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寻迹(小小说)

2017年08月18日 15:03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李家华   

  “我说哥哥,我都和你说了不下一百遍了,那事真不是我干的,你要是认为是我干的,你就拿出证据来。”张全一边抽着烟,一边斜着眼对我调侃着。

  这是我们之间的第二次交锋,只是我想不明白,究竟这家伙是从哪来的底气,一天不见,他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从唯唯诺诺变得有恃无恐。

  “我跟你说啊,还有几天就要过节了,我那些月饼要是节前卖不出去,我就亏大了,你可是耽误我两天了,这损失我该找谁要?”张全吐掉嘴里的烟头,抓过桌子上的包准备离开。

  “我让你走了吗?”我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沉声低喝。

  “你凭什么不让我走?我告诉你,我也是懂法律的,你要是有证据就抓我,要是没证据,就放了我,否则我就去告你!”

  看着张全那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我暗自思忖,是不是真的搞错了。

  一个星期前的深夜,一场暴雨袭击了这座小城,就在我们忙着抗洪救灾的时候,指挥中心发来指令,说城郊接合部发现一具女尸,让我们前去处理。经过现场勘验,可以确定死者死于交通事故,但寻找肇事车辆的过程并不顺利,事故现场的痕迹、物证都被那一场暴雨带走了,周围没有视频监控,车祸又发生在深夜,方圆500多米范围内没有人住。大范围的走访调查,排除了无数车辆,然后分别找车主核查,我们最终锁定了两辆嫌疑车辆,其中,就有眼前这位的一辆面包车。

  “张全,我劝你最好配合点。”我觉得自己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点发虚。

  “哼,配合,我还不够配合?你已经让我来两次了,反反复复就是那几句,有意思吗?”张全一脸不屑。

  看着我一脸涨红的样子,张全得意地笑着离开了。

  看着张全离去的背影,我心中那团火快把胸口撑爆了。

  太阳烘烤着大地,前两天降下的大雨被这阳光一烤,马上变成一股接一股的热气,熏得人睁不开眼。停在院子里的那两辆嫌疑车我已经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勘验了不下三遍,却一丝有用的证据都没找到。

  手机铃声响起。“医院里刚刚收了个急诊,等一下你去接小雪。”电话那边是妻子的声音。

  “我这儿还没忙完呢。”我下意识地说道。

  “忙、忙、忙,就你忙,我告诉你,黄晓东,你今天要不去接娃娃,今后就不要进家门了,就住在刑警队得了。”随即,话筒里只剩下了忙音。

  最近妻子当上了护士长,新官上任,她得做表率,我知道我得支持她,但我这个案子要调查清楚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接到女儿小雪,我牵着她的手往家走,在一个小吃摊前,女儿不动了,拉着一个和她差不多年龄的小女孩问:“张琪,你这几天怎么没去上学啊?”原来那女孩是女儿的同桌,这几天都没去上学。

  小女孩一脸的忧伤,两只大眼睛红红的。

  我正准备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只见从摊位后走出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他一把拉过那个女孩,恶狠狠地看着我。

  这人我见过,他是那名被车撞死的女人的丈夫,叫张大伟。

  “张哥……”

  “凶手抓到没有?”张大伟一点不客气,开口就问。

  “还……还没。”我一下子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那你还有闲心带着孩子到处跑!”张大伟一脸怒气。“都快一个星期了,孩子他妈还躺在殡仪馆,你们就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吗?我老婆被人撞死了,你不去抓凶手,却跑来刺激我!”张大伟红着双眼对我咆哮。

  “叔叔,我妈妈在哪?你知道吗?”小女孩一听到爸爸说起妈妈,马上从爸爸身后跑出来,拉着我的衣角问我。

  “我……”看着那双天真无邪的眼睛,我一下子不知道要怎样跟她说。

  等女儿睡熟后,我来到刑警队,叫上徒弟小杨,再次带上勘查设备来到那两辆车前,我俩拿着放大镜,一会儿盯着车上的干泥,一会儿又钻到车底下……这样的动作这些天我们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同为刑事科学技术专业毕业的小杨,跟着我半年多了,这家伙脑子灵,技术也不错,这几天折腾下来,即便是他这样的年轻人也有些撑不住了。

  “黄师傅,我们换辆车试试吧!折腾了这么多天,您别老是对张全的车情有独钟,我想我们是不是该调整一下方向?”

  “咋调整,这辆车是我们从上千辆车中排查出来的,而且我有一种直觉,这辆车肯定有问题。”

  我之所以盯着张全的这辆车,一方面是外围排查证实张全在事故发生那晚的确从省城进了一车月饼,而且回县城的时间也与案发时间吻合。当我们第一次找到张全时,他却说自己那天没有开车,但在我们拿出他那天下高速路出口和入城的监控录像时,他又说自己记错了,神情慌张唯唯诺诺。但第二次传唤时,他却突然一反常态,表现嚣张,这里面要是没猫腻,打死我都不相信。

  但这些疑点必须要有证据来支持,我和小杨忙了一夜,依旧没有找到一丝线索。

  第二天下午快下班时,我一个做生意的同学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要在一起聚聚。

  这电话来得突然,我多打听了几句,同学才说了实话,原来是想给张全说情,想替他把扣押的面包车要回去。

  我当然没接他的话茬,直接一句话回绝。

  我也忘记最后是怎么挂的电话了,只记得同学好像说张全要去纪委告我。但我脑子里想的却是张琪那双流着眼泪的大眼睛。

  第二天一上班,局纪委就找到我,说张全投诉刑警队骚扰他,乱扣他的车辆,要求公安局赔偿……我将情况简单向纪委同志做了汇报。回到办公室,我再一次对案情进行了梳理,从专业的角度看,只要张全的车是肇事车辆,撞死了一个人,怎么也得留下点什么痕迹,特别是碰撞点。我究竟疏忽了什么地方呢?现场血迹、死者倒地位置、死者骨折部位……

  “再来一遍!”我果断地说。

  车顶,没有。车外侧,没有。保险杠,没有……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我眼前开始出现重影,我甩甩头,这时,我仿佛看到了什么,一个激灵,只见在车子左后轮的第三块钢板上有一个米粒大小的黑点。我急忙把小杨叫过来,让他赶紧拍照固定,小杨看了看,撇撇嘴说:“师傅你是不是又看走眼了,这跟车上的泥巴没有什么两样。”

  “不,这绝对是血迹。”干了快十年的刑事技术,是不是血迹还能看不出,前几次我们之所以没有发现它,那是因为受到了思维的定式,以为痕迹或是血液只会留存在外部。我小心翼翼地提取了痕迹进行检测,结果出来了,果然是血迹!

  这点血迹太重要了,它就如同打开案件突破口的“密码”,如果密码解开了,案件就破了。要是失败了,一切工作又得从零开始。

  为了稳妥起见,我直接将留有血迹的整块钢板取下来包好,送到州公安局开展检验。半天后,结果出来了,那就是被害人的血迹。捧着鉴定结论,我心头的那块大石终于落下了……

  坐在审讯室里的张全看到鉴定结论顿时傻了!沉默半响后,他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交通肇事逃逸的整个过程。

  第二天就是中秋,我拎着月饼,带着妻子和女儿朝着张大伟家走去,一路车水马龙,万家灯火。

  (作者单位: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牟定县公安局)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