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警察小王和公安文学(小说)

2017年06月12日 14:42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陈悦蔚   

  一辆警车奔驰在路上,是老李和小王。老李骂骂咧咧地开着车,小王坐边上不停地赔笑讨饶。他们正在前往一个城郊的货运场。

  “你会开民主生活会吗?大家都乐呵呵说没意见不就行了,偏生你提什么清理积案!”老李手握着方向盘,恶狠狠地骂着:“哪个刑警队没有一柜子陈年积案?这下可好,这起五年前破不了的杀人案就落我们头上了!”

  听师傅说起了案子,一路上被骂得抬不起头来的小李赶紧接下话茬:“说来也是啊,师傅,这个案子当年破不了,不是因为线索太少,竟然是因为线索太多。”

  老李不出声了,他看过案卷,知道这是一个很古怪的杀人案。

  五年前,一个单身女子在城郊货运场附近的出租屋里被杀害,没有财物的丢失,怀疑是情杀。出租屋附近的街道没有监控,出租屋里的地板被擦得干干净净,甚至还洒上了白酒,这导致警方根据视频监控、现场足迹和警犬追踪去查找凶手的几个想法全部落空。诡异的是,现场留下了无数可疑的线索,如果换做是平时,任何一个这样的线索都有着巨大的价值,但是在这个案件里偏偏截然相反——有好几个不同的人咬痕的烟头,好几个不同人唾液的纸杯,好几个不同人指纹的纸巾——这些多到令人发指的线索,让当初办这个案子的警察们在不断碰壁的过程中终于失去了信心,于是这起案子慢慢就成了一起放到柜子底下的积案。

  想到这里,老李不禁一阵欷歔。老刑警了,知道这个行当无非是在各种可能性当中逐一证伪,最终剩下的就是真相,但是这个案子的可能性太多,指向了无数个曾经在货运场逗留过的长途货车司机,时隔五年这天南地北的还怎么去逐一证伪?什么只要有决心就一定能够做得到这样的话,到了他这个岁数是不会信的了。

  “你怎么看这个案子?”老李手握着方向盘,问小王。

  小王放下手里的杂志,眼神清澈地回答:“我觉得,只要有决心就一定能够做得到。”

  一听这话,老李又是一阵胃疼,忍不住发火了:“决心,决心,决心能当饭吃?有决心你现在还在车上看什么鬼杂志?”

  小王有些委屈地拍了拍手里的杂志:“师傅,你听我说,咱们市局有个公安作家曾经取材这个案件写了篇小说,我记得警校大一的时候在图书馆的杂志上就看到过。所以这回我专门去找了这本杂志来看看。”

  “你少沾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好不好?会办案子的人才不会去当什么公安作家。”老李不听还好,一听更加恼火。

  可让他意外的是,小王竟然十分倔强地摇了摇头:“相反,师傅,我觉得这个作家挺有想法,小说里他把案子写成了成功破获,凶手就是出租屋楼下的杂货店老板,因为只有这个身份才能收集到那么多外地司机用过的烟蒂啊杯子啊纸巾啊什么的。”

  “那个杂货店老板确有其人……”老李定定地看着前方,回忆了一下之后说道:“但法医确认死者是下午3、4点钟遇害,而卷宗反映,案发当天这老板早上去进货,傍晚才回来,路程时间上他来不及作案。”

  说到这里,车里的两个人都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老李突然扭过头来和小王对视了一眼:“走!再去找找这个人。”

  每一个直接指向凶手的线索都让当时办案的警察觉得只差一步,但是无数个“只差一步”在望山跑死马的同时,难保不会出现灯下黑?

  15分钟后,老李和小王坐在了杂货店里,还是那间杂货店,还是那个老板,大许。本来老李并不想要打草惊蛇,却不防大许直接叫破了他们的身份:“那个案子又开始调查了?”眼看小王有些惊讶,大许憨憨地笑了笑:“就你们警察喜欢开小金杯车,拉人载物都方便,蹲坑守候时还可以轮着睡觉,呵呵,你看在这货运场到处都是大货车,一辆小金杯在这里头扎眼着呢。”

  眼见如此,老李也就大大方方问他了:“那行,你帮我们再回忆回忆,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有没有什么细节你那会儿忘了讲的,帮帮我们。”

  大许笑着给老李和小王递了烟:“该说的,我以前都说过啦,我一早去进货,这附近是货运场么,我不只要进日用杂货,也要进汽修配件,没一天跑不下来。我到了傍晚才回来,一个晚上没听见什么动静,结果半夜的时候,你们的同事就来了。我去的进货点都有对应的记录,可以证明我说的话。”

  小王坐在一旁,一边翻看着案卷一边听老李和大许的对话,他指着案卷里的现场照片,只见其中一张赫然就是楼道外围,杂货店的门口停着一辆货车,他问大许:“这是你的车?你就是开这辆车去进货?”

  “是的。”大许瞟了一眼照片,点点头。

  小王盯着照片,有些迟疑地问道:“这车上的是……花?”照片里,大许的货车上洒落了几朵白色的花朵,按理来说,开了一天之后停下来的车上面不太可能会有花。

  大许凑过来仔细看了看照片,然后指着窗外哈哈一笑:“是……那门口的……朝颜花!这种花早上开,傍晚凋落,当时是花季,正好就落在我车上了。这位小同志观察真仔细,以前的警察就没发现这个问题,看,这正好证明我的确是傍晚回来的。”

  老李点点头,接着又问了好几个问题,大许对答如流,眼见没有什么收获,老李只好和大许握手作别。在回程的路上,小王一直皱着眉头像是在犹豫着什么,老李有些纳闷,于是问他:“怎么了?”

  小王貌似有些欲言又止,顿了顿才终于下定决心大声说道:“师傅,我们……我们回去!”

  “干嘛?你抽什么风?”老李奇怪地问他。

  “信我一次,师傅!”小王猛地一拍手里的杂志,双眼放光地说道。

  老李多少年刑侦生涯闯荡过来的人了,只瞟了一眼小王手里的杂志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强忍着怒气一边调头一边说道:“臭小子,你心里要有数,我这是为了让你明白,那些什么鬼公安文学都是不靠谱的!只此一次,以后给我安分点!”

  五分钟后,回到杂货店门前的老李和小王,与大许默默地对视着,而大许正在弯着腰清理花棚。看见老李和小王去而复返,大许苦笑站直了身子,轻轻放下了手里的锄头:“怎么又回来了?”

  老李闷声不说话,而小王看看那已经被扯落了一地的花藤,抬起头来沉声对大许说道:“你说谎……掉在你车上的,不是朝颜花,是夕颜花。”

  晚上,审讯室里。

  大许全部招认了,女死者是他的情人,最开始说只要有爱情其他都没关系,可大许和她好上了以后,却开始逼迫他离婚。大许被逼得实在招架不住,以至于终于起了杀心。那天,大许下午杀了人,晚上才去进的货。批发市场的进货登记历来不规范,允许进货人自己填写然后出货人签名确认,进货记录是他提前一天去进货点自己填出来的,只要留出足够的空白栏让其他人续进来,那么看起来就天衣无缝了。

  审讯室的桌子前,小王正在做笔录。那本杂志就翻开着摆在他边上,只见描写这个案子的小说上有那么一句话:“小店门口种着洁白无瑕的夕颜花,偏偏就在这里——隐藏着让人绝望的爱情与罪恶。”

  (作者按:夕颜花,又称月光花,与朝颜花长得极其相似,却只在夜晚盛开,并在凌晨凋落。)

  (作者单位: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