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剧本 > 正文

大雪为证

2018年07月06日 11:06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颜永江   

  日 外 屋顶平台

  风在啸鸣,雪花狂舞,四周一片厚厚积雪。

  屋顶平台上,一个模糊的身影在风雪中手舞足蹈狂呼乱叫。

  一只白玉般的手伸向地上盛有淡黄色液体的塑料桶,拧开桶盖。

  墙角处闪过几名警察,向楼上快速冲去。

  民警高升出现在吴欢的背后。

  高升指着吴欢:你冷静,不能乱来!

  吴欢弯腰抓起地上的塑料桶举过头顶,淡黄色液体从她的头上倾泻而下。

  吴欢转过身,仰望灰色天空长吼:妈!我给您申冤来了……

  警察一拥而上,将吴欢摁在地上,然后拉起带离平台……

  日 外 城大街

  民警郝之凡将脖子缩进毛领子里行走在大街上,双脚踩得积雪“嘎吱、嘎吱”响。

  衣兜里的手机不停地响着。郝之凡一只手伸进衣兜,手机铃声立即停止,郝之凡“嘿嘿”一笑。

  日 内 派出所办公室

  吴欢冲着民警高升大吼:你们得给我一个说法!

  吴勇拉一把吴欢的衣摆:姐,你不嫌丢人呀?

  吴欢转头怒目瞪着吴勇,手指吴勇:就是你和刘玉珍那妖精害死了妈!

  民警高升看了看吴欢,又看了看吴勇,吴勇脸色尴尬。

  日 内 成衣店

  刘玉珍手持鸡毛掸子,不停地拍打着衣架上的衣服。

  一名年轻女子进门拍了拍身上的雪:吴勇的姐姐把你告到派出所了!

  刘玉珍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愣愣地看着刚进门的女人。然后低头,继续拍打衣服:又不是头一回!

  刚进门的女子脱了外衣,挂在衣架上,走近刘玉珍:我说那个吴欢就是一个疯子,是大雪把房子压塌了,倒下的木头压死了她妈,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日 内 局长办公室

  郝之凡推开门。

  局长老马抬头看了一眼,黑着脸没一丝笑容,严肃地:你啊就没一点时间观念!

  郝之凡苦笑并受委屈似的:马局,这县城太小,熟人多了,碰上了打个招呼,一握手,这时间就……

  老马急了,打断了郝之凡:你人缘挺广啊。

  郝之凡哭腔的“嘿嘿”一笑。

  老马从办公桌边走到郝之凡身前,将一份材料交给郝之凡。

  郝之凡看了一眼材料:马局,这吴欢说是案子就是案子了?

  老马的黑脸上有了些许笑意,他拍了拍郝之凡的肩,话音很轻,但语气肯定:复查!

  郝之凡马蜂蜇了似的,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日 内 李富贵家

  屋内光线很暗,屋里堆满了废铁破铜。

  李富贵正弓着背整理着废旧。

  郝之凡轻轻在李富贵的背上拍了拍。

  李富贵回头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警察。

  郝之凡向李富贵伸出双手,李富贵后退了几步把手藏在了背后。

  郝之凡硬是把李富贵的手从背后拉出来,握了一阵。

  郝之凡给李富贵递了根烟,李富贵接过烟在鼻子上闻了闻,满脸疑惑地看着郝之凡,语气生硬:什么事?

  郝之凡先是一笑,接着:据说吴欢妈生前同您关系不错?

  李富贵吸了口烟,然后叹了口气:人都死了,还提她干嘛。

  郝之凡追了一句:您喜欢过她?

  李富贵望着门外屋檐下开始融化的冰挂不语,脸色变得凝重。

  郝之凡看着眼有些沉默的老人:出事的那天晚上,您去过吴欢她妈家?她家里什么情况您是不是知道些?

  李富贵点头,接着吸了几口烟,愤怒地扔掉燃尽的烟蒂:吴欢是怀疑吴勇和刘玉珍拿走了她妈的钱!

  郝之凡问:她妈有钱吗?

  老李叹了口气……

  夜 内 服装店

  刘玉珍热情地为郝之凡和张磊两人搬来凳子,接着关了店门。

  郝之凡看着刘玉珍:吴勇妈出事的那个晚上,你去过老人屋里?

  刘玉珍点头。

  郝之凡:什么时候去的?

  刘玉珍:没下雪前!

  郝之凡:她对你说了什么?

  刘玉珍:没说什么!

