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力作

2018年07月13日 10:51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张金革   

  男怕入错行。栓柱就觉着自己是入错了行。更糟心的是,等他寻思过味儿来,已经胡子拉碴,一把年纪了。改行?哪儿还有戏。可是,就让他这么忍着,跟老伙计们一样,在看守所待到退休,他也觉着没劲。争个一官半职?教导员,副所长?他也觉得没劲,都拉倒吧。

  栓柱还是想混出点样子。栓柱字写得好,也不是字写得好,是作文写得好。打小,他的作文就好。小学老师说,栓柱的名字没起好,土。但是,作文洋气,有样儿。别人写猪,写出来比猪还脏,他不,他写的猪有野性,活蹦乱跳,像是要冲过来,咬你一口。别人写鸡,是打鸣儿下蛋,土里刨食,要不就是摊开膀子晒太阳。他不,他写的鸡有感情,公鸡会把虫子叨出来,给母鸡吃。母鸡会领着一窝小鸡,叫着号,在庄稼地里遛弯。看它们那派头,像是在评价谁家的庄稼长势好,会有一个好收成。老师给栓柱起了好几个洋气的名儿,可没一个叫响。爹娘,村上人,班里的孩子,还都叫他栓柱。栓柱就栓柱吧,名儿土,好养活。栓柱警校毕业,分配时,人说这孩子名起得好,叫起来,听着牢靠,跟看守所对口,就到看守所报到去吧。栓柱就到了看守所。这一干,就是20年。

  20年转眼过去。这期间,栓柱娶了媳妇,有了个女娃,小日子过得平静舒坦。看守所不像刑警队、派出所,整天呼呼哈哈的。看守所是雷打不动,该你班了,你到点值班。下了班,踏实歇着,养精蓄锐。栓柱早已习惯。习惯有个好处,就是驾轻就熟,出不了大的岔子。可也有毛病,人容易犯懒。于是栓柱就起了变化的心。不寻思跳槽,当头儿也没劲,干脆,就捡拿手的来,写作文——写点东西吧。

  栓柱就开始写东西。毕竟还是有点硬底子,栓柱写的东西,还挺像回事。有一次,居然上了报纸。栓柱写东西上报纸,所里民警是从一张巴掌大的绿色汇款单知道的。多少钱呢?也不多,就70块。当天,两弟兄就陪着他,到县邮政局把钱提出来,换成烟、糖、瓜子和两个大西瓜,所里弟兄们簇拥着他,边吃边聊,比当年他娶媳妇还气派。所长吆喝内勤马小辫别光吃,到他办公室翻翻那摞报纸,说不定还有登了咱所栓柱文章的报纸,找出来,给大伙开开眼。马小辫抄起块西瓜跑出去,过了一阵子,还真就举着张报纸回来了。

  所长拿过报纸,端详了老半天,开腔道:栓柱写文章上报纸,还挣了钱,这钱多钱少事小,阵势可是大哩!上了报纸,不仅咱县上局长能看到,再上级的领导都能看见,都会知道,在这偏僻的边境县城,有咱们一号,知道咱们这个看守所。这是啥?这就是形象,这就是影响力!所以,栓柱是功臣,是宝贝,我们要向他学习。栓柱要戒骄戒躁,继续努力,争取写出更多东西。

  所长就是所长,能从70块钱里,看出这么多的门道。栓柱的心气,也跟着高出不少。那阵子,只要是下了班,栓柱就寻思写东西。写东西虽是他的长项,可也经不住夸。这一夸,他有了压力,反倒写不出来了。栓柱咬个笔头子,费了挺大劲,也没整出多少。索性,把笔一扔,不写了。

  开始,所里民警还惦记巴掌大绿色的汇款单。可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日子一长,大伙也就不再惦记。也是啊,全国面积那么大,得有多少个县?多少个看守所?每一天,每个县,每个所,发一篇文章,等再轮到咱们所,也得个十年八年!

  所长,所里弟兄对这个事挺理解,或者说,早就把这个事淡忘了。可是,栓柱没忘,他也忘不了。写篇文,能让大伙露把脸,这事不赖。栓柱有这个念想,除为这个,他还有一个念想,就是要活出点个性、活出点不同,哪怕就那么一点,都成。他寻思,写东西,兴许能给他帮上忙。有这个念想顶着,栓柱班照值,日子照过,但是,心里总觉着闹得慌,栓柱整天想,有时候,似乎想明白了,他得像老母鸡那样,得下蛋,持续不断地下。有时候,他又糊涂了,他哪比得过老母鸡啊?人家到了节气,每天,肚子里就会揣个蛋,它不为蛋发愁,愁的是在哪儿下。栓柱你肚子里想憋一个蛋,多难!栓柱就很是郁闷。人一郁闷,话就见少。栓柱上班下班,日子平平淡淡,像穿城而过的那条河,翻不起一个浪花。

  那年入冬,几位公安作家到边境来采风,转到这个县。县局领导跟人家介绍,别看这个县离北京远,可也名声在外,上过报纸。这里有很多好东西,就等着作家们来发现,来挖掘,那些作家就说想见识见识那个上了报的作者。局长原本是顺嘴一说,没想到人家当了真。这下好了,作家让栓柱陪着,在县上好几个所队和社区转了一周时间。栓柱这才知道人家作家关心个啥,啥是创作。作家转完了,要赶往另一个县。临走前,告诉栓柱,上边正组织一个报告文学征文活动。如果感兴趣,可报名参加,得不得奖是次要的,重在参与。

  说来也怪,这次,栓柱没咋费劲就划拉出一篇。栓柱按照人家的指引,把稿子寄了出去。三个月后,局里传来消息,栓柱的文章竟然得了个一等奖。

  局领导自是高兴,栓柱,不是栓柱,是看守所,为县局争了光,为整个县都争了光。高兴之余,又责怪分管看守所的副局长,说这么好一人才,你凭啥私吞截留?为啥不推荐到办公室?这不是埋没人才是什么?还要查一查,这县上,还有多少像栓柱这样的人才,被长期埋没。副局长哭的心都有了,要怪,得连看守所长一起怪。局长说,这次,就谁都不怪了。功过相抵,下不为例。

  县局专门召开座谈会。局长说完了,几个副局长说,几个副局长说完了,办公室主任说……最后,局长让栓柱整两句,栓柱就紧着推辞。局长将他军,说他有私心,怕是传授了秘诀,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这招果然好使,栓柱憋了半天,终于交代了——

  写东西跟老母鸡下蛋没多大差别,大把的人和事就在那里,压你心上,日子久了,憋不住了,你就会想着,把他们说出来,写下来。

实习编辑:周雅婕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