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眼 神(小小说)

2021年03月02日 15:36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胡惠策   
中国警察网 · 胡惠策  |  2021-03-02 15:36

  疫情稍缓后,刑警支队副支队长赵海就和同事远赴湖北追逃。他们的目标是潜逃10年的犯罪嫌疑人王二虎。

  10年前,王二虎在山西打工时,因伙同他人盗窃铁路设施,被铁路公安机关上网追逃。10年多了,同案犯已经刑满释放,而王二虎仍然在逃。赵海他们很清楚,王二虎肯定是不会在湖北老家呆的,毕竟当地派出所民警有事没事总会去其邻居家闲聊几句,绝大多数犯了事的人是不会轻易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句话当真的。

  王二虎似乎就这样从人间蒸发了,什么蛛丝马迹也没有留下。王二虎的老家在大别山脚下,是当地重点扶贫对象。当年犯事的时候,王二虎还没结婚,上面有个在外打工的哥哥,妹妹已出嫁,父母都健在。

  赵海去湖北追逃已经不下四次了。第一次去时,王二虎家还住在山坡下的一处木板房,门前是一条只能容纳一辆汽车通过的土路,车不知绕了多少个弯才到了他家门口。进了屋,看那个家,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点不为过。用来住人的房间里支着一张简陋的大床,床上的床单和被套早已看不到本色,床边一张木桌上面痕迹斑驳,一条桌腿还用砖头垫着。房间的地面也是坑坑洼洼,零乱地堆放着杂物。整间屋子看不到一件值钱的物件。

  当地派出所民警告知了来意,希望王二虎的父母能够做儿子的工作,向警方投案自首。他的父亲蹲在墙根,一边吸着旱烟,一边没好气地说,“你们去找吧,龟儿子死外面了,好几年都不见了。”他的母亲则低着头坐在炕上一言不发。

  看到这种情形,赵海和同事把带来的一些粮油留下,随后与当地派出所民警离开了王家。后来他们陆续几次来他家,也都没有什么进展。

  这次追捕,直奔王二虎的老家,是因为赵海的坚持。他总觉得,人都是有感恩之心的。这几年,国家扶贫政策实施,政府给王二虎家建起了3间新瓦房,并在村里扶持农户养殖蘑菇,王二虎家的生活基本无忧了。虽说王二虎人间蒸发10年,可他的父母还健在,他对父母的亲情、对故乡的思念应该还是有的。

  迈进王二虎家的那一瞬间,赵海忽然对自己的坚持有了动摇,因为新房里的烟火气还是那样的淡。王二虎的父亲看到派出所民警带着人进到屋里,话也不说直接走出屋直奔门口的养殖大棚。王二虎的母亲,已是头发花白,坐在床边,手边搂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漠然地看着走进屋内的人。

  “大娘,我们来看看你们,最近生活还好吧?还有什么困难?”

  “托政府的福,没什么困难。”

  “这孩儿是谁的?”

  “俺大儿的。”

  “他爹妈呢?”

  “打工挣钱去了。”

  “二虎最近有信儿没?”

  “早死了,哪儿来的信儿!”

  屋内的气氛一下尴尬起来,当地派出所的同行看看赵海他们,轻轻地摇摇头。和来之前预想的结果一样,这些年,他们也下了不少工夫,人没找着,王二虎的父母倒是和他们结下了梁子。

  赵海的目光一转,落在了小男孩身上。男孩身材瘦小,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带着几分警惕,又有几分惊恐。那样的眼神,让赵海联想到了王二虎,非常像。

  赵海想问小男孩叫什么,看着他的双手紧紧扯着奶奶的衣襟,一时又不知如何开口。赵海四处看看,忽然在屋门后面的墙壁上看到了一张奖状。因为房子是新盖的,墙壁雪白,所以红色的奖状格外显眼。奖状上写着“王小虎同学在期末考试中荣获小标兵奖”,想必是小男孩的奖状。赵海不由得又回过头看小男孩,小男孩竟也在盯着奖状。看到赵海回头,小男孩的目光赶紧收了回去。不知怎么的,赵海觉得小男孩瑟缩的眼神中多出了些东西。是什么呢?他也说不清楚,只是凭直觉,这个小男孩有故事。

  其他人都往屋外走了,赵海也跟着准备出门。再次经过贴着奖状的墙面时,赵海下意识地凑到奖状跟前,忽然,在奖状的右下角,一串用铅笔轻轻标记的数字跃入了赵海的眼帘。是手机号码?赵海迅速把这串数字记在心里。

  临上车前,赵海又一次回头。他看到,那个小男孩斜倚在门框上,怯怯地望着即将离开的他们,眼神中充满了孤寂、胆怯、自卑,还有需要被呵护的渴望……

  果然,就是这串数字,使王二虎终结了潜逃的生涯。赵海他们通过这个号码,最终将隐藏在广东东莞已漂白身份的王二虎抓捕归案。

  而王小虎,就是王二虎逃亡期间结婚生下的孩子。

  (作者单位:太原铁路公安局太原公安处)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