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宝刀(小说)

2018年03月02日 09:49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张金革   

  说法医,就得说华西。说华西,就得说老梁。在这行,有一个算一个,没有不服老梁的。服他,是服他的道行。还有,就是老梁手上的那把刀。

  新中国刚成立那阵子,国家缺人手,更缺人才。老梁,那时候还是小梁,仗着年轻,没家没业,成分又好,给派到苏联学医,师从瑞士裔苏联著名外科医生巴普洛夫。巴普洛夫除了是苏联著名的外科大夫,还是享誉世界的大法医。小梁,人们都管他叫梁子,巴普洛夫也叫他梁子。

  跟巴普洛夫学外科的还有八个学生。从中国去的,就他一个。医学院的学生苦,可是,巴普洛夫的学生没咋觉着苦。他也教书本上的东西,更多的,是带着他们跑医院。医学院的附属医院跑,也往其他医院跑,还有就是战后疗养院。

  梁子跟其他几个学生有一样不同,别人是做完了功课,就逛公园压马路。梁子不。他公派留学,每天都流水似的花着国家的外汇。全中国的老百姓,各行各业都在只争朝夕,建设新中国,他哪忍心在这里当公子哥呢?梁子就拼了命地学,得了空就泡医院,帮着人家医生护士打下手,开了不少的眼。

  等学完了外科,要学成回国,巴普洛夫找到他,说在不远的将来,社会主义国家不会缺外科医生,但是会缺大法医。因为社会主义国家最看重法治、公平和正义。那些死去的人,还有他们的家人,是多么盼望,有人为他们找到元凶,还他们一个公道。

  巴普洛夫的话说得入情入理。更关键的,他这是代表组织跟他谈话。既然是组织,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梁子连磕巴都没打,就应承下来。结果,这一学,又是好几年。

  跟着巴普洛夫学法医的,就五个学生,都是巴普洛夫亲自挑选的。医学院法医学专业,巴普洛夫担纲执教,学生少,学的东西也特殊,透着几分神秘,令人刮目相看。

  巴普洛夫教完这茬的五个学生,也就光荣退休了。不仅退休,还落叶归根,回到了他的故乡瑞士。十八年后,梁子到瑞士参加国际法医学大会,还专门去瞻仰了老师的故居。他到老师的墓前,守着那块简朴的墓碑,看着老师模糊的相片,坐了得有小半天。

  如今梁子早不叫梁子了,叫梁老。他带过的学生,已经数不过来。梁老除了带学生,四处讲学,有时还要上一些有影响的案子。那时候,他就会带上助理,还有他那个小皮箱,匆匆而去。

  小皮箱里有很多样东西,规规矩矩,固定整齐。一把乌黑的手术刀,裹在套子里,与那些锃光瓦亮的不锈钢手术刀相比,长相另类,待遇更是特别。

  助理问过他,学生们也好奇,这个老古董,经年累月,早已磨损,钝的不行,磨都磨不出来了,还不扔掉,留着干啥?梁老那么知名一大法医,一把手术刀,莫非,还成了问题?有时候,喝三两二锅头,趁着酒劲,梁老会跟他的学生逗几句闷子:你们知道,这把手术刀是我咋弄来的吗?学生们支起耳朵,他却不说了。

  梁老也就有几分神秘,是个大法医,也是一个怪老头。

  梁老年纪大了,组织上关照他,跟他商量,功成身退,好好放松几年。梁老却不服,姜是老的辣,医生这行,谁不知道越老越值钱?人说,您是法医。梁老说,咋着,法医就不是医生?人说不是,您可是国宝,这万一要是把您老给累出个好歹,我们可担不起责任。梁老回,没人让你们担责任,我写安民告示,写生死文书,要是交代在讲台上,或者倒在手术台前,一切法律责任,我一个人承担。人也就没话了。

  又撑了两年,梁老有点服气了。他决定,把这拨学生带完,不再张罗新的学生,回老家茅山。他把这想法跟院领导提了,皆大欢喜。领导说,您退下来之前,帮我们物色一个学术上的带头人,到时候,我们放心,您也好安心。

  没过多久,梁老的刀,寻不见了。院领导很着急,这把刀,是梁老的命根子,这个,不用说,谁都知道。不知道的,经院领导一说,也吓一跳,这是梁老的老师,世界法医学泰斗巴普洛夫曾经用过的刀,是老先生退休前,千挑万选,传给最心爱的弟子的宝物。为了这把刀,梁老当年,费了不少的劲,受了很大的委屈,经受了严峻的考验,说它是华西的镇院之宝,一点也不过分。

  既是值钱,就有人提议,挨个摸排,谁有机会接触这把刀,谁就有嫌疑。梁老的助理压力最大,连着写了三份情况说明,外带两份保证书,说不是他干的。好几个有机会接触这把刀的老师,都找院长说明情况,院长耐住性子听,边听还边记录。完事,挨个拍肩膀,说不急,回去再用心想想。梁老的学生,也都免不了轮番谈话询问。

  挨个儿谈完话后,院领导召集大家开会,放出话去:为了华西的形象,为了梁老的健康,再给三天,把刀交出,完事。否则,只好报案,到时候,查到谁,就对不住了。

  三天之后,刀找到了。也不是刀找到了,是拿刀的人找到了。据说,是人家受政策感召,或者是迫于压力,主动交代的。院长也兑现诺言,保守秘密,既往不咎。

  五天后,华西医学院宣布了两件事。第一,梁老光荣退休。第二,华西新的法医学术带头人,几经权衡,定下来了。院长当着全院师生的面,对梁老依依惜别,对新人大加赞赏。场面感人,丢刀尴尬一扫而光。

  七年后,梁老过世。梁老的小皮箱入华西史馆,宝刀再度面世,随之面世的,有梁老一纸便签,上书:

  我愿意将这把刀留给华西。就让它在未来的岁月里,陪华西人走上一程吧。有人对它的来历感兴趣,其实也没啥好说的。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说清楚,就像这把刀,它是怎么来的,怎么又丢了,咋找见的。刀没有腿,不会跑。在苏联不会,在华西也不会。

  比说清楚重要的,是能承担,能行动,能化解,能扭转,能改变,能想自己,更能想别人。

  (作者单位:公安部监所管理局)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