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枣子红了

2016年10月28日 10:03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姚瑞红   

  朋友家茶几上放着一袋小枣,朋友说是沧州朋友给她寄来的。拿一颗品尝,脆、甜,感觉满口生津。秋风渐起的时候,若说新鲜美味时令之果,当枣子莫属了。

  吃着枣子,思绪却回到了多年以前。小时候,家乡的庭院里种了一院子的枣树。枣的品种也多,皮薄、又脆又甜的叫灵枣;有一种形状像葫芦的叫亚葫芦枣;还有一种枣,只在枣尖红一圈,其他部位是青色的,这种枣是最甜的,我们叫它红嘴枣。这些枣树都长得高过了屋顶,树冠大如遮篷。夏季到来,枝叶相连,整个院子都会被它们遮住。到处是阴凉,阳光透过树隙斑斑驳驳洒落一地。秋季,则是它们最美的时候,绿叶之间,青青红红的果实挂了一树。这对孩子们是最具诱惑的时候。

  午后,奶奶和她的牌友们围坐蒲团上,边聊边摸纸牌。趁她们不留意,我们几个小孩爬到枣树上,再一点点爬到树端,直到够上看起来最大最红的那颗。有一棵枣树离房屋很近,树枝被枣子沉甸甸地压到屋顶。我们搬来竹梯,顺着梯子爬到屋顶,踩着瓦走到屋脊。一群孩子并排坐在屋脊上,嘴里吃着枣子,耳朵听着嘎嘣嘎嘣的声音,仰起头是蓝蓝的天和丝丝缕缕的云……就这么一个不是游戏的游戏被我们一天天上演,但从不觉得厌烦。不时,还有奶奶她们聊天的声音传入耳鼓。

  也会在某个细雨突然来临的时候,收拾完牌摊的奶奶会突然抬头发现正在屋脊上手舞足蹈的我们,她立马亮起嗓门吆喝我们下来。玩兴正酣的我们赶紧收拾起兴致,一个个沿着梯子小心翼翼地下来。奶奶扶着梯子,一个个小屁股上都被轻轻地拍了一巴掌!

  脆甜的灵枣和红嘴枣我们都生吃了,其他枣奶奶会晒成干枣,过年的时候用来蒸枣花糕和豆包。奶奶还会精挑细选出大而饱满没有伤痕的,洗净晾干,蘸上酒封起来,做成醉枣。到过年的时候,解封开坛,浓浓的酒香枣香一下子溢满全屋。端出来待客,一片啧啧赞叹声!枣醉了,人也醉了!

  后来我随母亲离开了故乡,但家乡新鲜的脆枣仍会在它们上市的时候从家乡源源不断捎来,寒冬腊月也会吃到晒好的红枣,直到奶奶去世。后来,叔叔翻盖老房子,翻盖了奶奶住的老堂屋,刨掉了院里的枣树,一切都是新的了,可是环顾空空的院子,我心里也空得难受!

  很多年了。吃过很多枣,却固执地认为故乡的枣最甜,奶奶做的醉枣最香。每当半红半青的枣子沉甸甸挂满枝头,故乡的小院总会出现在脑海中。一群孩子在嬉戏玩耍,而奶奶和她的牌友们,围坐在蒲团上,摸牌,斗嘴,拉家常……

  (作者单位:河北省成安县公安局)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