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夜审(小小说)

2017年03月16日 22:27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薛燕妮   

  老陈在电话即将响起的瞬间像有了预感似的,突然从睡梦中清醒,弹坐了起来。他这一动静把身旁熟睡的妻子吓了一跳,他老婆听着电话铃响起,抱怨了句“你能不能在家睡一天安稳觉?”立马又翻身睡去。老陈捂着手机利索地穿起衣服出了门。

  大货车烦躁而又倦怠地嘶吼着,仿佛要把这夜幕撕开一个口子。风瑟瑟地擦过夜行人的耳颊,去撩拨树旁遍地的叶子。老陈骑着电动车的身影穿梭在昏暗的路灯与斑驳的树影之间,带起了阵阵灰尘与一声汽车喇叭的鸣叫。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这货车的发泄,更无心欣赏那秋风与落叶的亲昵,他急着去见识一下那个让他们一组人忙活了小半个月才抓到的小偷。

  老陈这个“黑猫警长”此次算是遇到了对手。平常,“小偷小摸”在他手里,不出三天必然抓到,这次这个居然跟他“周旋”了小半个月。这个小偷也是个“怪盗”,别的不偷,专偷人家住户放在窗台上晒着的高档运动鞋。老陈与小组的同事一起硏判分析、走访摸排终于锁定了嫌疑人。这不,今晚终于抓着了。

  所里仍然是灯火通明,一组、二组还在忙活着。小四一边匆匆地跑着一边叹气“哎,这贼咋就抓不完”,楼上所长办公室的灯也还亮着,值班的警车又呜啦呜啦地往外冲。许大个儿顶着一头鸡窝似的头发和两个好像永远消不去的黑眼圈从审讯室出来。

  老陈推开审讯室的门,满屋的烟味儿熏得人睁不开眼睛。“少抽点!”老陈一手拍着眼镜儿的肩,一手拿起桌上的烟敲了敲,吞吐起来。眼镜儿抬手推了推镜框,愤愤地说道:“到现在一个字也没撂,还是你来吧!”“还不交代?”老陈斜睨着眼,活像一只拱起身子准备抓耗子的猫。眼镜儿看老陈嘴角露出一丝浅笑,就知道他开始起势了,只要老陈摆出这个姿态,再狡猾的耗子也逃不过这只老猫的手掌心。

  所长听了小松的汇报,说老陈已经在审讯室了,肩膀不由得松了松。小松刚踏出所长办公室的门,所长又说道:“审讯室再加两盒泡面,两根火腿肠,老陈胃不好,天冷别让他胃受寒咯。”“您放心,都安排好了!”小松看着所长办公室的灯,叹了口气。事无巨细他总要操心,民警加班他也陪着,说得最多的就是“你们太辛苦,我能做的不多,就是解决你们的后顾之忧。”

  今天的月亮似乎特别亮,一算日子,已经进入冬月里了,寒风直往人领口里钻。小松裹了裹棉袄,缩了缩脖子又进了审讯室。

  这只“耗子”已经开始交代了。这小子年龄不大学历不高但颇为机灵,平时就爱看一些侦探小说,作案时特意换了行走习惯,还避开了案发地附近的监控。要不是老陈调阅并研判了案发地周边三条街的监控,还真发现不了是他做的。说起这小子的作案动机也颇为搞笑,他常跟一群狐朋狗友吹嘘自己是富二代,为了粉饰自己的形象,他想到了去偷名牌鞋子。听到这个理由,眼镜儿差点儿把嘴里的面给喷出来。

  老陈看了看眼前的“耗子”,白白净净,比自己的儿子大不了几岁,于是又忍不住念叨起来:“你说你这个年纪干点什么不好,非得在社会上瞎混。你想想,你要是……”小松听到这儿,扑哧笑了出来。老陈又开始“念经”了,他总是这样,审完还得教育,大家开玩笑说“跟念经似的”。不过也是神奇,这些人一听就会收敛会改变。这也是所里人都尊敬甚至崇拜老陈的原因吧。

  楼上的所长站在窗口,脸上泛起一阵燥热,不知是因为空调热风吹得久了还是心里那份儿高兴。

  审讯室里的“经”念完了,那小子乖巧了许多,“我这次真的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犯了,请你们监督我。”眼镜儿着实佩服老陈的功力,心想着总有一天,我也一定能做到这样,说不定比老陈还厉害,眼镜儿想着想着挺了挺腰板,昂了昂头。

  一行人坐上警车,体检、办手续、关人,一趟走下来已经凌晨4点多了,天已经渐渐发亮。“这天真冷,赶紧回去睡会儿,回头天一亮又得忙一天”,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大家都呵欠连天地应和着,搓着手上了楼。老陈看着这天色,估摸着快日出了。一年四季,他已经习惯了日出东方,但他还是觉得日出是不可错过的美景。每次一个案子忙完,心里都有说不出的兴奋,就像他刚工作那会儿第一次参与抓人一样。

  天台上,烈烈寒风呼啸而来,老陈嗅着烟,望着天,俨然与敌对峙的将军,他相信,这寒风过后必将升起温暖的朝阳。

  (作者单位: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淮阴分局)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