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散文  > 正文

清泉之上

2016年10月20日 03:28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谢沁立   

  那天阳光很好,他让妻子银萍和自己一起去社区。因为他的工资总是不能如数上交,妻子有些小怨气。他理解妻子,她为了支持他工作,离开家乡跟他住在一间租来的小房子里,照顾一家老小。

  银萍跟着他走进了韩森寨一个老旧的社区,楼门里黑黢黢的,阳光就在楼门外照耀着,就是溜不进来。银萍踉跄地跟他上了二楼。停在一户人家的门外喊:“老黄!我来了。”好一会儿,门慢慢地开了。还没有进屋,眼睛只一扫,银萍的第一反应就是,怎么有比我们还穷的家。

  50多岁的下岗工人老黄独身生活,两年前得了中风,命虽说救回来了,但说话、走路都不利落。年轻时,风光的老黄曾是一帮小兄弟的“头儿”,因为赌博闹事被公安机关处理过,之后,家人和朋友渐渐疏远了他。只有他——这个社区警察走进了这间不足10平方米的家。房间里一张单人床,床上散乱着被褥,床头的墙上有一大块黑腻的污迹,那应该是老黄常年头倚床帮看电视留下的印迹。除去床,还有一个旧衣柜、一个看不出颜色的双人沙发。银萍坐在沙发沿上,一根晾衣绳上的几件衣服正耷拉在她头顶。他放下手中的水果、糕点,一边向老黄介绍着银萍,一边随手收下晾衣绳上的衣服,叠好,放在床脚,然后挨着老黄坐在床边。老黄歪靠在床头,笑着,用含混不清的话表达着他的兴奋,说警察帮助他联系的社区小饭桌的饭好吃,说低保够花了,一日三餐都有人送到家里,说电视好看,说屋里有了电暖气暖和多了,说自己在生病之后活出了人样……

  银萍一直默默看着两个男人说话。临出门时,他又进了小厨房,检查了一番,出来时对老黄说:“煤气灶一定记着关好。”老黄忙不迭地点头。走出老黄的家,银萍拽拽他的衣袖说,他家比咱们还穷,能帮他就帮吧。他说,银萍,我以前没告诉你,他家里的电视机和电暖气都是我给买的。银萍笑了,我早猜到了,你让我来,就是想让我知道,你帮的人都是最需要咱们救济的,我支持你。他忍不住抬高手臂,搭在妻子肩头,用力揽着她的肩膀。他知道,就是这瘦弱的肩膀跟随着他一步步走过了这么多年,为他撑着一个家,为他搭建着温暖的港湾,让他能够全身心地投入社区警务工作中,从一名普通民警成为时代楷模。

  他叫汪勇,陕西省西安市的一名派出所民警。

  他,身体不好,却从事着辛苦的交警工作。虽是公务员,但因为家中没有收入的老人、下岗的妻子和读书的孩子,他的日子过得有些捉襟见肘。

  那年除夕下午,天冷得出奇,他从警队暖暖的办公室里走出来,有意识地站在自己管辖区域内最容易违章的转盘道路段,指挥着交通,纠正着那些违章的司机。这个路段出过不少交通事故,大年夜在这里站岗,对违章驾驶,当然要严上加严。

  那个时段,家家户户忙着采购年货,交通十分拥堵。有的司机为节省时间,抄近路在转盘道逆行。他穿着警服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的室外站了5个小时,全身冻得发麻。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转盘逆行的司机在这个大年之夜记住:安全和生命最重要。他接连处理了三起交通违章。第一起违章是某位局长的车,局长站在路边打了一通电话找熟人,他没给面子,罚!第二起违章是某大企业老总的车,递上名片,他看都不看,罚!

  第三起违章是一辆出租车,司机是名中年男子。看着他用冻得麻木的手开具了200元罚单,司机眼泪掉了下来。司机说,饶了我吧,这大过节的,我还没赚够买年货的钱呢,您这又罚了我,我怎么回家啊。他问,你知道这是违章吗?知道,知道。你知道这样逆行非常危险吗?知道,知道。知道了还犯错,一定得罚你!司机抹抹眼泪,“唉”了一声,跺跺脚,无奈地走了。

  他下班后,没有回家,跑到超市,用自己的钱买了肉、蛋、奶一共300元的年货。在超市门口,他拨打了被处罚的那位出租车司机的电话。司机听说处罚他的警察买了东西要送给他时,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想了半天竟冒出这么一句话:“不是骗子诈骗吧?”他说,你挣钱不容易,处罚你是我的职责,帮助你是我们的缘分,一点儿心意收下吧。

  那位司机至今都记得那年除夕,那位快冻僵的民警,那严厉的处罚,还有那温暖的年货。

  他,叫崔光日,吉林省汪清县的一名交警,一名做过肾脏移植,仍然在公安一线工作的时代楷模。

  贵州西江苗寨的夜晚,歌声悠扬,鼓点阵阵,特别是那点点星火连成片的风景。游客们欣赏吊脚楼,走过风雨桥,观赏苗寨歌舞,流连忘返。他常常出现在观光的人群中。

  然而他看的从来都不是风景。

  苗寨的建筑都是木质的,哪怕一个小火星都是一个大隐患。由于当地经济落后,几年前,西江苗寨作为农村消防试点时,因为部分村民对“三改”(即灶改、电改、水改)工作不理解,他挨家挨户说情况讲道理,千余户人家,他走了个遍。“三改”问题很快得到有效解决。一些“特困户”家庭没有能力“改灶”,他就张家100元、李家200元地从自己的工资中掏出钱来,为他们买来水泥和火砖整改“老虎灶”。那一天,他路过村民阿罗的家,听到有婴儿的哭声,他就走进去了。一个阿婆抱着婴儿摇晃着,双目失明的阿罗正蹲在地上燃着的几根柴火旁,双手举着孩子的尿布片试图烤干,小火星飞溅着,但她毫无觉察。他忙搀起阿罗,扶她坐到凳子上。“阿罗,这样多危险啊,着火了怎么办?你和孩子跑都跑不出去。”阿罗哭了。阿罗是婴儿的妈妈,丈夫几个月前去世,留下这个幼小的孩子。大人吃饭还好说,但孩子吃奶、烤尿布都随时需要柴火。没有钱改灶,咋办呢?他自己掏腰包给阿罗家买了奶粉和尿不湿,并承担了阿罗家生活用电的费用。他没有计算过这需要他每月要掏出多少工资来支付,他只知道阿罗家烧明火做饭、烘尿片引发火灾的隐患避免了。除了阿罗,还有十多户经济困难、没有劳动力的“特困户”、“重点户”,他忙乎了几个月,捐献了几个月的工资,彻底解决了“老虎灶”和电路老化的整改,排除了这些让他揪心的隐患。

  他,叫杨启明,贵州省雷山县西江苗寨的一名民警。

  这些穿着警服的人,每天走在寻常巷陌,有与罪恶相对的惊险一刻,但更多时候,他们是在用温情去拥抱善良,用爱心去感染百姓。他们不愿意因为做一点好事而成为“网红”,因为他们每天都在做着同样的事。从穿上警服的那一天起,他们就立下誓言,要像那清泉之上的莲子之心,为民而无悔,清廉而不染,用奉献捍卫着人民警察的尊严。 (作者单位:天津市公安局)

  

责任编辑:闫琦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