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细芽(小小说)

2017年08月04日 11:10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张金革   

  这地界苦,祖祖辈辈,都苦。地界苦,就少人气。只是男娃长成个人了,却寻不上个亲。寻亲事小,香火续不上事大。所以,这地界,一茬茬人所企盼的,就是寻亲。寻不下就换亲,换不下,就买亲。实在没辙了,就搁下这亲事,直接买娃。

  买娃有买娃的毛病,可也有买娃的好处。干脆,利索。钱交上,娃也就抱上了,这可比寻亲来得牢靠。寻亲寻不好,看不住,人跑了,还会落个鸡飞蛋打。这买娃的营生,就像土塬东边那些人家攒钱盖房子娶媳妇,成了一桩正经的营生,那些没寻下亲,或是寻下亲来,却没闹个男娃的人家,倒成了不务正业,遭人耻笑。

  这村里,没人能耻笑老细家。因为老细家有个男娃,就是细芽。细芽是生在老细家,还是从别处闹过来的,这不重要。村上人只知道,细芽是老细家的苗,老细家的香火打他这儿,算是续上了。细芽从记事起,老爹就把个山橛木烟袋杆敲到他的脑门上,高声地咳嗽着,借喘气的空当,告诉他:细芽子,记牢了,你是细家的种,你娘生你那天,就死了!

  细芽也就知道,他是这村上土生土长的人。细芽再大点,跟其他的男娃在土塬上干仗,把人家打急眼了,人家就骂他外来的野种,是老爹花65块钱外带一个猪娃,买来的。细芽气不过,还嘴,也说那娃是野种。骂归骂,心里却开始打鼓。回去向老爹打探。老爹兜头就是一烟袋。细芽的脑门开了花,血沿着鼻梁子两边,流到嘴里,咸腥。细芽跑到奶奶屋里,奶奶一把抱住他,从灶里收了半碗草灰,给他糊上。细芽的泪水,和着血水,夹带着草灰,一起流到嘴里,细芽至今都记得,腥气小了,也更咸了。

  细芽记不起什么时候,脑门上结了痂,痂又一点点地脱落。只是知道,打那以后,细芽的脑门上,有了一道月牙状的疤。有时候,奶奶会抚着细芽脑门上的疤叹气:“我家细芽,是个苦命的娃子!”

  细芽不知道命是个啥东西,更不知道什么是命苦。土塬上,哪一户人家不是这么过日子的呢?都苦,也就不觉得苦了。

  五年后,奶奶不行了。奶奶临死前,逮个没人的空当,把细芽唤到炕前,从褥子夹层里边,摸出一根红色的布条,让细芽拿上,收好了。细芽脑子有点发蒙,奶奶急了:“傻娃,这是从你娘那边带过来的东西,留个念想吧。奶奶对不住你,更对不住你娘。”细芽问:“俺娘不是生我那天就死了吗?”奶奶也有点犯迷糊:“谁家的娃丢了,当娘的,都会急死。活着,受这份煎熬,还不如死了。”

  细芽哭了。泪水打到奶奶的脸上,他拿手去擦,奶奶说:“不擦了。没用了。晚了。奶奶死了,别记恨奶奶啊。”

  奶奶死了,细芽的心也硬了起来。他要离了这土塬,走得越远越好。细芽命好,那年乡上招兵,细芽背着老爹报了名。招兵的干部问他叫个啥,他说叫细芽,那人当时就乐了:“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咋叫个细芽呢?你跑两圈我看看。”细芽把鞋脱下,一口气跑了十几圈。招兵的忙活完别人,才记起他。见他还在跑,就说这娃心眼实,腿脚好,身板儿差不了。他要定了。等老爹知道这事,招兵的、村队干部早就合计好了,由不得老爹吹胡子瞪眼,村队干部说:“你个瘪犊子,男娃被人相看上,是你家祖坟冒了青烟,还敢闹事不成?若不是看你这把老骨头,告你个破坏国防,新账旧账一起算,判你个十年八年都不冤!还不赶紧摸两个鸡仔,炒一盘子,你家的喜酒我喝定了!”

  细芽脱下蓝布衫,解下头上的羊肚手巾,披上绿军装,从了军。细芽在队伍上,第一次吃上饱饭,也认下了许多的字码。日子好过,也就显快,一晃就是十好几年,细芽提了干,又赶上裁军,转了业,回到土塬,在县公安局,当了一名警察。

  这天,细芽回到村上,给祖坟添土,顺便到塬上转转。细芽的心里挺不是滋味,十多年过去,塬上却没有多少变化。几个小时候的伙伴,活着的,也显得苍老了许多。细芽推开村上人家的门,有乡亲辨出细芽来,却又不敢认,竟不知道说啥是好。

  “这村上,买娃的事,还有吗?”细芽问一位老汉。

  “不买,咋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细芽的心,咯噔一下。原本,他准备逛上一圈就回县上。现在,他改了主意,他留下来,在村上住了两天,挨家挨户地转。一圈转下来,他心里有了数。回到县上,他把在村上摸出来的情况,向领导作了汇报,他得救下这些孩子。

  几天之后,深夜。细芽带着几个警察,摸进村子。前几名儿童,顺利解救。撤出前,被一户村民缠住,惊动了更多的村民。细芽带着民警往外突时,被火枪击中,他昏死过去。警察忙着开枪示警,震住村民,把细芽背上警车,带着孩子,冲了出来。

  三天后,清晨,县医院。细芽苏醒过来。陪床的警察大喜:“你可算是醒了!这几天,你除了昏睡,就是说胡话,可吓人了。”

  “我,都喊啥了?”

  “奶,娘,孩子,快抢孩子,快跑,小心狗,开枪了,布条,对了,你老是念叨个红布条!”

  细芽有点不好意思:“丢人啦。”

  “啥话?”警察从抽屉里取出一根红布条:“给你,从你宿舍箱子里翻腾出来的。局长命令,挖地三尺,也要找到这根红布条!”

  细芽想起身,胸口一阵剧痛。他停住,伸手,接过布条,放到胸前。

  “孩子,都抢出来了吗?”

  “放心,都救出来了。”

  “孩子父母,找到了吗?”

  “刑科所通过DNA比对,已经帮我们找到4个孩子的父母。还剩两个,我们正在想办法。人贩子已被我们锁定了。”

  天色渐明。窗外依稀传来几声布谷鸟的叫声。几个雨滴,打在玻璃窗上,溅出水花。雨点,越来越密集了。塬上的春天来了。细芽扭脸看着窗外,这场雨来得可真是时候。

  门推开了,细芽把目光从窗外移到门口。刑科所的刘主任陪着局长,走到床前。

  细芽想说话,局长止住他:“芽子,你的身体还很虚弱,需要静养。但是,经过研究,我们还是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你……”

  (作者单位:公安部监所管理局)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