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侦探  > 正文

遭遇尴尬

2017年03月17日 03:33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李迪   

  不许动,警察!

  随着吼声,凌峰一脚踹开门,弟兄们举枪一拥而入。

  屋里没人动。

  不是没人动,是屋子里根本就没人!

  凌峰一下子傻眼了。

  这是他当刑警以来最尴尬的局面。

  这怎么回事?

  事情要由本市幸福社区居民阎老太说起——

  早上,阎老太接了一个电话,是邮局的,说她有一封加急信投递好几次都没人收。阎老太说,我在家呀,哪儿来的?邮局的人说,干脆我拆开给您念念吧。阎老太说,好,好!

  一念,她大吃一惊!

  信上说她在一家银行办的信用卡欠费三万多,银行要从她的存款里强制划款。阎老太急了,说我连这家银行的庙门朝哪儿开都不知道!

  邮局的人说,哎呀,可能是您的身份证被盗用了,您赶紧向公安局报案吧!说着,给了她一个电话。

  阎老太急啊,咔咔咔,拨通了。一个叫张山的警官说,有人用您的身份证办了10张信用卡,参与贩毒洗钱!

  阎老太吓得眼珠儿都麻了,这咋办啊?

  张山说,您现在是嫌疑人,所有的存款都要被冻结一年,而且不能出国。

  阎老太一听叫起来,孩子刚为我办了新马泰五日游,机票都出了。

  张山问,您什么时候走?

  哎哟,没几天啦!

  您别急,我向检察院申请优先清查您的资金,您看好吗?

  好,好,好!

  过了一会儿,张山说,申请成功啦,您打这个电话联系吧。说完,也给了一个号。

  阎老太拨通电话,嗬,里边真热闹,乱哄哄全是检察院办案的动静。接电话的叫黄涛,亲得就差叫妈了,您放心,我两天就给您办好。您有多少钱?存哪儿了?

  阎老太一哆嗦。黄涛马上说,您不用说密码,没事儿!

  阎老太这才踏实,说我有一笔拆迁款,还没来得及存定期呢。

  哎呀,太危险了!您赶快去银行,从机器上把这笔钱打到检察院的保险账号上。千万别跟人说啊,一旦泄密,您就犯法了!

  阎老太跪在佛龛前,冲菩萨磕了三个头,踩着锣鼓点儿直奔银行,按对方指点把钱都打了,一颗奔腾的老心这才回了窝儿。

  可是,一回社区,她差点儿疯了。咋啦?片儿警王快乐正在院子里宣讲预防电信诈骗呢,第一条就是邮局电话诈骗。

  阎老太惨叫一声,我中枪了!

  一个电话,让阎老太被骗走一大笔拆迁款,险些要了老人的命。

  紧跟着,又有十几起同样的诈骗案发生。凌峰接案后,经查,线索直接到了一个南方小城,所有的电话都是从那边打出来的。他立即带人飞往小城。

  到了小城,通过侦查,发现了一个专业化的平台。这是一种新型的高科技犯罪,就连小城警方都说这帮家伙不好收拾。你想破案,必须要懂,否则狗咬刺猬无从下嘴。

  凌峰硬着头皮上,边学边干边摸索,眨眼20天,累得脱了相。

  功夫到底没白下,最终锁定了一个电信诈骗犯罪团伙,团伙头子叫陈东平。窝点儿在麻麻村三组六楼808室。

  麻麻村,房子密密麻麻如村名,而且都是小高楼,楼里住满出租户。村民全靠收租金过日子。

  动手这天,凌峰带弟兄们摸到楼上。楼道里没灯。黑暗,幽深。

  来到808室前,凌峰一脚踹开门,弟兄们举枪一拥而入——

  不许动,警察!

  屋里没人动。

  不是没人动,屋子里根本就没人!

  冲进来的人一下子全傻了。

  屋内空空荡荡,只有一张桌子。

  桌子上,一个无线路由器在闪烁。

  幽绿的微光,忽明忽暗,像嘲笑的眼睛。

  这就是高科技作案,虚拟得连个人影都没有。

  不容凌峰回过神,突然间警报大作,呜哇!呜哇!要掀房顶。

  这是对手事先安置的,通知他们有人闯入。

  凌峰当即判断,嫌疑人就在附近!

  一、警报是为他们而响的;二、无线路由器覆盖范围有限。

  可是,判断出来又能怎么样?

  封锁全部楼群吗?挨家挨户搜查吗?

  不可能!麻麻村,密密麻麻。

  豆腐掉在灰堆里,吹也吹不得,打也打不得。

  事后才知道,这帮家伙就在对面楼的一间屋里,凌峰他们的一举一动,被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就在警报大作时,他们仍在进行诈骗通话。分分钟都有老百姓跟他们通话,秒秒钟都有受害者往他们账号里打款。正所谓:时间就是生命,效率就是金钱!

  虽然抓捕扑空,跑了驴子桩还在。路由器被截获了,这个窝点儿也就报废了。

  这帮家伙没有收手,重新启用了新的窝点儿。

  诈骗在继续,追踪的机会又来了。

  很快,凌峰发现他们转移到一家宾馆去了。好啊,这下范围缩小了,正好瓮中捉鳖!

  一切准备就绪。凌峰带弟兄们直扑宾馆,小城公安局民警也赶来增援。大队人马到达宾馆后,叫服务员帮忙开门。门一开,呼啦啦,一下子全冲进去。屋里有人!大家都兴奋了,高喊着不许动,警察!上去就摁,就铐,咔嚓!咔嚓!

  弟兄们与小城便衣民警临时组合,相互还不大熟悉。

  只听见有人叫,别铐,别铐,自己人!

  对不起!对不起!

  哈哈哈!哈哈哈!

  紧张又快乐,一网打尽害人虫,查获了作案工具和账本、资料。

  凌峰拿起资料一翻,哎哟喂,是事先编好的通话用语,如何问,怎样答。受害人就是这样被套住,一步步走向惊恐,跑进银行。

  说吧,谁是陈东平?

  凌峰话音刚落,这帮家伙纷纷把头扭向缩在墙角的一个胖子。

  一审,胖子姓黄不姓陈,竟然是菲律宾人。他入境后把护照丢了,就想方设法在小城落了户,起假名陈东平。

  凌峰说,好吧,我们现在就当你是小城的人,省了多少麻烦。带走!

  

责任编辑:闫琦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