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侦探  > 正文

水落石出

2016年10月20日 03:33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李迪   

  徐周落网后,要求见凌峰,说要检举立功。

  凌峰以为他要检举盗窃案同伙。好啊,你说吧!

  想不到他一开口,吓凌峰一跳。

  刘祥杀人了!

  啊?刘祥是谁?

  是我认识的一个人。

  杀谁了?

  他女朋友。

  什么时候杀的?

  ……有七八年了。

  他女朋友叫什么?

  好像叫萌萌。

  他为什么要杀她?

  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他杀了人?

  他喝醉了告诉我的。他女朋友我见过,后来不见了。我问哪儿去了?他说被他杀了。还说埋到他家井里了。好像女孩家的人,不是妈妈就是姐姐,还在电视里寻过人,具体哪一年播的记不清了。

  你说的是真话吗?

  骗你马上把我枪毙!

  徐周的检举就这么简单。再问还有什么?没了。

  晨丽一查,本市确有刘祥这个人。

  凌峰说,有的嫌疑人为了逃避打击,说要立功,会编一些假情况让我们去查,查到查不到跟他没有一毛钱关系。徐周盗窃的东西不多,判刑也不会重,吃饱了撑的骗我们?他的检举很可能是真的。马上开展工作!

  侦查员先去电视台查。电视台说你们提供的情况太少了,寻人启事又太多太多,哪儿能对得上呢?没法儿查!

  凌峰抓抓脑壳,毕竟时间长了,外围很难突破。干脆!

  他把刘祥请到了所属派出所。在这个阶段,对刘祥来说,只是询问,从法律上讲叫询问证人。人家的举报涉及你了,公安找你了解一下情况,这个很正常。

  你现在做什么?家庭情况怎么样?什么时候结的婚?

  凌峰的提问很简单。

  刘祥的回答很自然。

  在结婚之前,你谈了几个女朋友?

  回答也很自然,一二三四。

  凌峰说,你要如实回答,想瞒也瞒不了。

  刘祥说,我没隐瞒。

  刘祥家现在住的地方跟城市没什么差距了,高楼大厦。而七八年前,这里还是农村。大家好像一家人,不分彼此。吃晚饭都要走几家,到隔壁看看,你家吃的什么菜?哎哟喂,红烧肉啊!就夹一大块。农村有农村的特点。第一家是谁?张三家。第五家是谁?李四家。大家都很清楚。问起来,可以把门牌号从第一个报到最后一个,哪家哪家。不像现在,住在高楼里,门一关,老死不相往来。

  凌峰说,不错,你现在住进了高楼,可你别忘了很多邻居都是原来村里的人。你谈过几个女朋友,他们都知道。

  刘祥只好说,还谈过一个,叫孙毛毛。

  凌峰的心猛一跳,哎哟,这不就是徐周说的萌萌吗?

  那你为什么没跟孙毛毛结婚?

  她跟我闹矛盾,离家出走了。

  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

  调查很快回来,孙毛毛是安徽人,有一个姐姐现住邻市。事不宜迟,连夜派人去寻找。同时,让晨丽去找刘祥的母亲,重点了解家里那口井。因为拆迁,井早没了。要通过了解,掌握更多有关井的线索。

  去邻市的人很快找到毛毛的姐姐。她说,我妹妹突然失踪,一直到现在杳无音信。她失踪前跟刘祥处过朋友,刘祥还跟她回过一次老家,为我老父亲祝寿。应该说,他们的关系已经处到一定程度了,不然不会在这种场合出现。后来突然就没了!妹妹失踪后,我来找过,刘祥家的房子已经拆了,变成一个商业区。我找不到妹妹,也找不到刘祥,就在电视台做了寻人启事,也没结果。

  再说说晨丽。她找到刘祥的母亲,老人很不配合。晨丽反而不急了,越不配合,越说明她心里有鬼。晨丽又找到村里的老邻居,他们都说,刘祥家的确有口井,一直使用着。后来井里突然流出黑水,一下子就臭了,他家就把井封掉了。晨丽心中有数了。井水变异是可能的,但不会突然变异。刘祥家的井封得不正常。

  两方面情况到手后,凌峰马上讯问刘祥。

  刘祥还以为要放他回家呢。

  你别想回家了。说吧,毛毛失踪是怎么回事?

  刘祥一下子愣住了,我不知道。说完,闭了嘴。

  凌峰不再追问,突然改了个话题,你家不是有口井吗?

  ……是啊,有口井。

  干什么用的?

  煮饭,洗衣服。

  后来为什么不使了?

  拆迁啦。

  是吗?

  是。

  要不要听听你母亲的录音?

  凌峰从抽屉里取出录音机,放在桌子上。

  你跟你母亲,到底是谁在说谎?

  凌峰伸手要按开关。

  别……别听了,我说……

  凌峰把录音机收起来。其实,让他放他也不会放。里头录的是马三立的相声:《家传秘方》。他喜欢这段相声,百听不厌。明明知道马三立说到最后,解痒痒的秘方就是“挠挠”二字,他还是会哈哈大笑。一听见他傻笑,弟兄们就说,队长又挠挠了。

  好,你说吧,井为什么后来不使了?

  后来……臭了,就封掉了。

  凌峰突然一拍桌子,为什么突然臭了?啊!你把什么扔里头了?

  刘祥没了退路。

  原来,刘祥的父母不喜欢毛毛。为什么?嫌她没有正当职业。毛毛确实没有正当职业,就是在歌厅里陪客人喝酒唱歌。父母不喜欢,刘祥却喜欢,就跟毛毛到外面租房子住。日子一长,毛毛跟他说,你不跟我结婚,就给我补偿费,要么你就跟我结婚,老这样算什么事儿啊?为此,两人吵过、闹过、打过。甚至,毛毛还叫了社会上的人到刘祥家里去要补偿,把刘祥的父母吓得到处躲。终于,刘祥起了杀心。这天,他跟毛毛说,我爸妈同意咱俩好了。毛毛听了很高兴,两人滚作一团。刘祥趁机掐死了她。尸体在床下放了两天,实在想不出好办法。一天晚上,刘祥把尸体拖出来,用塑料布包好,扛起来扔进井里。那扑通一声水响,多少次出现在噩梦里,惊出他一身冷汗。没过两天,井水就臭了,被刘祥封死。

  按照刘祥的指认,凌峰带人找到了这口井的准确位置。

  撬开,把水抽干,井底惊现一具尸体。

  尸体包在塑料布里,只剩一堆骨头了。

  DNA一检测,正是孙毛毛。

  沉尸井底八年,害她的人最终被送上法庭。

  检举者徐周,获得宽大。

  

责任编辑:闫琦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