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流光里的呢喃(小小说)

2018年08月02日 14:02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纪富强   

  陈青枫从梦中醒来,竟然泪流满面。

  他不知道为什么,也记不清梦到了什么,但有种情绪围拢着他,让他莫名沉静和悲怆。

  他打开窗子,向外眺望。窗外是逶迤的河水,碧绿的青山,一望无垠的苹果园。这是个崭新的环境。三天前,他从另一个镇派出所调到这里,职务职级没变,除了隐隐的失落和遗憾,还有一种轻微的陌生感。

  但这些,都不是流泪的原因。

  20年公安工作,光怪陆离经历得太多,他知道自己有颗逐渐变得粗粝的大心脏。

  泪从何来,自己这是怎么了?在这个不惑之季的黎明,他无端多了一丝疑惑和焦虑。

  雨声搅着电话铃声响起,出事的是不远处的中学。

  陈青枫迅速带队赶到,校门口几个痞子望风而逃。车未停稳,陈青枫已从副驾驶跳下,一路从苹果园追进沂河滩,最后用扫堂腿将一个黄毛生生撂倒。

  陈青枫拽着黄毛往回押,同来的辅警也将其他痞子塞进了警车。雨停了,校长和保卫人员快步上前握手,彼此第一次见面,都很热情。

  校长邀请留下吃饭,陈青枫摇摇头却提出进学校转转。刚一踏进校园,他便止不住浑身一阵轻颤,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似乎又要开始泛滥。

  已经整整24年,再也没有进过中学校园了。踩上塑胶道,陈青枫感觉脚下的每一步都不同凡响。此刻,教学楼里孩子们齐读英语的声音俨然合唱,不知从哪扇窗里隐隐飘出的手风琴声似乎带着暗香,操场上野性十足拼抢足球的男生们像蚱蜢一样,蓝栅栏白蔷薇旁是一簇簇彩蝶般跳绳的小姑娘,墙角几排广玉兰树哗哗地笑成一片海浪,鲜艳的五星红旗在风里得意地飘扬。这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而又如此陌生……

  把学校转完,刚好下课铃响,他们被一个妇女拦住。校长劈头就问:怎么又来了,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陈青枫这才看到面色尴尬的妇女背后,还藏着一个灰头土脸的男孩。

  妇女恳求说,他在家待一星期了,知道错了,也改了,让他回来念书吧。

  陈青枫皱眉上前,摸摸男孩头问,叫什么名字?男孩头一拧,把陈青枫手甩下来。妇女见状上来就是一巴掌,警察问你话,还装听不见!男孩脸上带着五根指痕,却紧咬牙关,眼神执拗,依旧片语不发。

  陈青枫说,不要动手,他不回答,又没有错,快给孩子道歉!妇女愣了一下,给他道歉?转而,又狡黠地说,那也行,你得让他回来上学!

  陈青枫转身对校长说,等会儿把情况发给我,让他回来吧,才这么大,不上学去干啥?

  校长说,行吧,陈警官,这孩子不学好,但你的面子我一定给。

  妇女听了,这才为难地开口:于超,我打你不对,以后不打了,快滚进去!

  这个叫于超的男孩,临走看了陈青枫一眼,陈青枫说不上那是种什么眼神,可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又泛上来了……

  三天后,校长打电话说,于超又惹事了。

  陈青枫赶到,原来于超偷了同学20块钱,去网吧充了游戏币。校长说,这钱虽然够不上判刑,但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他上学了!陈青枫没说话,从兜里掏出100块钱塞给于超说,走,喜欢打游戏是吧?我今天带你去打个够。

  陈青枫把于超带走,晚饭前又给送回来了。校长问陈警官你这是干吗?陈青枫说,得给孩子留条活路,他以后不打游戏了。再打,你打我!

  校长说,他就不是那种能改的孩子,你还不信?那好,让他回来,不过我也有事找你,上次来学校闹事的痞子,就那个黄毛,我们村的,还跟我沾点亲戚,你把人给放了吧。

  陈青枫说,你把孩子收下,我回去看看。

  一周后,校长电话又来了,原因是于超染了头发。校长说,这次必须开除,不然学校没法管理。陈青枫如法炮制,把于超带回派出所,先是买了绘画颜料和毛笔,让于超挨颜色给头发上色,染一种拍张照片留念,然后去浴室洗干净了出来再染,整整一天,于超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了,沮丧着脸告饶。陈青枫说,那好,把头发剃了,吃了饭回去上课。

  校长堵在门口,说陈警官你凭什么对于超这么用心,我说的人让你关照下你还给拘了?你至于嘛!陈青枫说,把孩子收下,你要的人自然会出来。

  十天后,校长打电话,陈警官,我的人出来没?陈青枫问,于超没事吧?校长说,暂时没事。陈青枫说,那就好,我先挂了。

  半月后,校长又打电话,人到底什么时候出来?陈青枫说,自然出来,就是到该出来的时候出来。于超没事吧?校长说,这么看,就快有事了。陈青枫说,于超这次摸底考了第30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努力吗?他就是不想让你看低他。

  三个月后,黄毛被判拘役,校长被交流到另一个乡镇,陈青枫调回县城刚成立的特警大队,于超在期末考试中放了卫星:竟然考了全班第10名。

  陈青枫临走那天,路过学校再三踟蹰,不知为何没有进去。但有个老师看见他跑回去给他拿出了一份卷子。那是于超的语文试卷,作文得分不高,是一首诗:

  我不能写作文,因为我不会写

  要写就只能写写他,那个警察

  我不能写爸爸,因为我没爸爸

  要写就只能写写他,那个警察

  可我还是不能写也不会写

  因为我还不知道他叫啥

  他单眼皮、大鼻子、灰白的头发

  脖子左边有道疤,手劲儿特别大……

  此时,校园里正是课间操时间,人影幢幢,喇叭里播放着歌曲:

  “蓝天多一些,白云多一些,我家的山水就会美一些;

  笑容多一些,歌声多一些,我家的月亮就会圆一些;

  阳光多一些,鲜花多一些,我家的日子就会甜一些……”

  陈青枫猛地被这些风中的旋律呛醒,这不正是他近来梦中时常听到的呢喃!时光恍惚流逝,黑白相片似的旧日,于超不就是流光碎影里的自己吗?

  

实习编辑:周雅婕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