辛。“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这样的诗句,不经大苦大悲,岂能写下?常情理解不了大诗,所谓理解都是表面,伟大的作品永远是寂寞的。一个年轻妈妈带着女儿,边走边讲:“杜甫爷爷住在这儿写了很多诗,你看墙上还有画儿,写诗歌的人都画画儿的……你看这房子到处都是洞,冬天冷的不得了,所以杜甫爷爷写‘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可苦了……”

  出了杜甫草堂,和毕业两年多的学生见面,好高兴。一起吃陈麻婆豆腐,说起在毕业后的生活,远远超出学校的简单。世界这样丰富,打开了无限的可能,这真是一个太适合一个人生活的时代。这个年月,爱上一个人代价很大,要改变自己,去相互适应,到底值不值得、需不需要,真是要好好想。也正因为如此,真正爱上一个人,那一定要千分万分地珍惜,无论多艰难,都要实现它,因为这太难得,它竟能让你放弃一切,奔向唯一的生命。

  夜色中和学生挥手道别,看她开车远去,融入成都的灯火,满心祝愿。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