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侦探  > 正文

月黑夜

2017年01月04日 04:17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李迪   

   一个男人,又不买茶,为什么反复进店——

  有这样一句老话,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形容盗匪趁风大放火、趁黑夜杀人的罪恶行径。

  此句出自元朝元怀的《拊掌录》:“欧阳公与人行令,各作诗两句,须犯徒以上罪者……一云,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很不幸,在这个没有星月的黑夜,茶叶店的女主人王凤来被杀死在店里。凶手残忍,连捅18刀。刀刀致命,血流满地。

  案发地监控虽然模糊,但还是能看到犯罪嫌疑人作案后从店里仓皇出逃,甚至被地上的石头绊倒,爬起来接着跑。再往前,黑暗一片。

  在另外一个监控区,图像显示案发前有个人站在路口拐角处,朝茶叶店方向探头探脑。凌峰判断,这个探头探脑的人,与案发后仓皇逃跑的,应该是同一个人。身高,动作,都很像。

  在案情分析会上,凌峰提出自己的想法,王凤来的死因,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抢劫杀人,没有因果关系;另一种可能是情杀或因财务纠纷报复,所以捅了这么多刀。凌峰说,我个人倾向第二种原因。为什么这样说?王凤来,年轻,未婚,人长得很漂亮。据了解,主动追求和前来介绍的人不少,都被她拒绝了,肯定得罪了人。其中会不会有人因此动杀机?另外一点,她人虽然年轻,可开店时间有好几年了,人员交往复杂,听说为租金跟房东关系紧张,跟一些债权人也有过纠纷,会不会因财务起矛盾被杀?

  晨丽说,我有不同意见。通过现场勘查,店里的现金被盗,钱柜上下被翻动,都是在找钱。另外,高档茶也发现被盗。我觉得更像是抢劫杀人。

  凌峰说,有些嫌疑人作案,明明是仇杀或情杀,却故意制造抢劫假象,转移我们的视线。本案被害人王凤来身中18刀,法医鉴定说捅入前胸的第一刀,就已经致人死亡了。嫌疑人为什么还要捅那么多刀?很明显是报复杀人。我们先从报复杀人入手开展工作。

  晨丽说,我服从指挥,保留意见。

  于是,侦破工作一开始就侧重了报复杀人,抓住情、财,全面梳理王凤来的社会关系,她的人脉圈子,与什么人来往等等。

  结果,用尽洪荒力,走了大弯路。

  警力又转向抢劫杀人。以监控为基础,查找嫌疑人从哪里来,案发后又跑哪里去。思路是对的,可是,当地的监控条件实在太差。因为修路把治安监控线都挖断了。没辙,只能整合资源,利用社会监控,以及各个店面的监控,查找嫌疑人踪迹。同时,对附近的旅馆、网吧进行摸底排查。

  凌峰来到一家叫鸿运的私人旅馆,离案发地只有几十米远。老板娘是上海人,胖嘟嘟。

  凌峰问她,有住宿没登记,案发后又不见的客人吗?

  她口音很重,侬问的事体哈撒宁,阿拉勿晓得。

  凌峰说,你讲普通话。

  老板娘改了口,你问的这些事吓死人,我不知道。

  又说,入住的客人我都登记了。

  后来,事实说明她骗了凌峰。嫌疑人就住在她的旅馆里,而且没有登记。作案后,他跑了一圈儿又回来,还住在这里。老板娘怕挨处罚,就说不知道。其实,她不但知道,还看见这个人脱掉血衣后,光着身子跑回来。

  旅馆摸底漏了网,道路监控不完整,嫌疑人去向不明。

  凌峰很郁闷。晨丽说,我的队长大人,你有没有想到,嫌疑人既然针对茶叶店下手,事先有可能进店踩点儿?

  啊?对,对!回看店里几天前的监控!

  这一回看,发现了情况:案发前三天,有个男人来店里两次,也没买茶叶,四下看看就走了。

  一个男人,又不买茶,为什么反复进店?

  拿他的身形跟从店里跑出来的嫌疑人一比对,就是他!

  凌峰截取了监控的人像,布置队员去旅店、网吧“杀回马枪”。

  这下,问题来了——

  鸿运旅馆关门大吉。再找上海胖女人,家门同样紧锁。

  邻居说,她生孩子去了。

  她多大了还生孩子?

  嗨,是她女儿生孩子,她回上海照顾去了!

  凌峰抓抓脑壳,她跟我说瞎话了。

  好吧,亡羊补牢,把嫌疑人图像发过去,请上海警方帮忙。

  同时,在附近抓紧摸底。

  终于,一家网吧的老板说,这人来上过网。

  凌峰问,案发后还来过吗?

  老板摇摇头。

  随后,他找出上网留的身份证复印件。

  照片与监控图像一对,不是他是谁!

  此人叫何军,安徽铜陵人。

  经侦查,发现他正在铜陵郊区上网。

  凌峰立即带人赶到。这里是个外来人口集中的小镇,社情复杂。楼房密密麻麻,都是私人盖了出租的。一栋楼里租住着上百人,贸然进去,很容易惊动。何军正是在此通过无线上网,但具体是哪个房间不清楚。

  凌峰决定以电信部门查线的名义,挨户查看。电信部门派了一个师傅,铜陵市公安局也派了一个便衣。两位都是当地人,敲门问话更方便。

  凌峰嘱咐他们,千万注意安全,发现了就给个信号,我们去抓!

  没想到,铜陵便衣眼毒,照片过目不忘。他刚敲开一户人家,一眼就发现了何军,扑上就摁。

  何军猝不及防,咔嚓!铐上了。

  这时,上海警方也来消息,女老板承认了一切。

  事后查明,何军是个流窜作案累犯,一来就住进胖女人开的旅馆。这地方靠火车站近,很热闹。他白天寻找目标,晚上进网吧。他发现旅馆附近的茶叶店只有一个女人,遂两次进店踩点儿。月黑夜,王凤来吃完夜宵后回店,正要拉下卷帘门,守候已久的何军走了过来。王凤来见过他,也没在意。不料,何军上去把她往店里一推,随手拉下卷帘门,二话不说拔刀就捅。捅完了,搜钱走人,顺带抄走一些好茶。

  破案用了半个月,开头走了弯路。

  凌峰说,让弟兄们跟着吃了苦,我不能原谅自己!

  晨丽说,我也算弟兄们?
  

责任编辑:闫琦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