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1945年的回忆(小小说)

2015年08月14日 10:23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崔楸立   

  正在这时候,对面的青纱帐中走出一名裹着头巾的妇女,手里拿着个镢头,像是才从地里干完农活,女人一抬头正见到这一幕——

  竹野下郡走到据点瞭望楼的最上层,点燃一支本土香烟,向远处张望。不远处的山,此起彼伏绵延不尽,在夕阳的余晖下,阳光下的山顶和阴影中的山坡反差出不同的景致。清风徐来,大平原上的青纱帐像海浪一样沙沙作响,田间小路两侧不知名的野花竞相开放,难以想象几天前游击队才从这条小路上袭击了几名巡逻的日军。

  据点下面有人哼着串了调的北海道民歌,那是少佐藤田和几个军官在借酒浇愁。自从收到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后,整个据点的日本兵,情绪全部跌到了低谷,早晨军士吹哨集合,那些平日里为虎作伥的皇协军一夜之间全溜了,竹野和藤田两个驻地最高官员在闭门商谈,无非是在选择是剖腹自杀还是继续抵抗?

  竹野脑海里无数次浮现自己杀过的那些中国人,东北人,山西人,察哈尔人,上海人,长沙人……男的女的老人孩子,枪挑刀劈射杀奸淫……那一个个惨死的亡魂,都是一笔笔罪恶滔天的血债。

  竹野内心无不凄凉,继续抵抗只会被中国士兵杀死,或者屈辱地成为阶下囚,竹野最终选择了切腹这看似崇高的死亡方式,他看中了山坡和平原结合处那一片平坦的草坪。竹野拿定主意,先在据点内清水沐浴,然后穿上一件干净的上衣,抄起军刀,迈步走出据点。

  只两根烟的工夫,竹野就来到了山坡下,站在草坪之上,他面向东方,那是家的方向,家里有他的母亲、妻子和两个青春年少的儿女。想到这里竹野就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竹野吸了口气,跪到地上挺直身子,合上双眼,双手合十,向着东方祈祷。

  他缓缓解开上衣,抽出有着雪白利刃的军刀。这柄伴随他多年的军刀,曾活活砍掉50多名俘虏的人头,曾剖开过孕妇的肚子。今天,这把曾给他荣誉和骄傲的军刀,将和自己的灵魂一起奔向天堂。

  竹野掏出手巾擦拭了下锋利的刀身,死亡之神开始向他招手,竹野的双手不知为何止不住地颤抖,呼吸愈发急促,胸口起伏不停,头上天空不停地旋转,他艰难地将刀尖对准了自己的腹部。

  正在这时候,对面的青纱帐中走出一名裹着头巾的妇女,手里拿着个镢头,像是才从地里干完农活。女人一抬头正见到竹野这一幕,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低下了头,一副想躲开又不敢的样子。

  竹野认出女人是据点旁边村里的。两年前的春天自己带队来到这里驻防的时候,从村庄里强招来十几个壮年劳力,这十几个人在据点建成后又被押到南方前线去挖战壕,其中就有这个女人的男人。村里的人多次到据点要人不成,后来有几个村民竟然对日本士兵辱骂推搡,被藤田用机关枪全给打死了。

  这个女人就是那次被竹野和几个士兵掳进据点的,竹野撕开女人衣服时发现女人正在哺乳期,他们对女人轮番强暴的时候,女人对他们怒目而视,咬紧嘴唇一言不发,她不像其他女人厮打喊叫,或者反抗自杀。女人被蹂躏了一个月后,村里的人联名担保她才被送回去,她是躺在担架上被抬回去的,即使这样这个女人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女人拄着镢头盯着竹野,竹野脸上一红,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对女人说,你的,走开。

  女人侧身准备离开,竹野说不清为什么对女人喊了句:我们,对不起,对不起。

  女人止住了步子,扭回身子,注视着竹野。

  竹野感到万般凄凉,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依无靠,他跪在那里嘴角抽搐了几下,把话语放慢:我们,日本,投降了,中国,对不起。

  对不起?女人的镢头从手里摔倒在地上,带着疑惑的表情:你们,日本,对不起?

  女人的目光让竹野不知所措甚至无地自容。女人吼叫了一声,解开上衣,竹野看到她的前胸布满疮疤,两个乳头都没了。

  女人大声吼:你们的妈妈是这样吗?你们的姐妹是这样吗?她的两眼喷发着怒火,几步就跨到了竹野的面前。

  竹野万分恐惧,害怕女人用那个镢头打死自己,跪在地上低着头。

  女人停住了喊叫,系好衣服,冷冷地对竹野说:回家吧!活着回家,活着……

  竹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惊讶地抬起头,女人的目光竟然变得十分平和。她用手摸着竹野的头摩挲着,重复了好几句:回家,活着,回家……

  竹野听明白了“活着,回家”的意思,他一把抱住女人的双腿,号啕大哭。那一刻所谓的武士精神与活着来比,是多么的虚无。竹野的脑海中全是北海道,樱花,母亲,妻子,孩子,家……

  (作者单位:河北省大城县公安局新城区派出所)

  

责任编辑:陈显君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