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有瘾(小小说)

2018年05月25日 17:12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许鹏   

   □许 鹏

  老曾有些失落,但不管怎样,他还是挡不住退休回家的硬杠杠。

  这一下子闲下来,心里空落落的。一开始,他很不习惯人家喊他老曾,因为他觉得自己一点也不老。好在退休不到两个月,儿子儿媳给他添了个大胖孙子,老曾一高兴,整天忙着侍弄孙子,就把退休的事给淡忘了,别人喊他老曾,他也乐呵呵地答应着。

  为了照顾孙子方便,老曾老两口搬家了,从原来的老旧小区搬进儿子的高档小区。要是以前,就老曾的犟脾气,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搬家的,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一向念旧、固执、闲不住的老曾,现在一切都要以孙子为中心了。退休前做老师的老伴儿,也正是看准了老曾的心理,瞅准了时机,给老曾连吹了几天枕边风,老曾才答应。

  但好景不长,让老伴儿没想到的是,老曾的老毛病没过几天又犯了。高档小区住着是宽敞,但周围的人却不如以前老旧小区的人熟悉,而且新小区住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白天里,年轻人都去上班了,小区里空荡荡的,老曾的心里也跟着空荡荡的,特别是小孙子睡着后,老曾只能一个人在小区里瞎转悠,更是觉得无所事事,这种可怕的感觉,似乎比住在原来的老旧小区更强烈。

  更要命的是,老曾的亲家母最近还提出了要求,每周要把孙子接过去两天,老两口一时也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这样一来,老曾带孙子的“上班时间”,除去周末儿子儿媳自己带,还有亲家母的两天,每周留给自己的,就三天时间了。看着老曾每天阴着脸对着空气练拳击,老伴儿又开始担心了。

  老伴儿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老曾的人,她很清楚怎样才能治老曾的“病”,但退休就是退休,总不能再找个什么班上,更何况老曾的身上还有很多伤,落下了很多病根。老伴儿一时想不出办法,但老曾却已经行动了。

  老曾一有时间便往外跑,老伴儿问他,他只说去小区里转转,别的也不言语。老伴儿知道老曾的脾气,也不多问,只是老曾出去时,老伴儿悄悄地跟在后面,但这似乎对老曾一点作用都没有,不管老伴儿怎么小心翼翼,老曾后脑勺就像长了双眼睛,总能发现有人跟着他,每次便只到小广场的运动器材上活动活动就回家了。

  这几天,老伴儿听说小区西门口几户人家接连被盗,回家跟老曾念叨了几句,没想到老曾一反常态地平静。老伴儿这几年也跟老曾学了几手,说话间,她已经从老曾平静的外表上看出了他内心的波澜壮阔。

  果不其然,这下老曾连孙子也顾不上了,成天去西门口那几户人家周围转悠,还上门问这问那。一开始,人家看老曾这么热情还很认真地跟他说说怎么被盗的,但时间一长,人家就觉得老曾有些热情过头,恐怕没安什么好心,便有意躲着他,疏远他。老曾却不见怪,只说他能把这些小偷一举抓获。

  老曾这样的话,当然没人愿意相信,连警察一时都没办法,一个老头儿能有什么办法,大家伙儿一时间都以为这老曾怕是有什么精神病,老曾也总能听到些窃窃私语。

  这天,老伴儿一早发现老曾一晚上没回家,急的抱起还熟睡的孙子到小区里找,后来发现老曾被一群人围着,没什么事情,只是周围的人一个个的都在喊老曾是英雄!

  原来老曾没等派出所破案,自己倒把案子给破了,而且是一对三,当场抓获。等派出所小赵几个人全副武装赶来时,一眼便认出了老曾。

  “我当是谁这么厉害,原来是刑队的曾大队长!姜还是老的辣呀!”

  老曾被小赵这么一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要喊队长了,已经退了,我只是来过过瘾的!”

  说完,便从老伴儿手上抱起熟睡的孙子,一溜烟从人群中消失了。

  (作者单位:上海市公安局崇明分局)

  

责任编辑:陈显君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