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改名(小小说)

2017年12月22日 10:18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谢刚   

  在家里,吴家四个姐妹是爸妈口中的大宝子、二宝子、三宝子、四宝子。奶奶说过,姑娘家家的,取个瓷实一点的乳名好养活,于是水葱一样好看的四个姑娘,“宝子”“宝子”的叫在嘴里,显得格外整齐,势力也壮。

  可是吴家老四宁愿别人叫她“四宝子”。

  上学了,爸爸带着她去村里的小学报名,刘老师拿过户口本,很大声地读出一个陌生的名字——“吴金龙”,睁大了眼睛问她爸爸“错了没有?”爸爸说“没错,没错。”旁边的几位老师和学生家长都愣了一下,确定她是一个女孩子之后,一阵哄笑。

  从此,这三个字就成了她的名字。

  四宝子真正开始讨厌自己的名字是在上初中以后。经常有男孩子用奇怪的嗓音叫她“龙哥”,然后无所顾忌地大笑。课堂上她怕老师点名,每科老师第一次念到她的名字时,她明明站起来喊过“到”,老师都无一例外地要再叫上一遍,而且特别要安慰她似的说“叫的是吴金龙,请你坐下!”那一刻,她不知道自己是该坐下还是继续站着,她宁愿自己像隐身人一样不被人发现,这样就可以把自己的名字隐藏起来。

  四宝子对自己的名字越来越感到厌恶,家里三个姐姐分别叫金香、金兰、金梅,偏偏轮到她,就叫这让人无法忍受的“金龙”。

  其实四宝子早就给自己选好了一个名字,同桌的名字“罗佳薇”很洋气,可她不羡慕,她只需要一个女孩子的名字,让人一听就知道是一个女的名字,任何男的都不会取的名字——就叫“金花”!

  担着这个“金龙”的名字,四宝子一直上到了高中。

  这天星期六下午一放学,四宝子就带上户口本,她要去派出所给自己改名字。

  一进派出所,就看到服务台里面,有一位穿制服的女民警正在整理档案。女民警接过四宝子递过来的户口本,看了一下扉页上的地址,就递给四宝子一本登记簿,示意她做一份受理登记,然后又随手取了两份资料连同户口本一起从柜台的大理石台面上推过来。又用笔向上指了指天花板,对四宝子说,“上二楼第四个办公室,找你们的社区民警李警官。”

  四宝子道了谢,来到二楼,数到第四个办公室,刚好有个警察从里面出来。

  “请问李警官是您吗?”那警察正准备锁门,听见后转过头,极其简短地回答说:“是我。有事,说!”

  “我是幸福村的,你能帮我签个字吗?”

  李警官看了一下四宝子刚才从女警官那里领到的表格,一连串问了几个问题:“你要改名字?你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理由和依据吗?”

  四宝子指着户口本说:“本上有我的名字,最后一页。”

  李警官快速翻到最后一页,“吴——金——龙,是吗?有过‘曾用名’吗?是名字错了还是别的原因?名字错了可以申请更正,需要提交相关依据。想换名字可以申请变更,但是我们公安机关从严控制,原则上不允许随意变更姓名。”

  “我的名字没有错。我也不是随意改名字,我是认真的,我想换一个名字。”

  李警官猛一抬头,眼睛瞪得老大,说:“换一个名字?你想换就能换?”

  四宝子从李警官的语气里判断出来他是不大乐意给她在表格上签字的。她的脸微微有些发红,小心但很坚决地说:“我的名字不好,所以我要改。改个名字也不犯法,法律有规定,我可以改的。”

  “是的,是有规定。可是,能不能改也有规定。变更姓名是要遵循一定原则的。除了登记错误的和有冷僻字的,或者违背公序良俗的名字申请变更,我们才予以受理。”李警官的声音渐渐地大了起来,他大概觉得自己已经给了四宝子一个很好的解释,站起来摆出了送客的架势。

  四宝子无可奈何地拿回办公桌上的户口本和两份资料,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里面不知道藏着多少失望和委屈。

  晚自习的时候,四宝子邀罗佳薇出去跟自己放一会儿“风”,四宝子憋着一肚子气,就将前一天去派出所的经过大略说了一遍。

  罗佳薇问:“你去派出所找人,是空手去的吗?”

  “我带了我家里的户口本。”

  “幼稚!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带什么礼品过去?”

  “礼品?为什么要带礼品?要带什么礼品?”四宝子一脸的诧异。

  “现在求人办事,哪有不送礼的?礼送到了就好办事。”四宝子见好朋友说得振振有词,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样,可是又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要送什么礼品合适啊?”

