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绝配

2018年02月09日 09:54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屈保良   

  燕山深处半山腰。

  3年前就撤销了的王家湾站,只有西头的犬舍和公安执勤室亮着灯,连同“王家湾站”几个字,坚守着曾经的繁华。

  汪,呜!汪,呜!

  天龙的吼叫打破了黎明的宁静,栖息在树梢的几只山雀呼叫着没命逃走,抖落了几根羽毛也顾不上。一只田鼠匆忙把刚伸出来的脑袋缩了回去。

  左侧门牙悄然脱落,吓得天龙蹦了起来,一口把门牙叼进嘴里,倔强地拿舌头把门牙一次次往原来的位置顶。

  海龙赶到犬舍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昨天巡线时天龙就出了状况。过排水沟时“咕咚”一下栽进沟里,嘴磕破了,趴在沟里半天不哼不哈,眼珠子都不愿意转动。

  海龙明白这是天龙老迈的必然进程,可就是难以接受。

  天龙是偶然来到王家湾的。

  那是王家湾站撤站后的一天下午,天空乌云翻滚、雷声阵阵,一辆吉普警车悄悄驶上王家湾的站台。警车上下来个穿警服的小伙,打开后门,往下拽一条黑色警犬。

  海龙来到车前时,警犬正和小伙较劲。见海龙过来,小伙尴尬地笑了:“退役杜宾犬天龙,在这破过案,主人让我带它来看看,可它只认主人,我的话一点都不听。”

  这是海龙第一次见天龙:“听主人话就对了!谁的话都听还不乱套了。”两人都笑了。

  “在这破过案?”

  “嗯,追踪过一个嫌疑人。”

  “哦!就说嘛,线路开通我就驻站,把客车站都驻没了,王家湾有案子我能不知道?”海龙撇撇嘴,抬头看天,黑压压的云团纠缠翻滚着:“变天了,要走快点走,下雨山路不好走!”

  小伙还犹豫时,“咔!”一声炸雷,暴雨瓢泼落下,人、车、狗浇了个措手不及。

  “快进屋!”海龙喊。两人进了屋,天龙却靠着车门一动不动,任凭雨水浇成落水狗。

  海龙抹了把脸上的雨水,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警车前,抱起湿漉漉的天龙就跑。没料想天龙对着他小臂就是一口,海龙忍痛没撒手,直到进屋才放下天龙。

  “海龙,你的胳膊……”小伙一下明白过来,挥拳要打天龙:“抱你避雨还咬,真不知好歹!”天龙像做错事的孩子趴在地上,眼珠左右转动,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海龙。海龙拦住小伙:“不怪它,我先惹的它。”小伙颇感意外:“龙哥?”

  “啥龙哥?我咋听着不对劲。”海龙眉头一皱。小伙愣了片刻,看看皮肤黝黑、额头眼角满是皱纹的海龙,再看看一身黑色、鼻头几道褶皱的天龙,笑得差点岔过气去。

  “天龙,海龙,绝配啊!”

  “什么绝配!”海龙生气了。天龙是狗好不好?海龙心中无名火起,冲天龙吼着,直到天龙眼里涌出泪水才住手。

  天龙会哭!

  天龙的眼泪触动了海龙柔软的神经,他眼睛一酸,蹲下给天龙抹泪,不料天龙长舌一卷,抢先吻了海龙的眼睛。可能它想舔净海龙的眼泪,结果越舔越多。

  “龙哥!”小伙吐了吐舌头,“狗通人性,天龙认准你了……也算和你有缘,车站就你一个人,让它留下给你做伴吧。”

  不咬不成交,这一咬退役犬天龙留在了王家湾。

  转眼天龙来王家湾三年了,鼻头的褶皱更深了,体毛杂乱没了光泽,偶尔还会大小便失禁。牙不行了,一块骨头翻来覆去半天啃不完。

  按照书本上的说法,警犬平均寿命十二岁,十二岁“高龄”的天龙出些状况属正常。第一次带天龙去看医院,医生摇摇头:“老了,没治疗价值了。”

  警犬退役、老了就没治疗价值了?人退休、老了呢?

