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侦探  > 正文

照片里的“鱼”

2020年04月22日 18:53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王俊杰 林静   
中国警察网 · 王俊杰 林静  |  2020-04-22 18:53

  超哥原来是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南桥派出所分管打击犯罪的副所长,今年初已调到分局机关,年纪轻轻已是满头银丝。每当有人问起这“少白头”的缘由,他总是微微一笑。干我们这行的都知道,侦破案件的压力实在不小。好在超哥自有缓解压力的方式——钓鱼。他享受钓鱼的过程,并不在意是否有鱼上钩。去年秋天,我跟超哥一起居然捉了一条“大鱼”。

  那天中午,超哥收到了一条微信消息,“中年钓鱼群”中有个朋友发了一张钓鱼的照片以示邀约。看了照片,超哥竟放下手头的事务,一反常态地跟那个朋友私聊起来,随即叫上我和两名辅警,穿便衣前往鱼塘。

  路上,我一脸茫然。没等我们开口,超哥便掏出自己的手机递过来,屏幕定格在了那张钓鱼照片上:“你们看这照片有什么问题?”

  我用手指在屏幕上滑动,放大照片,仔细打量了一遍:“是这个?”超哥肯定地点了点头。真是拍者无意,看者有心。在照片画面的左下角,钓鱼竿旁的水面上漂浮着一根蓝色的管子,管子的末端缠绕着银色的锡纸,这是吸毒用的工具。

  10分钟后,我们赶到了那个鱼塘。这里有一幢三层办公小楼,亭台楼阁布局精美。超哥和那个朋友碰头并寒暄了几句,我们便投入了搜寻工作。很快,在顺着风向的一片水草中找到了那根吸管。吸管很新,管壁上没有一丝绿萍,显然是刚扔进鱼塘不久。如果此时找到吸食者,毒品化验必然为阳性。

  到底是谁把这根吸管丢弃在这里的呢?“走,去办公楼看看。”超哥带着我进入小楼,吩咐剩下的人守在门口。

  我们穿过无人的一楼大厅,来到了二楼。在一间办公室内,一个中年男子见到我们,立刻警觉地放下手机站了起来。

  “你好,我们是派出所的。”超哥刚表明身份,这男子就立刻转身从椅子背后抽出一把关公大刀,不由分说地朝我们跑了过来。男子很胖,身高有1.8米以上,刀刃加刀把也足有一人多高。超哥见势不妙,一把把我推出门外,迅速后撤一步把门关上,两手紧紧地抓住两个门把手,唯恐男子持刀破门而出。

  “快去找东西把门绑住。”超哥回头吩咐。“好的。”我急忙从旁边杂物间翻出一根铁链条,一圈一圈地把两个门把手缠绕住,又用一把长柄铲子插在门把手中间。

  确定门被绑定,我才松了口气。超哥拍了拍我的肩膀,故意大声说:“快叫特警增援,让楼下的兄弟看着他是否跳鱼塘,我们坐在这里等。”超哥递给我一支香烟,我们坐到走廊的沙发上,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过了一会儿,超哥起身敲了敲大门说:“兄弟,有话好好说,何必动刀啊。我都帮你想好了,要跑的话,就两种选择,破门或者跳窗。待会儿特警来了,你觉得破门能逃掉吗?跳窗的话,下面是鱼塘,楼下也有我们的人,你觉得能逃掉吗?”

  面对超哥的心理攻势,男子显然坐不住了,大声喊了起来:“我要和你们老板谈。”“我就是,你可以直接和我谈。”超哥直截了当地说。

  “那你进来说。”男子继续提要求。“兄弟,你的选择余地其实不大,你出来谈,就我们两个。”超哥听了听房间内的动静,笑着说,“我和你谈,你交代了可能就是关几天,等特警来了,你再拿刀出来谈,可能事就大了。”

  “关门捉贼”“笑里藏刀”“反客为主”,这一套攻心计瞬间掐住了男子的“七寸”。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男子总算放下大刀,乖乖出来“谈判”了。

  又是一根烟的时间,男子向超哥供述了前一天吸食冰毒的事实。至于吸管是何时被扔到窗外鱼塘里的,他已经毫无印象。我们几人随即将男子押下楼去,超哥则提着男子的大砍刀紧随其后。

  (口述/王俊杰 撰写/林静)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