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飞舞的鸭毛(小小说)

2017年12月15日 08:49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刘志坚   

  板鸭厂赵老板骑着摩托车赶到厂门口时,大门还是关着的。赵老板摁了几下喇叭,最后拍打了好一阵门卫室的窗户,守门的老钱头才出来。

  “怎么了?昨晚真喝多了?”赵老板关切地问。

  “赵总,早啊!确实不行了,一喝就多呢。”老钱头满脸堆笑。

  “以后少喝点,帮我把摩托车推到停车棚里,我去看一下昨晚褪的那些鸭毛。”赵老板嘴里说着话,心里已经打起了算盘:昨天下午杀的600多只鸭子,已经和前面几批鸭子一起腌制了,过几天就可以拿出来晾晒了,看今年这形势,做出来的板鸭应当能卖个好价钱。鸭毛也都预定给了服装厂,等到初加工完成,至少有两万块钱的进账。虽然今年是第一年办厂,但是刨掉各种成本和工人工资,不但能还清债务,还可以小赚一笔呢。

  然而等赵老板走到存放鸭毛的地方一看,哪里还有鸭毛的影子,只有风中飘着的几片鸭绒。赵老板心中一惊,大喊:“老钱,怎么回事,鸭毛呢?”

  老钱头正洗脸呢,听赵老板喊叫,心知不好,赶紧跌跌撞撞跑到放鸭毛的地方,傻眼了。

  不到一刻钟,接到110处警指令的派出所孙副所长和管片民警小李来到了板鸭厂。

  看到民警,赵老板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马上就冲了过来,抓住孙副所长的手不放:“孙所长,我这儿遭贼了,你可得帮帮我呀。”

  老钱头接过话茬说:“好几袋鸭毛,昨天傍晚还好好的,现在都不见了。”

  孙副所长说:“鸭毛?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偷这个。”

  赵老板哭丧着脸:“唉,我也没有想到呀。钱倒是小事,问题是这批鸭毛我已经答应了给服装厂,我都收定金了。如果最后不能交货,赔定金是小事,我的信誉也没有了,这以后还怎么和人家打交道?而且没有这批鸭毛,人家的生产也会有影响。”

  “倒是这个理,您别急,把情况说说清楚吧,我们一定尽力。”小李在旁边插话。

  说着话,大家来到丢鸭毛的地方,孙副所长和小李在仓库和围墙外走了几圈,发现了一些脚印。窃贼应该是从外面翻墙而入,得手后又原路翻墙出去的。望着空中飞舞的鸭绒,二人也没吱声,眼睛都注意到围墙外的小路上,时不时飘过的几片鸭毛。

  这飞舞的鸭毛也许能告诉他们点什么呢。

  告别赵老板,孙副所长和小李一路跟着鸭毛,竟然跟了几公里,来到一个小村庄,鸭毛消失了。

  怎么回事?孙副所长嘀咕了一声,看来,鸭毛是藏在这个村子里了,可是,会在哪里呢?

  在小李的印象中,这个村从他接手管理以来没发生过偷盗案件,可鸭毛自己也不会无缘无故消失呀,小李想了想,又站在一个稍微高一些的土坡上往村子里望。

  忽然,他感觉到有些不对。是哪里不对呢?小李挠了挠头,井,那口井不见了!

  小李掏出口袋里的警务通,找出了之前采集的信息,对,村口的枯井不见了,但是多了一个稻草垛,看得出来,草垛垒起的时间不长。

  两人正围着草垛打转呢,就听远处传来了拖拉机的声音,越来越近。

  小李心中一动,拉着孙副所长悄悄躲在一旁。

  没一会儿,一辆小四轮拖拉机停在了草垛旁,从车上下来两个人,四处张望了一阵,然后把草垛上的稻草一捆一捆搬开,露出了一口枯井。其中年轻一点的跳了下去,年纪大的朝井里放下绳子,不一会儿,就拉上来一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接着又拉上来一个袋子。就这样,一共十来个编织袋堆在了井边。

  “老乡,忙啥呢?”孙副所长一开口,把干活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这袋子里装的是啥?”孙副所长边说边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摸了一把编织袋,软软的,仔细一看,编织袋的缝隙里还夹着几根鸭毛呢。

  “我们是派出所的,说说吧,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些鸭毛怎么来的?”小李掏出警察证在二人面前晃了一下,接着又掏出了手铐。

  二人转身想跑,可哪里跑得了。

  案件真相大白。

  “说说吧,你是怎么发现这个秘密的?”

  “这要感谢咱们的信息大采集。”小李咽了一口唾沫,继续说,“今年局里组织开展信息大采集,当时我到这个村,在采集标准地理坐标、实有房屋等信息时,把这口枯井的信息也采集了,今天却发现枯井被人伪装了,那不就有问题吗?”小李晃了晃手里的警务通,一脸得意。

  (作者单位:江西省共青城市公安局)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