  海龙继续带天龙看病和检查身体。医生听了屡破大案的天龙的经历后,唏嘘再三,说以后治疗包在他身上,不收费!

  医生指导海龙学会了简单治疗,天龙很懂事,喂药时海龙说:“吃吧,吃了药就好了!”天龙就听话的一口吞下药。

  输液时天龙不看针头,眼睛就直直地看海龙,除了针头刺进身体瞬间条件反射地抽动几下,输液期间一直很平静……

  3年来,天龙不知不觉中已成为海龙生活的一部分。

  早晨起床洗漱,天龙屁颠屁颠叼来毛巾。

  海龙做饭,天龙撒欢子围着转。

  海龙端碗吃饭:“天龙!”筷子一抖,碗里的肉呈弧线飞出去,天龙跃起接住。

  第一次带天龙巡线,海龙打了个扔的手势,天龙“汪”一声叼起危石扔到一旁。

  线路边,一人一狗注视着呼啸而过的列车。

  晨曦中,烈日里,夕阳下,一个步入中年的人,一条老态龙钟的狗,留下一串串脚印,留下一串串笑声和叫声,留下一幅幅美丽的剪影。

  沉甸甸的眼皮刚合上,电话铃声急促地响了起来。铃声震得海龙胆战心惊,光着胳膊抓过听筒,努力把传来的声音一字不漏记下来:A级通缉令,杀人犯罪嫌疑人逃往燕山方向……

  海龙看了下手机,2点了,还能再睡会儿。谁知刚迷糊着就被天龙的叫声惊醒了。

  海龙掰开天龙的嘴,从舌尖把门牙拿在手里端详,天龙看看海龙的脸、看看海龙手里的牙,歪着脑袋呜咽。

  海龙回屋拿来狗粮,天龙闻闻摇头,海龙切了些午餐肉,天龙舔湿一片午餐肉,卷进嘴里,又吐出,歪着脑袋看海龙。

  海龙嚼碎午餐肉吐在手心,递到天龙嘴边,天龙一口吞下。海龙一口一口嚼,天龙一口一口吃。

  给医生打电话,医生说掉牙是正常现象,掉牙后牙龈不适需要吃流食,最好喂些骨头汤补补钙。等到天亮,海龙顾不得洗漱匆匆下山先给天龙买来骨头,把骨头敲碎,放进高压锅,设在煲汤挡。

  等到感觉肚子咕噜叫了,海龙才想起没吃早饭,惦记通缉令,白开水泡饼干就打发了肚子,海龙打算先巡线,回来午饭晚饭合并,正好多炖一会儿骨头。

  海龙全副武装来到犬舍,抬起天龙下巴:“好好休息,回来给你喂骨头汤。”天龙呜咽了一声。海龙转身要走,天龙咬住裤腿不放,反复几次,海龙拍拍天龙的头:“知道你不放心我一个人巡线,我保证快去快回。”天龙松口,海龙锁上犬舍,转身上了线路,却没发现天龙后腿蹬地,前爪发力上下翻飞刨地,硬是在栅栏下面挖出一个洞,大脑袋扭动着使劲钻出,跟在了后面。

  海龙刚走出隧道,被正午的阳光刺了个正着,赶忙眯上眼睛。睁眼瞬间看见路边废弃的看守房边人影一闪,咦?揉揉眼睛再看,什么也没有。难道眼花了?

  海龙快步来到看守房,犄角旮旯,连蒙着灰尘的蜘蛛网都看了,没人。想起半夜的通缉令,心里一紧。手脚并用翻过护网继续搜索,走没多远,猛然看见路基下的涵洞口站着个背双肩包的年轻男子。不详的感觉油然而生。

  海龙按捺住怦怦跳动的心,尽量平静地问:“您好,在这干什么?”