  “香烟,一条香烟,一条中华香烟!没有一条中华香烟,我表哥说是拿不出手的。”

  四宝子想不明白改个名字为什么要送香烟,而且还要送一条价值不菲的高档香烟。爸爸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妈妈给工地上的工人做饭,每个月只能挣下很少的工钱。这么多年来,为了省下钱来供她姐妹们读书,爸爸总是克制自己不敢多抽,四五天才抽一包烟,还是那种最廉价的香烟。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四宝子一咬牙,买下两包硬中华。

  下午有一节是自习课,她向班主任请了假,揣着两包香烟和那份《变更姓名审批表》赶到了派出所。

  她蹑手蹑脚来到李警官的办公室门口,幸好李警官在,她还没开口,李警官倒先看到她了:“是幸福村的那个小丫头吧?又来改名字?”

  四宝子一紧张,路上准备好的许多话全都忘记了,变得语无伦次,“警察叔叔,大哥哥,你就帮我把名字改了吧,这个名字对我影响真的很大,我都没有办法安心学习了。只要你让我换一个名字,我保证不再来了。我会好好学习,我会感激你的。”四宝子瞅准办公桌上一个公文包,拉链口是开着的,她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和审批表,往里一塞,做贼似的转身就往办公室外面跑。

  下楼的时候,四宝子的心里面“突突”直跳,一面佩服罗佳薇给出的“高招”,一面庆幸自己总算把礼给送了出去。

  四宝子刚走到院子里,肩膀上感觉被什么东西从侧面击中了,一个纸包滑落在地上,纸包破了,露出红彤彤的香烟盒来。她抬起头往四周张望,李警官正在二楼的走廊上朝自己瞪着眼呢。

  一连两个多礼拜,四宝子都没能从沮丧的情绪中走出来,几个要好的同学都来找她说话,她也懒懒的。

  罗佳薇是个直性子,直接问四宝子是不是因为改名字的事情不愉快。四宝子叹了口气,大家就明白了个大概。于是你一言我一语地出起了主意。四宝子啥都不想做,只想好好地哭一回,哭她被叫做“吴金龙”这么多年的委屈,哭她不会办事犯的“错误”,哭她还要继续作为一个名叫“吴金龙”的人而活着……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班主任又把四宝子叫出教室,让她去校长室,而且要马上去。

  这是她第一次进校长的办公室。

  沙发里坐着校长和两个穿制服的警察。她的心里一阵哆嗦,难道改个名字真的给自己惹出大麻烦了吗?

  她怯怯地打量了一下两位警察,这才发现其中一位女警察就是派出所里的那位警察阿姨。

  校长做了简短介绍之后,那位被称作方所长的男警察掏出了一张表格,递给了四宝子,四宝子一眼就认出来是留在李警官那里的审批表。方所长面带微笑,语气十分诚恳:“据我们了解,你在半个月前去我们派出所提交了一份申请,要求变更姓名。可惜你没有提供任何证明材料,没有得到批准。前几天周警官在整理受理登记的时候,发现你的情况很特殊,就向所里做了汇报,接待你的李警官也介绍了一些你的情况。根据规定我们需要征求你父母的意见,于是就电话联系你的父亲,他在电话里说你的名字没有错,当初就是想要一个男孩子,所以就给你取了一个带“龙”字的名字。对不对?”方所长提到的周警官就是旁边的那位警察阿姨。

  四宝子一边点头,一边懊悔自己没有跟爸爸说过改名字的事情。

  方所长接着说:“你的父亲意识到自己十几年前给你取的名字给你带来了很多不利于你成长的负面影响,他和你母亲都表示支持你改名字。李警官刚入警,工作中还缺乏与群众沟通的经验和方法,希望你能谅解。小吴同学,我们今天来,是上门为你取一些必要的证明材料,并且正式通知你向我们提交申请。”

  四宝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长,我的这份申请不能用吗?要不,我再重新写一份交到派出所去?”

  方所长摇了摇头笑着说:“丫头,不用去了,再去我们的小李警官该怕你了!”

  “不用去派出所,但是申请一定要提交到派出所!用手机登录我们新推出的微信服务号,不出门就可以提交申请。”

  校长也没多想,就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四宝子用,周警官过来帮她在手机上操作。填写变更后的姓名时,周警官让四宝子自己打字。

  四宝子双手捧着手机,打完“吴金花”三个字之后,又删掉后面两个字,想了很久,打出两个字:“警花”。

  (作者单位:安徽省无为县公安局)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