  【闪回

  低矮的平房里,一张小床上躺着花白头发的老人。老人与刘玉珍说话,时不时地用手指指地上。老人的手势刘玉珍并没有注意到。

  闪回完】

  刘玉珍为他们续茶水。

  郝之凡看了一眼墙脚处的一双女式皮鞋,故意伸腿将立着的皮鞋弄翻,皮鞋鞋底朝天,鞋底上有处红色的印迹,有点像血迹。

  夜 外 大街

  郝之凡和同事张磊走在厚厚的积雪上。

  张磊:她很温顺。我以前见过这个女人,好些年前她干过保险推销!

  郝之凡抬头驻足,看着张磊:什么时候的事?

  张磊回答:好几年前了。

  郝之凡忙抓住张磊的手一个劲儿地握手。

  张磊抽回手,在郝之凡的手上使劲拍打了一下:我看你是握手成瘾了吧?

  日 内 派出所

  吴勇在派出所里正抽着烟。

  郝之凡进门,朝张磊招手,两人进了办公室。

  郝之凡:你给你妈办过保险?

  吴勇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地摇头。

  郝之凡接着问:刘玉珍拿过你的身份证?

  吴勇停顿了一会儿:嗯!

  张磊:她拿过几次?

  吴勇想了一会儿:两次。

  郝之凡追问:分别是什么时间拿的?

  吴勇挠了一下头:第一次是好几年前,最近是在妈死后半个月左右吧。

  郝之凡:明天你把你姐和李富贵叫来,重新去现场!

  日 外 现场废墟

  郝之凡面对现场,比对着案卷中的现场照片。

  李富贵和吴勇在现场中心指点着,民警们扒开积雪,开始挖地。

  高升在积雪的边缘地方使劲挥着锄头,一锄头下去碰到了一个软绵绵的异物。高升扔掉锄头用手去扒开土层,一个黑色的包裹露了出来。

  郝之凡要张磊先拍照,然后取出包裹。

  郝之凡将包裹放在地上,慢慢撕开外面一层黑色塑料袋,随后指了指张磊,张磊会意,让李富贵站在包裹前拍了几张照。

  郝之凡打开包裹,内装大量现金。

  日 内 公安局局长办公室

  马局长沉思了一会儿,看着郝之凡:保险公司查过了?

  郝之凡将手里的一份保单抖了抖:这上面有她的笔迹!

  马局长:死者颅骨伤鉴定呢?

  郝之凡:二次伤。

  日 内 派出所审讯室

  刘玉珍坐在那里低头使劲搓着双手。

  郝之凡一笑,他看着刘玉珍不问话。

  高升急了,瞪了一眼郝之凡。

  郝之凡站起,将一杯茶递给刘玉珍,刘玉珍接过茶杯,茶杯里的茶水因她发抖的双手而洒到了地上。

  郝之凡回到座位不紧不慢地问了一句:开服装店借了不少钱吧?

  刘玉珍“嗯”了一声。

  郝之凡从包里抽出几页复印的材料,送到刘玉珍面前。

  刘玉珍接过后看了看,底气十足:保险是我投的,应该归我!

  郝之凡一笑:吴勇说你是他见过的最贤惠、最体贴的人、最孝敬老人的好女人,村子里所有男女老少都说你心最善良。

  刘玉珍气愤地站了起来,冲郝之凡吼:我没做亏心事!

  高升吼了一句:坐下!

  刘玉珍很不情愿地坐了下来。

  郝之凡:如果没有那场大雪,你还是大家公认的好人。错就错在房子垮塌后,你只要施以援手,老人或许不至于丧命。可你想的是那笔不菲的保险金,你一不向邻居求救,二不自己抢救老人。当你看到老人被木头压住时,你搬起地上的大块石头,朝着压在老人头上的木头砸了过去……

  刘玉珍猛然站起,指着郝之凡:你血口喷人!

  郝之凡挥手要刘玉珍坐下:你慌什么?

  张磊插了一句:你的鞋印留在了现场!

  刘玉珍手在抖,她欲站起,只是抬了一下屁股却没有站立起来,声音很轻地说了一句:你编故事!

  郝之凡:留在现场的手套是谁的?DNA鉴定出来了!

  刘玉珍“扑通”一声,坐在了高升和郝之凡面前……

  日 外 派出所大门口

  雪花飞舞。

  一辆警车在雪花中若隐若现。

  李富贵和吴勇、吴欢看着远去的警车。

  李富贵叹了一口气,摇头:唉——这人啊……

  

实习编辑:周雅婕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