  男子没吭声。

  “请出示您的身份证!”海龙盘问的同时脚步没停,缩短着和男子的距离。

  男子依旧没吭声,右手悄悄伸向怀里,海龙喝道:“举起双手,两脚分开!”

  男子没说话,眼睛看向海龙,可能见海龙没佩枪,停住伸向怀里的右手,扭头没命地朝山下跑去,却不小心被突出的石块绊了一下,一个狗吃屎扑倒在弯曲的山道上,海龙快步追上,一把抓住男子衣领:“不许动!”

  男子牙咬得咯噔噔响,拼命翻身起来的同时右手伸进怀里。

  不好!海龙急忙去抓男子伸向怀里的手,已经晚了。

  男子站起时,右手多了一把手枪:“妈的!有完没完?”说着扣动了扳机。

  “呜!”一声咆哮,从天而降的天龙带着一阵风扑向男子,一口咬住握枪的右臂。

  “呯!”原本射向海龙的子弹钻进天龙后腿,天龙闷哼一声没松口。惊慌失措的男子枪口抵在天龙腹部,连连扣动扳机,子弹闷响着一发接一发射出……

  天龙至死没松口,任凭躯体被打成蜂窝,殷红的鲜血如小溪从天龙的身躯里汩汩涌出,在山路上画出瑰丽的图案。

  燕山瞬间定格,风和云都停住了脚步,太阳把眼睛睁得溜圆,紧张地盯着弯弯山路上发生的一幕……男子瘫在地上,惊恐地盯着仍在抽搐的天龙!

  增援警力浩浩荡荡来了,押着男子浩浩荡荡地走了,警笛声此起彼伏,在大山深处回荡。

  海龙留了下来,他不想坐车,也不愿意天龙坐,从留在王家湾那天起,天龙再没坐过警车。

  以前天龙喜欢拥抱海龙,那是它表达亲热的方式,海龙受不了它的哈喇子,总躲避,天龙偶尔成功一次,会满世界撒欢,尾巴摇出的快乐仿佛能感染整个王家湾。然而,今天,海龙抱着天龙走在熟悉的山路上,觉得路特别长,脚步特别沉。天龙,知道我抱着你吗?亲亲我好不好,我不嫌哈喇子了!海龙想着,眼睛早已湿的稀里糊涂。

  海龙将天龙腹部筛子样的皮毛一寸寸拼接好,一针一针缝,一针一针刺痛他的心。找到天龙的门牙,洗净,安好。擦掉天龙眼角的泪渍,轻轻合上大睁的眼睛。

  他来到厨房,端下丝丝冒气的高压锅,和天龙喝水吃饭的家当都装在一起,扛到车站南面的山坡,这里绿草如织,是海龙和天龙最喜欢的地方,从这里能俯瞰整个王家湾车站。

  海龙在这里挖了个坑。

  借助应急灯惨淡的光,海龙在坑底铺上天龙喜欢的狗尾巴草,把天龙轻轻放在上面。打开高压锅,浓浓的香气扑面而来,闻着肉香,海龙的眼睛又不争气的湿润了。要是上午,天龙闻到肉香,尾巴不知道会摇出多少快乐的花朵,他甚至听到了天龙的哈喇子砸到地上的声音。

  “天龙!”海龙喊了一声,没有回应,他揉揉通红的眼睛细看,天龙还是静静趴在坑里。

  他的天龙,绝配,再也不会摇着尾巴撒欢,不会喝他精心熬的骨头汤了。

  海龙叼起三支烟,按着打火机,就着火苗猛吸两口,把烟一支一支插在新垒的土丘上,看着燃烧的烟丝化作缕缕青烟袅袅升起,他再也控制不住,随着撕心裂肺的一声吼叫,对着空旷的夜空放声大哭。

  一列地球上载重最大的万吨列车恰好通过,巨大的“哐哐”声和着哭声,震得大山在颤抖。

  列车卷起的风,吹得烟头一闪一闪,像人吧嗒吧嗒抽烟,又像天龙眨巴眨巴的眼睛。

  (作者单位:大同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