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黄萍看见了红雨伞,看见了亲人们。那伞下飘飞的白发,那伞下模糊的泪眼——

雪地红伞

2018年05月25日 16:07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李迪   

  □李 迪

  顾老太死了。她仰脸躺在床上,地上放着烧木炭的火盆。

  凌峰赶到现场,一屋子闹人的味儿。

  凌峰的结论:一个,顾老太夜里烧火盆取暖,不幸一氧化碳中毒。木炭在燃烧过程中会消耗密室内的氧气,碳和氧燃烧不充分便会生成一氧化碳。一氧化碳能与血液内的血红蛋白紧密结合,使血红蛋白丧失携氧的能力和作用,致人缺氧而死。再一个,顾老太以烧炭方式自杀。

  晨丽问,她干吗要自杀呢?

  凌峰瞪大眼睛,欠债啊,生病啊,感情问题啊,原因很多。

  晨丽说,我做了调查,这些原因都不存在。

  凌峰说,那就是不幸中毒。

  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晨丽说着,举起一个透明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个打火机,这是我在顾老太家门外捡的。同时,我在木炭上提取了汽油成分。顾老太点木炭要用汽油吗?就算用汽油,那这个打火机是怎么回事?顾老太点着木炭后会把打火机扔了吗?我提议法医解剖。

  凌峰抓抓脑壳,好吧,我附议!

  晨丽从打火机和火盆上提取的指纹,很快让与顾老太有经济往来的黄萍落网。

  说起来,黄萍是个苦命的女人。一生下来,因为是女婴就被父母丢弃在医院,被一对老夫妻抱走养大。黄萍为了让养父母过上好日子,跟顾老太借钱买了一辆二手车,开出租挣钱。谁知,开半个月就出了事故。人没伤着,车完了。顾老太一看断了后路,天天上门催债。黄萍一急眼,掐死顾老太,又用烧炭方式造成中毒假象。

  黄萍在口供上按完手印,哭着说,晨警官,我这回完了。我没别的可想,就是想见见我的亲生父母。这么多年了,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兄弟姊妹。我想见见他们,求他们在我死后帮助照顾我那可怜的孩子!

  好,我答应你!

  可是,黄萍对亲生父母的情况一点儿都不知道,找起来如大海捞针。

  凌峰问,你就没想到我?

  晨丽笑了,我心里就没你!

  凌峰抓抓脑壳,也没队里的弟兄们?

  晨丽说,那是谁的兵啊!

  凌峰说,借给你!凌峰登高一呼,于是,兵分几路,风尘仆仆。

  可是,几天下来,收获甚微。

  晨丽在郁闷中忽然开了窍,也许黄萍的养父母能知道一些线索?人家愿意说吗?事已至此,无论如何也要去碰一碰,相信人心是肉长的。

  她来到黄萍的养父母家,才提个话头儿,养父母就哭了,说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到底是抱来的!又说,为保住这个秘密,我们前后搬了五次家。唉,唉,现在,也没有必要了,就满足孩子最后的要求吧……

  这是一个多么宝贵的收获啊!黄萍的亲生父母住在老场胡同,父亲姓蒋。

  这时,天飘起了雪花。

  晨丽和凌峰迎着风雪,深一脚,浅一脚,把老场胡同里里外外问了个遍。终于,当他们敲开一家大门,问是不是姓蒋时,开门的老人愣了一下,说是。

  面对黄萍的骨肉亲人,晨丽话还没说,泪就下来了。

  黄萍的亲生父母怎么也没想到,被自己早年遗弃的孩子竟然犯下死罪。他们号啕大哭,他们肝肠寸断,他们喊着,天杀的啊,当初不丢下孩儿,她不会走到今天啊!他们拉着晨丽的手,哭叫着马上就要去见黄萍。

  可是,终审判决没下来,案件还属于审理阶段,不能会见律师以外的人。而且,按照规定,还要完成一系列鉴定手续,确认黄萍与亲生父母之间的直系亲属关系,才能在终审下达后会见。

  谁也没想到,第二天,终审就下达了。

  死刑。立即执行。

  一切都来不及了!

  黄萍得知消息,急忙赶到看守所。已经到了最后时刻。

  囚车停在大门口,法警进了屋。

  迎着晨丽的是一双期盼的眼睛。

  黄萍,找到了,找到了,你的亲生父母找到了!他们都很好!你的兄弟姊妹也很好!他们答应照顾你的孩子,你就放心吧!我来的时候都安排好了,你的家人会在半路上等着你,你会看到他们!他们打着一把红伞站在路边。伞下的两位老人就是你的亲生父母,再有的就是你的兄弟姊妹!

  黄萍一听,哭得不成人样儿,大把大把地揪自己的头发。

  这时,管教走过来,要给她上绑。

  黄萍突然跪下了,晨丽赶紧拉她。

  你别拉我,别拉我!我有话要说,你让我说!我杀了人,我有罪,我认罪,我杀人偿命!我感谢你,感谢看守所的管教们,对我这么一个犯了死罪的人,在我死前还帮我找到了亲生父母和兄弟姊妹,帮我安顿了孩子!我现在无牵无挂,就是欠你们的太多,我没法儿还,没法儿还啊……

  黄萍,你别哭了,好好的,你的家人还等着你呢,快别哭了!

  晨警官,我要走了,我再求你一次,行吗?

  行,你说。

  你,你,你能不能不嫌弃我,让我叫你一声妹妹!

  晨丽再也忍不住泪,姐,你叫吧……

  妹妹啊,我的好妹妹,我的亲妹妹!

  黄萍大声叫着。

  黄萍大声哭着。

  ……

  为了能看一眼孩子,黄萍的亲生父母早早就赶到了路边。

  漫天飞雪。大地一片白茫茫。

  一家人,挤在一起,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风雪中,那一把颤抖的红伞!

  黄萍一上囚车,就瞪直两眼找。

  车上路不久,她就找到了,她就看到了——

  红雨伞,红雨伞!

  风雪中,那一把哭泣的红伞!

  黄萍看见了红雨伞,看见了亲人们。那伞下飘飞的白发,那伞下模糊的泪眼。

  她像疯了一样大声叫着,爹呀,妈呀!

  伞下的老人早已哭昏过去。

  孩子,爹妈对不起你,爹妈害了你……

  风中,雪中,车向着刑场。

  雪中,风中,一家人哭着,叫着,没命地跑,没命地追。

  

责任编辑:陈显君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