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缺席的“全家福”

2016年11月07日 03:4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韩冬红   

  她做好了随时去另一个世界报到的准备。没想到李来建先倒下了——

  □韩冬红

  贵州省兴义市,地处黔、滇、桂三省(区)接合部,是黔西南自治州首府。1935年4月16日至25日,中央红一、三、五军团和中央军委纵队在两万五千里长征中经过黔西南州境,短短10天经历大小战斗15次。仅在兴义境内就发生了品甸战斗、凹起勒—新寨战斗、猪场战斗等。这些战斗是红军长征经贵州挺进云南前在黔境内的最后战斗。

  “爸爸,快起床,别迟到了!”看着躺在冰棺中的爸爸,小男孩执拗地催促着。

  跟小男孩眉眼酷似的中年女人,把食指放在唇间,冲男孩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又压低声音说:“宝贝,别喊,爸爸太累了,让他好好睡吧。”

  悲恸的画面,被很多人看眼中,更多的人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悲痛,哽咽声四起。

  这不是电视剧本,也不是虚构的小说情节。

  正在“沉睡”的男人是李来建,一位普通的派出所民警,2016年4月13日,因连续加班,过度劳累,在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因公殉职,年仅47岁。

  小男孩是李来建4岁的儿子。女人是李来建妻子,叫金英。

  4岁的孩子,尚不清楚死亡的概念,更不明白大人为什么这么忙,他只知道爸爸说话不算数,别的小朋友都有一张和爸爸妈妈的合影,贴在教室里,唯独他没有。他记不清自己问过妈妈多少次,妈妈总是回答:“宝宝乖,等爸爸不忙的时候。”

  望着“睡”得正香的爸爸,孩子果然不再催促。也许,他正在等爸爸醒来,去拍全家福。

   李来建确实太累了。

  之前,他曾经对老领导龚启发说:“在看守所,是心累,在派出所不但心累,身体还累!”

  向阳路派出所属于市区老派出所,辖区面积0.66平方公里,5条街道,12条巷道、9个居民小组,常住人口15000余人,流动人口9000多人,企事业1217家,沿街商铺700多家。熟悉公安工作的人们知道,这组数据意味着管理难度大,治安状况复杂。但与之不成正比的是警力,所里老老少少加到一起,只有13个人。

  李来建年龄最大,但他要强,坚持和年轻民警一起接处警,而且他的工作量远远超过了其他民警。户口审核迁入迁出、人口数据采集维护、居住证的办理、单位消防检查、特行证检查等等,都是他的日常工作。

  李警官,我家孙子到现在还没回家。

  老李,我家娃要上学,想找你开个户籍证明。

  群众对他非常熟悉,很多人直呼其名。面对各式各样的求助,他不会皱眉头,更不会说一个“不”字。

  在他“走”后的第二天,手机还接到一条信息:李警官,我住金峰大厦B栋,有住户养了几只狗,经常深夜大叫,吵得街坊四邻没法休息,请你帮忙协调一下。

  从警26年,特别是在向阳派出所工作的12个春秋,他从来没有因接处警的问题,被群众投诉。更令人佩服的是,由他采集、维护的社区警务平台,在兴义市公安局26个部门参加评比的考核排名中名列榜首。他去世后,接手这项工作的民警也很努力,但还是没法达到之前的效果,排名下降到第16名。那位民警私下里对同事说,老李真是不容易,天知道他背后付出了多少。

  “李来建,何苦这么拼呢!”不知有多少同学、战友这么劝过他,但他就认准一个理儿:在岗位上,就得做一些事,我可不想让别人说我吃闲饭!

  李来建说的不想吃闲饭,那注定是每天忙得难以喘息。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李来建用华罗庚的排列组合法来统筹时间,实行“错时制”工作法。白天,没有群众来办事的时候,他会去党政机关、学校或者企事业单位检查消防设施和安全隐患;晚上,群众下班回家了,他会走街串巷,挨家挨户采集信息——房屋结构、面积,常住人口、其他人的住所,房屋是否出租、租赁方的情况……到了夜里10点,忙碌了一天的人们该休息时,他才回到所里,开始在系统中录入数据。

  就在李来建去世的前一天,从上午8点至次日凌晨1点,他接警8起,有外地流浪人员需要救助的,有商铺噪音影响居民的,还有财物被盗的。其中,调解一起因贴小广告引起的纠纷,就花了他7个小时,深夜1点20分左右,李来建才腾出时间,开始录入信息。

  这一夜,谁也不知道李来建到底睡没睡觉。第二天上午,也就是13日早上9点半,他没顾上吃早饭,就火急火燎地赶到市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苏朝燕办公室,讨论如何提高录入信息效率。李来建先在系统上演示,而苏朝燕认为自己的更合理一些,待她演示时,一回头,发现李来建靠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按压,抢救,一切都无济于事。

  儿子搞不明白,为什么爸爸在睡觉,还会有那么多不认识的爷爷奶奶和叔叔阿姨来看他,他们为什么带了那么多的花?还有好多人都哭了。几次扑在爸爸睡觉的玻璃房子上放声大哭的唐奶奶,还说要替爸爸去死,好让爸爸为更多的百姓做事。

  慈眉善目的唐奶奶名叫唐胜萍,今年68岁,住在向阳派出所对面的巷子里,她亲眼目睹李来建多次从口袋里掏出50块钱,给那些推着车子卖菜的老人。唐奶奶好奇地问李来建:“小李,你一个月能挣多少钱,成天掏钱给他们?”李来建说,我好歹一个月挣好几千,那些老人这么大岁数了,怪可怜的,就当孝敬他们了。

  自掏腰包,帮助别人,李来建做的远不止一桩、两桩。

  熟悉李来建的人知道,他家境困难。作为家中长子,为了减轻父母负担,在年轻的时候,他就把照顾家人的重担挑在了肩上,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后,他也没有卸下过担子。母亲年迈,无论生活费,还是租赁房子的费用,全部由李来建承担。妻子金英在兴义市一家医院当临时工,辛辛苦苦一个月下来也挣不到几个钱。夫妻俩的工资,再除去给儿子交幼儿园的费用,所剩无几。

  有人说李来建傻,很多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人,只要“灵活”一些,手头就能宽裕些。辖区内的向阳路小学,在黔西南州也是数一数二的学校,很多人打破脑袋都想把子女送那里,只要他动动嘴,事情就会好办许多,也算不上违反多大的原则。但李来建觉得干工作就得行得正,来说情的都被他推了回去。还有那些想叫子女当兵的人家,通过朋友找李来建“高抬贵手”,那些需要照顾的孩子,要么不够年龄,要么之前有打架或其他违法违纪的前科。李来建一句按规定办,让说客尴尬无比,但随后他们无不佩服李来建的为人。

  就在李来建去世前20天,妻子金英被确诊为肝硬化,她做好了随时去另一个世界报到的准备。没想到李来建先倒下了。

  李来建家的“全家福”终究还是没有拍成,妻儿的心中,留下了永远的遗憾。

  (作者单位:河北省邯郸市公安局)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